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年纪(下)

追年纪(下)
文/小树

续走
我在城市里上了学,成绩并不算坏,甚至还不错。我习惯了一个人看书。习惯上了思考和回味。于是你习惯了将自己的生命加上修饰,犹如人们穿上衣服。然后你醉了,进了一个永远睡不着的梦。
那几年里我的家仿佛是富足了,爸爸明显有了异样的派头。他喜欢一些叫做钱的东西,而我喜欢感情。我想上帝将两种东西顽固地分离在我俩的身上。他常常在深夜里酒醉归来,我常常扑在妈妈怀里安静地哭。一点也不激烈,一点也不喧嚣,却像风暴前的海。 有时大人也像孩子,可是他们却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我不希望大人愿意找借口,或者其实我们之间毫无分别。
知道他有女人的时候,我是在上四年级。那一年的校园生长在社会的影子里。而我当上了三好学生。我知道那是不快乐的,为此一些平日顽劣的学生躲在角落里嘲笑我,他们说那是个傻子。然而我是高兴的,是因为妈妈满足的目光,我在那里看见过童年闪耀的乐趣。但是第一次体会到志气是一种并不自得的坚持,或者说就是一种无助的忍耐。好象有人能尝到甜头,有人运气就永远那么差。

懂得社会的时候,我总想说两个字,世界啊,世界。其实这是几个字,大抵也没有那么严密的界限。即便我不晓得自己是在喟叹还是麻木地低吟。有些东西,说出来便会觉得爽。不吐不快,这是大人和孩子都有的喜好。
有一段时间,我开始有了理想,开始知道换取不切实际的希冀就需要此时的脚踏实地。现在看来,那时候所谓的理想不过是给童年添上一笔可爱。我学会了穿透一切东西的本领,有时候受愿力的约束,我还是要争取。再也无法选择用什么样的视角来看待爸爸,我渐渐走进了特殊的角色里,眼神突现出冷漠和嘲笑的冰冷,瞪着眼睛,仿佛失了明。
在一个世界让你被爱,在另一个世界里爱成了封化的状态。你只是向未来前进的孩子,即使并不需要目标。你能否活得明白?我始终都不知道的。
于是不停地走,走的时候不能再停,无法停止的是我续行的脚步。

末路
荒芜,苍老和死亡,当你极认真的开始关注这些的时候,很可能你已经迫近末路。此前是一个无为的庶民还是英雄,这取决于你的方向。没人喜欢把你们划分为贫贵尊贱。是你们看待别人之前先那么不经意地估算下了自己。所以你错了。谁能证明你对?你不了解。你不了解智者,智者也是傻子。
人一老就容易死亡,可是许多人正年轻着。有一天,我发现我还年轻,却明白有一些东西已然是衰老了。或者你的思想,或者你的某种生存方式。你苦心经营的很随意的瞬间结束。
所以一些书常常教育你要豁达,要懂得博大。你真的未必全懂。可你还喜欢犯神地琢磨。很好奇很小心的样子。这便是末路。
初中的时候我是好学生,大人总希望你的成绩会保持在优那里。其实我走到了尽头,我明白得越多越让我无法安心这么生活下去。于是我看了几年哲学。成绩自然是坏了。可是人倒没坏。我还知道这世上有许多孩子成绩一直不坏,可是人到底是坏的。
我是怕某些东西顺其自然的,你看到我的文字可以说,你看这个人多复杂。其实我是再简单不过。因为简单和复杂首尾相接着,有一天你就能感受得到。
我想明白,良心究竟是什么。几年后我猜测我得到了。因为我还保存了那么一点良心。就像小时候天真地念叨,我没权利伤害别人,别人也没权利伤害我。这是不现实的,可是有良心在,人总是不坏。 末路的事情就那么一丁点儿。它只是个结果。或者是你浅浅地意识到的什么。它告诉你要自省,有时候还要活得明白。

回归
末路的结果无非是两种,要么千形百态地死,要么顿化入另一种境界。我崇拜一种叫“回归”的方式。许多人在社会里聪明地活,如何与人开玩笑都是不会同死神开玩笑的。聪明人最后大抵是惧怕,晚年会很老实。或者希望回归,我时而这么盼望着。然而我并不是老人。
小的时候,邻居家有一个傻孩子,他总告诉我这个世界许多美好的地方。我那时候真的看得见,摸得着。今天,我只能摸到我自己的泪水。这么说是因为有一个理由可以让我们记住并存活的,那就是你别太聪明,如果还希望你的世界里存在美感。
只是一个聪明的人总结出这个结论告诉我,我想这算是聪明人应付的代价。

我曾经是一个准基督信徒,时常读一读圣经,洗礼下心境。但是我觉得《圣经》是不适合太聪明的人读的,因为从那里看到的美或许在你的视野里只是造作,只能是渺小的阴影不足以震撼灵魂。我的年华是没有了,所以把希望交给“回归”,回到一种童年的状态,便是我的救赎之路,让自己试图恢复到生性烂漫,宠辱不惊。
但是软弱的生命总仿佛是与那个世界隔着玻璃,明明看得清晰,却还是无法摸入,无法伸过手去,转移身体。我想,这便是我的宿命和悲哀了。


奶奶真的死了,即使我不相信曾经的这个预言。我怕自己的感情宿命太多,理智太少。
但是,怎么能因为这样就放弃哭泣。年华犹如一个抽掉脊梁骨的身子开始那么孱弱无神。如果不是依靠大树,怎么能走过青春?许多年后,家事是容易让人忘记的东西,并没有凄惨和悲凉的意味,或许是这世上悲剧太过繁复和众多了,所有的人都禁不住在自己的故事里哭泣。
奶奶的死确让我时而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孤独如耳鸣般的在大脑里轰鸣作响。
我猜测她倾其所有贡献的便是那些默无声息的支持吧。

死确实是件不必过早打算的事情,怎样让自己在别人的灵魂飞逝的时候懂得生命还存活着,这就是亡者留给活人的认识。
在余生过后我希望自己能死得便宜一些。
在此之前,我更希望简单而快乐的阳光照进我的窗楹。像是奶奶的不灭的微笑或是一封关于童年的长信。
永远没有停息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