婴儿啼哭般的嘶叫

2005-7-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们》第八期,2005年6月23日

婴儿啼哭般的嘶叫
文/刺

它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貉。
笼子太小,几乎无法移步,它只能左右晃晃脑袋。 它看见一个寻找宰杀目标的村民手提木棒在它的铁笼前停留,木棒上血迹斑斑-它也同时看到了一只貉被棒击后仍然试图站起来,屠宰者将其狠狠地踩在脚下,貉凄惨地嘶叫着,直到不能动弹。
“嘎吱”一声,笼子被打开,一只大手伸进来,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这次是轮到它了吗?!它昂起头,龇牙,嘴里发出“哈啊”的声音……手松开了。它又趴到笼子里,脑袋耷拉着,眼睛潮湿了。
它是一只貉,7个月大。 在当天这个集市上,约有一半的貉和狐狸是在还活着的情况下被这样剥皮的。河北省肃宁县一个被称为“裘皮之都”的皮毛市场。全县拥有皮毛动物规模养殖场152个,专业村65个,养殖户1万家,貉、狐狸、貂等珍稀动物存栏47万只。 这里,是被那些拥有漂亮毛皮动物婴儿啼哭般的嘶叫淹没了的土地。
关于河北省动物皮革市场活削皮革的事情,我想几乎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了。还有那些录象,你看了吗?你把全过程都看完了吗?你看到他被自己的血模糊了的双眼了吗?你,看到那只貉的眼泪了吗?
那是一颗不断在跳动的心,那是流着深红色血的温暖的身体,它是什么?我们又把它当成了什么??!当人们怀着“收割”的心态来“处理”这些动物,将动物的“挣扎、流血与哀叫”视为“劳动”性质的一部分时,那就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残酷与冷漠。
《新京报》的报道中提到,当地行业人士对活剥动物皮问题的辩解是,总得有个过程,河北的发展水平远没有达到国外发达国家水平。而实际情况是,沧州市2003年起执行的《狐狸屠宰取皮和初步加工》规定,狐狸致死方法有药物处死法、心脏注射空气处死法和电击处死法。这表明,不是我们没有相对人道的屠宰方式,而是明明有了却无人执行,更无人监督和管理。河北皮毛贸易行业每年上交国库两个亿,如此庞大的收入,当地拿出了多少用于动物养殖及屠宰的行业规范与管理?又有多少用于改善这些血肉生灵的生活质量?借口,都是借口。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一个说法。这个世界难道真的说的过去就混的过去了?
我们都知道的,没有不痛苦的死亡。即便我们有了人道屠宰方式并认真地予以贯彻和执行,那也不等于我们很人道。因为你杀了它.不管以什么理由什么方式什么目的,你是杀了它的。有没有想过,你有何权利来结束它的生命?我认真地问你:你以为你是谁?
我恨,我伤心。可是,请不要指责那些老百姓。我不想用残忍来形容这些剥貉皮的老百姓,更不忍心称他们为屠夫,因为他们也是无辜的,是当地裘皮产业利益链条上的一个环节。在我们这些外界“文明人”看来,他们的行为确实过于残忍和血腥,但在当地,这些都已习以为常,甚至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他们谋生的一个手段,是非常平常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如果你骂他们鄙视他们,那搞错对象了。其次,该不该反思一下我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记者采访到的肃宁当地老百姓的一句话很有深意:“貉子肉城里人喜欢吃,毛皮加工成衣服出口,咱可穿不起。”即所谓“织布的光脊梁,盖房的睡坯房”。看来我们也无形中成了凶手,成了当地活剥貉皮事件的一个间接帮凶。细想一下,确有其道理,如果没有人们对貉肉、貉皮的需求甚至追求,能有今天这一局面吗?谁愿意拿着刀子去干被人骂作“屠夫”的活?还不是为了几个钱。我们要先搞清楚,我们针对的是那些人,那些产业,还是这种行为。要知道,我们是要解决问题的,而不是为了“骂”的。现在有好多人都很盲目,就像那些去了反*日*游*行的人们,其实没有多少人是真的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的。骂错了人,不但没有效果,还会伤害到许多不相干的人。
最后,请不要轻易说:这种事情没有办法的。也许这样可以表达你内心对事情的无奈和同情。可是这句话对解决问题没有那么一点点帮助。我觉得那是一种逃避的方式,而且是很漂亮的那种。如果你真的管不了那么多,或者你确实对此不感兴趣,那你大声说出来好了!
什么对不起良心之类的,如果你本来就没有,那你又何必装着有?我只是,希望你能借次机会想一下你的立场,还有,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在莫家毛皮市场,它是只七个月大的貉,有着密而长的青黄色皮毛。大风席卷着沙尘呼啸而过,在它的身上留下一浪接一浪的波纹。
一双脚停在了笼前。那是两只体面的大脚,皮鞋锃亮。“大脚”个子很高,身穿貂皮大衣。
“多少钱?”
“380。”
“太贵了,一口价350。”
“刚才370都没卖。”
“不多说,370拿下了。”“大脚”轻喝了一声,手已伸向口袋摸钱。
笼子门开了。“大脚”用一根皮带套住貉的脖子。它发出连续的“哈啊”声,向后退缩。皮带越收越紧,它的毛差不多全部竖了起来……扎头巾的女人随即把貉高高甩起。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摔向地面,掀起一股尘土。——
“哗”的一声,皮毛已跟后肢彻底分离,它奋力回头,叫出声来,皮已被撕至腹部……它被扔进了车厢,身体红彤彤的,散发着热气。它还想站起来,它仰起了头,眼睛瞥见了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和那已经脱离了身体的毛皮。它没有眨眼,重重地扭过头去,再也起不来了。

参考资料:《新京报》报道《两亿皮草收入背后的杀戮》

附录:养貉在河北多个县市均成为产业,肃宁是其中是最有名的,号称中国裘皮之都。官方资料显示,全县拥有皮毛动物规模养殖场152个,专业村65个,养殖户1万家,貉、狐狸、貂等珍稀动物存栏47万只。
肃宁县尚村镇有一个村,全村人大多从事养殖业,2000多人的村中就有10多家养殖大户。据村民介绍,当地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有少量人开始养貉,此后遂成为产业。
肃宁县委宣传部一位官员证实,当地农民家庭意识强烈,不愿背井离乡,过打工的生活,因此当地劳务输出很少。所以全县33万人口中,就有5万人从事与毛皮业相关的工作。
宣传部提供的资料还说,尚村镇是中国最大的生皮交易市场,年交易额35亿元,占全国皮张购销量的60%以上。当地的一幅标语上写道:“中国裘皮看肃宁,肃宁裘皮看尚村”。
肃宁县委宣传部提供的资料还显示,皮毛业已成为肃宁强县富民的支柱产业。依靠裘皮生意,肃宁县财政从2002年的8000万增至2004年的2亿多元。
对于一个专门从事剥皮工作的村民而言,他可以有两种选择:或者不要貉子肉,从皮毛商处得到3元钱,或者向皮毛商支付4元钱,得到去皮后的貉子肉。每天生意好的话可以剥上20多只,挣100多块钱。对于当地农民而言,种地的话每亩年收入能有百把块钱已算不错,远不如干这个挣得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