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行采访之一

2005-7-4 星期一(Monday) 晴
采访实录——孙佳婧
被采访者:黄彪
年龄:81
身份:农民
地点:竖河镇某户农家
时间:2005年5月6日

我们谁都不曾亲眼目睹日本军队1938年占领崇明时的所作所为,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寻找当年的幸存者,寻找历史的见证人。而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坐在一张痕迹斑斑的木凳上,给我们讲述了他所经历的一场劫难,我不知他内心的情绪是何等复杂,但我唯一能察觉的是,当我以一个聆听者来听他讲述这段往事时,他的眉头,一会儿紧皱,一会儿微微发抖,却始终未见舒展过。

黄彪:我清楚地记得那次屠杀发生在阴历2月26号。当时,日本人把大炮运到了竖河镇,遇到游击队偷袭,部分被炸了,部分没有。所以日本人就到我们村里来“查看情况”。记得2月26日那天,日本人通知我们早上八点去前面的庙里开会,叫到名字的全部要去,大概一共180多个人。他们问:昨天游击队谁,说出来,谁,在哪里?我们当时没有一个人吭声的。他们就说,一个都说不出来就要杀人,通通枪毙。后来有人跟他们交涉,说我们真的不知道。然后给他们看良民证,然后他们就把有证的和没证的分两个房间。我当时身上根本就没带良民证,所以就被分到了最南边的那一间。房间里一共有轻机枪两挺,步枪二十几根,二十几个日本人。他们关上门,就开始拿机枪扫。我就怕的站不稳倒下了,然后有个人被射到,倒在我上面。我就被压在死人堆里。房间里有许多的木架,他们把木架点燃了,然后再往里面扔,准备烧死所有在这间屋子里的。我马上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看到旁边正好有个木凳子,那个窗口很高,不过当时逃命要紧,我就拼命跳,跳出窗口后狂跑,跑进了水沟里然后逃脱的。当时和我一起逃出来的一共有三个。另外一个屋子里的人,就是有良民证的那些好像全部放掉了。日本人太不讲道理了,见了他们,如果你不鞠躬,就要打人,就要被刀刺。他们还烧房子,谁不让烧就要杀谁。还有,在镇上,看到小姑娘就要强暴,所以当时很多年轻的小姑娘都女扮男装,不过还是有被发现的。这个镇上一共死了100多个人。唉,日本人实在太坏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