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种温暖与感动在身边

2005-7-4 星期一(Monday) 晴
社会调查-7/3
魏薇

题记:今天是我第一次真正去实行我一直想干的事——社会调查。先庆祝一下~!

我们早上9点在人民广场集合,因为家比较近,所以我是走到那里的。才早上,我才走了那么一会儿——累挂了。这几天确实很热,今天算是好的了,有风。还没有开始行动,我们站在哪儿就已经满头大汗了。今天看样子是要苦了。

第一站是采访交通管理员。我们分了3组分别去问站在马路旁的管理员叔叔。我和子悠采访的那个叔叔好象不太高兴,也没什么兴趣讲话。总之,给我们感觉就是不太想告诉外人他们自己的事情。在我们用上海话狂问的努力下,他还是说了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们这些学生有素质啊,可有些人就不好了……(一张很无奈的脸)。我们是为他们好,叫他们不要乱穿马路,他们就骂我!还用脏话!”他说他也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啊!
“那他们骂你怎么办?”
他激动地说;“我们能怎么办?都是忍着,不理他们的。”
我问他天气这么热,上面有没有给一些补贴什么的?他哼的一笑:“有什么补贴啊!这会有什么补贴!我们就喝水”他指着放在一旁的水杯说。
“那你们很辛苦啊,天这么热还要站在这儿。还好你们有伞,可以挡阳光。”
“伞?其实有了伞更热。被太阳晒的伞都很热,站在下面更热!”
他们都是做1个小时休息半个小时的。我看了看附近,好象也没什么休息的地方。
“那你们休息去哪儿呢?”他指着对面的商店大厦说:“店开了我们都去那里。”
“你们都没有固定的休息场所??”“有的,条件很差,就在那边的(指马路另一边的小屋子)连空调都没有。很热的,受不了。我们都还是喜欢去商店。”
“你工资有多少?”
“800,热的时候加100。一开始部门说给1000的,现在只有900,谁知道怎么搞的。”
说这话时他的不满是很明显的。
最后我提出要跟他拍照,他马上摇头说不要,“我没有什么好拍的。”
另一个叔叔比较健谈,他正好要休息,我们也就去了他们的休息场所。
那是一间很简单的房间,里面有小桌子,电风扇,还有一台冰箱。有一个女的(看起来比较年轻在自己扇扇子),一个男的(平头,在睡觉)。他们说冰箱是坏的,热都热死了。部门不供应饭菜(说着时讽刺地笑着),都是自己带的。只能带咸菜咸蛋和冷饭。因为冰箱不能用,带别的会坏的。我们采访到一半,那个平头男人就起来了。他很会说话,说到富人跟穷人之类的话题,他会很激动。他也很悲观,其实也不能说是悲观,因为我觉得他悲观是因为我们的角度不同,以我们的天平衡量他们是悲观的。而对他们来说,这么想这么说是理所当然,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子。也许他们年轻时也有过许多希望许多幻想许多梦,他们为此努力过。可如今,他们是下岗工人,他们一定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有许多人是拒绝拍照的,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不够好吧。)
还有,他们说我们也不要这么辛苦了。这么热的天,就不要来晒太阳了。
“调查?调查有啥用?我看,你们还是找个阴凉的地方,自己随便写去吧!都一样的。穷人的孩子还是穷人!”他坚决的口气让我吓了一跳。
随行的张老师说不要这么悲观。也许经过调查,这些孩子长大了会考虑到很多东西的。
可他说领导都只会考虑自己,如果不这样做,那他这个位子就保不住了!如果你们做领导了来真的关心我们了,那就说明你们快要混不下去了。
难道真的就是这个样子吗?这就是他们看透了的社会?

第二站是在五角场那里。下了江湾镇地铁有许多三轮车夫。我们说好了15块钱拉到五角场的建筑工地。他们一边骑一边跟我们聊了起来。
他们都是从外地来的。骑我们的那个17岁来到上海,干了许多不同的活。他说,自己开过小摊子,砌过砖,造过房子。有的活警察要抓,有的太累,有的赚不到钱。现在的工作虽然是违法的,可是最好的了。他说了一个字,印象很深,他说他现在自由。
听说被警察抓到就要没收车,一辆车要500-600,而他们一天能赚50左右,一次被没收,10天的辛苦就白费了。他才干了几个月,已经被收掉过五六辆了。我们都很吃惊:“这么多?!”可是他还是干这个,说明这个工作已经是最好了。
他有2个儿子,大儿子初中刚毕业,已经可以工作了。在迪厅里打杂工。老婆也在这里做钟点工。一年两个人合起来可以有1万了。也已经很不错了。他说比起在老家种地好多了。现在已经没什么人留在哪儿了,只有些老人小孩,走不开,守着地,自己种自己吃。基本上所有年轻人都到外地去了。中国各地都有!他说种地是苦啊,现在成本越来越高了,一点都没有钱进来。
“如果你的小儿子考上大学了,你会让他去读吗?”
“会!当然会!”“我们村里还没有人考上大学的,可是我姐姐的儿子考上了,重庆大学.她就到处去借钱啊。我儿子考进了,我就算去检垃圾都要供他读!”
我那时是非常感动的。他说的检垃圾,不像我们平时开玩笑,他是真的会的!
比起那些交通管理员,他们是热情的,乐观的。可以想象,他们从外地来,现在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蛮好的了。他们的期望不是很高,所以他们容易满足。而那些管理员由于是上海人,他们希望自己的地位也能像这城市一样发展啊!可是现实并非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双倍的难过不满的原因。

第三站是建筑工地。刚吃完午饭的我们从必胜客里出来,发现快1点了。最热的时刻马上要来临了。气温接近40度了,我们买了几瓶盐汽水,准备给工地上的工人。
他们正是午休时间,我走到了很里面,还不见一个人。一开始碰到一个做机械工的,他的工资有2000-3000,干的是技术活,收入比较高。而且车里有冷气,这是在这里最大的幸福。可是他不肯接受我的汽水……
我走入了他们的住处,正好看到一个大叔走来,我就问他是否有空。我运气好,没想到碰到了一个热情的人。他叫我们去房间坐。这是个好机会,我高兴地去了!
房间很简单,三个双人床,有个电风扇(他们很好,让我们坐了以后,把风对着我们吹!)。两个是从山东来的,一个是来自海南(眼睛很大的,长的很阳光)。
我们问了一些问题,他们也是做机械的,打砖的。工资1300左右,按月结算。有时要加通宵的班,也不会加钱。
“干那么累什么都不加吗?那可不可以不干??”
他们笑着说:“我们干这个就是要吃饭,你不干?不干就回家去!”
外地不断有年轻人来,他们竞争很激烈,谁不争气就回老家种田去。最惊讶的是,他们说他们都是光棍儿!都快30了,还没有娶媳妇。我问这又是为什么。
他们说:“老家里人都走光了,哪里去找啊!”
这是外地现在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他们村里就有七八十个人没有结婚。现在姑娘们也出来了,都见过市面了。女孩子一般去理发店啊什么的,不像他们在工地里。市中心繁华,她们见的多,就看不起他们了。也没有共同语言,合不来。工作这么辛苦,基本上没有休息的,谁哪儿有空再养一个人啊!
无奈……唉!大叔还告诉我他们也要看运气。有时老板好,还可以说说;有些老板连保险都不买。他们造房子可是很危险的。
“有次封顶的时候,砖塌下来,一次就压死七个人了。我是活下来的。”
“那老板要给多少钱?”
“20万左右一条人命,家里的唯一支柱,换了20万,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会有什么了。一辈子,换钱。”
他们终于接受汽水了。他们在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是和蔼的,没有恨,更不害怕,只是有些无奈,还有点像微笑……
P.S.我发现,我很喜欢他们的。不知为什么,跟他们讲话,总是有种感动与温暖在你身旁。他们很容易笑,笑的很真,很纯。我想到了那个悲观的平头男人,他说这种调查没用的。我问那个建筑工人,觉得我们做这事有没有用?他很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一定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