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这个信念

2005-7-5 星期二(Tuesday) 晴
又是个让人忍无可忍的高温天,我站在没有树荫的街头,汗已经布满了我的鼻尖、脖子、背……很想去找个有空调、饮料的地方避暑,但是还不能,因为今天我们要去进行社会调查,采访一群同样是在高温中露天工作的人们,一群没有星期天的劳动者。

第一站是西藏中路九江路口。那里的交通协管员一人要负责两个路口,红绿灯的交替使得他们不得空闲,机械地重复着吹哨子的动作,一边要劝阻行人乱穿马路,一边还要回答路人的各种询问。好不容易瞅了个空,我们马上上前:“叔叔你好,我们是中学生来进行社会调查,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好,你们问吧。”他出人意料地十分热情。询问中他告诉我们他的工资是800,高温天每月有100元的高温费,还会发洗发水之类的福利品,但仅限于高温的这几个月。
他的工作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有些人的素质就是低,闯红灯不听劝告还要讲很难听的话,而我们的职责只能是提醒……”
他又告诉我们他家住的近,有些人住的远,早上5点多就要起床赶来上班,很是辛苦。“但这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去了他们的休息室,这个房间是临时搭建的,没有空调,没有窗,只有一个排风口,2台小电扇和一个坏掉的冰箱。换作是我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自然有很多的苦要抱怨,但是当我们每每询问他们时,他们总说“讲起来一包气,还是算了……”。或许对他们而言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他们早已经学会了坦然的看待。不会很冲动的去指责,去抱怨。

告别了交通协管员,我们去了轻轨江湾镇,去采访那里的人力车夫。采访是在车上进行的。骑车的那位师傅现年40多岁,他17岁时就来上海打工,陆续干过很多工作。骑人力车的时间不长,却已被收掉5、6辆车子(每辆车大约500元左右)。“要是干的好,一天能挣四五十块。”
他们一家人几乎都在上海打工,只有小儿子在念小学5年级(他的小儿子14岁,应该念初二)。“看他是打算打工还是继续读书,要是他要读书,我就是捡垃圾也要供他上学……”他还告诉我们他姐姐的孩子考进了重庆大学,但是为了孩子的学业,他姐姐借了很多的债。似乎现在的农村人也懂得教育投资,只是不知道他们能承担多大的风险,万一投资失败了呢?
我们还了解到他们一家四口住在一间12平米左右的屋子里,这对于我们这群从小养尊处优的孩子来说是不能想象的,但他们却真的住下了,或许对背井离乡的人来说,能有个安身的地方就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有什么住不下的?”
不禁想起刚刚采访的一位交通协管员,他曾讲过一句颇为偏激的话:“穷人的孩子还是穷的。”这位车主的一家,自己骑人力车,妻子做钟点工,大儿子(16岁)在迪厅干粗活,很有可能他的孩子就会重复他的路,打工,回老家结婚,生子,全家再打工……看似偏颇的话语实则来自丰富的社会阅历。
一路上车子不是很多,所以没有出现什么“惊险”的场面。但是有时向左转弯而不得不逆向行驶一端路,况且他们本身不可能去买什么保险,天天还要和警察、城管“斗智斗勇”,总的来说这是份十分危险的工作。“幸好老乡之间都很关照,像我刚才来向你们招揽生意的时候他们就不上来了,大家都是外出打工的人,都晓得的……”
吃午饭时,我还在想着这位人力车夫,本来临走前我们是要给他照相的,但他一口回绝掉了:“我的工作又不是很好,我不想丢脸……”。比起交通协管员们沉默地拒绝照相,他几乎是很坦然地讲出了其中的原因,没有丝毫的扭捏。

下午1、2点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按理在高温天,工人们是可以休息到下午3点的。但我们去的工地上仍有许多的工人在工作。和水泥、搬木材……这些工人看到我们上前无一例外地都露出羞涩的笑容,回答问题时也支支吾吾的。我们采访的几名工人都只在这个工地上待了1到3天不等,问他们各种情况都说不清楚,看来他们工作的流动性十分大。问他们负责人有没有和他们签工伤事故的有关协定或是替他们买保险,回答一律是摇头。他们早上5点多就要起床开始工作,晚上10点多才可以休息,基本上可以看出他们的生活是单调,机械的。换做是我们这群孩子,不知道可以忍受多少时间……
我们买了一些水,想送给那些工人,但是在门口就被那些保安“讨”了3瓶,比起那些工人怎么都不好意思收水,淳朴地要我们连哄带骗才肯勉强收下,这些人显得多少有点……,不能说他们狡猾,只能算是小人物的精于世故,毕竟这也是生活所迫。
回顾今天所访问的人,用我同学的话说就是广大的社会底层劳动人民。不知道大家在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时候有没有设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会为了生活而去从事你现在看来可能是很不起眼的工作,被生活渐渐磨平自己的一切棱角,为了三餐奔波,与所谓的流行时尚毫不搭界……

听他们讲了那么多,感觉他们的工作危险,沉重而且待遇也不好,但是他们没有过多的抱怨,他们是靠自己的劳动来生活,他们坦坦荡荡(尽管骑人力车是违法的),这点和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还是很像的(尽管他们离开了世代耕作的土地,被人们带点轻视地称作“民工”)……其实我很难找到适当的词来评价他们,只是想到,以后过马路看到交通协管员,或是遇到这些务工的人的时候,或许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漠不关心,而是会留心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不能不去同情他们,但也没有能力去帮助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人生,即使艰苦也要走下去,因为活着。
P.S:近来新闻频频报道发生在轨道交通里的自杀事件,回想这些我们采访过的人,我很难想象他们会去自杀,尽管他们的身上反而有着比常人更重的负担,为了家庭,为了亲人……可能还是因为活着就是最大的信念吧。

FROM:陈至运
2005/7/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