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延安:军训的故事

2005-8-29 星期一(Monday) 晴

在中考前,不论是父母、老师还是我自己都认为我只能考进区重点,最多也就是市三女中,想不到我的运气好,考进了长宁区最好的高中——上海市延安中学(虽然好像没多少人听说过)。
去这个学校参加分班的时候,这个学校在大修,所以到处都是脏乱的感觉,让我有马上回平和的冲动,特别是当我看到那“变态”“无与伦比”的分班考卷。但是总的来说这个学校除了没有游泳池这一点美中不足外,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至少它十分大!直到现在军训完毕,我只是知道了教室——食堂——寝室之间的大致路线,洗手间、医务室还不知道在哪里,更不用说什么电教楼、行政楼……

第一天去军训,家长一律不准进学校,从大门口的昭示上得知我被分在了一班(1至12班都是平行班,13班是推优直升班,14班是实验班)。到了教室,我的新班主任姓杨,教数学(让我死了算了,地球人都知道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数学)。我们班有48个人,26个女生,22个男生(好像每个班都是女生比男生多一点,除了13班)。接下来是临时班干部发校服、鞋子(各个尺码的鞋子都比一般同一尺码的鞋子大,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为了方便你脱下穿上——不用解鞋带了,这样集合速度可以快很多)、IC卡(吃饭、去小卖部买东西、洗澡……都用它,听说在这个学校人民币是不流通的)、饭碗(两个不同大小的搪瓷饭碗、一把不锈钢勺子、一个塑料小盘子,由此可见以后都要自己洗碗了)。

接着是去寝室整理内务,高一的女生住在2号楼。生辅老师(我觉得她们更像是看门的)的值班室在一楼,大概一栋楼有2、3个,平时用广播通知事情,熄灯以后查房(绝对不会像平和可爱的生活老师一样帮你洗衣服,打扫……特别是当你听过她们用广播叫我们起床以后你绝对会觉得平和的生活老师叫我们起床的声音是天籁)。到了寝室,自己挂蚊帐,套被子,铺床,自己打热水擦席子。本来我觉得自己的独立能力不算差的,毕竟我从2年级就开始住宿,但是那天我仍旧忙的团团转,特别是我睡的是上铺(床是钢结构的,晃得十分厉害,楼梯窄,每次踩上去都觉得脚痛,还是平和的床好)。

下午年级政训时,副校长说这次军训不发点心,要求我们自己三餐吃饱,关闭小卖部、自动售货机,每人只发一瓶盐汽水——其实我们发的是这个瓶子,教学处和寝室楼里都有饮水处(那些都是过滤处理的水,还是有漂白粉的味道,不像平和到处是饮水机,可以喝桶装的饮用水)。幸好天公作美,这几天不太热,但是我们经常在外面淋雨还不能动却是不争的事实。

早上6点吹起床哨集合(因此我们每天早上要自发地5点30分就起床),早锻到6点45分回宿舍洗漱整理内务,7点吹哨集合吃早饭,7点半开始早上的军训到10点半,10点半到11点半是班级政训,然后吃饭,午睡到下午2点,接着是年级政训到3点半(每次年级政训台上左右都有两个人“阴险”地记录评比,对说话、睡觉、没有记笔记的人,班级要被扣分。而这些我们事后才知道,这些人从来都没有被正式地介绍过)。3点半到5点半是下午的军训,接着是吃饭和洗澡一直到7点半(睡觉前不能洗,而且浴室在离寝室楼很远的地方)。再是晚上的政训。9点回寝室,10点熄灯。
早上的内务检查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毛巾口朝墙壁;刷牙杯的手柄朝门,牙刷牙膏反方向,牙刷在外牙膏在内,牙刷毛朝下,行李放在床与壁角的角落里;放在床下的两头鞋子鞋跟互对;垃圾桶的垃圾倒干净并套上新的垃圾袋(垃圾袋要自己买,倒垃圾的地方远得不可想象)……这个学校似乎强人很多,第二天以后被扣分的寝室就很少了。

我们的教官大名王刚,我们有时候叫他和教官(和绅教官),有时候叫他王老三(在我们学校的还有一个营长,一个排长,他这个班长正好排第三)。他不是一个特别“严厉”的教官(他自己说的),但也已经够我们受的了:每天早上15分钟以上的站军姿绝对可以把你站成傻子;吹休息哨的时候他还总是让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训练,有好几次让我们连着做了14个以上的向后转,直到他自认为满意为止;宣布休息时嫌我们坐下的速度太慢又让我们起立、坐下训练了5遍;稍不满意就让我们蹲10分钟(右脚向后蹲下,双手放在膝上,膝盖和手不能撑在地上,这样的姿势5分钟就能让你断气,不信的话可以试试,他还振振有辞地说自己在部队都蹲了六年了)……基本上我从他嘴里听到的最高评价是“稍微好一点”,更多时候听到的是“一塌糊涂”,有时也蹦出过诸如“I服了YOU”这样让人“吓一跳”的话。虽然平时不管我们怎么吼“王刚来一个”他都吝啬得不得了,但是我们还是慢慢发现了这个教官的可爱之处,当别的班级都还在为了动作不整齐而训练时我们因为已经提早完成任务而在学怎么更有气势地拉歌了(他还教我们唱“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得花儿都谢了……”),他还教我们比画擒敌拳……所以在最后一天的联欢会上我们全体同学都真诚地说了一声朴实而响亮的“谢谢教官!”其他班级更是在回去的路上边跑步边吼诸如“宋教官!最帅!”的口号,我们不示弱,“刚哥!最拽!”,我第一次觉得这次的军训虽然不像从前初中时的那么轻松,但是我很快乐,很充实。

再讲一点新鲜的事:整个军训活动中各项事务由学生自治营来统筹安排(包括评比流动团旗,开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规划彩排最后的联欢会……),里面有营长、排长、连长,看来这个学校学生自我发挥的空间十分大。有一次年级政训是请上届毕业的高三同学(考上复旦、北大)来给我们介绍这个学校的生活。他们都是在这个学校的团学联(不叫学生会)担任主席、部长等职务。听他们介绍说这个学校的活动很多,大多数都是团学联自己组织安排的,比如金秋文艺汇演、广场音乐会等等(你可以在这里用周杰伦的调调演绎“学习雷锋好榜样”,也可以上演重金属版的“南泥湾”,一切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唯一的条件是U18(即小于18岁,就是说高三的学生不能参加)。这里一个星期两节拓展课(相当于选修课),还有各种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比如环保社、辩论社、戏剧社、金学社(研究金庸的社团)……“如果你在高中时没加入一个社团,那你就等于浪费了你的高中生活……”,总之把同学们讲得蠢蠢欲动,开始利用一切机会积累自己的人气,以便在权利大过“天”的团学联中一显身手。

在这个学校我一个老同学都没有,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所以我现在开始考虑自己的“新形象”,希望自己能以一个有别于初中的姿态来开始我的高中生活,也希望这个学校真的像被介绍的那样即严厉又宽容,不会让我失望。在此诚挚地向各位学弟学妹推荐:如果你想摆脱自己娇生惯养的脾气,如果你想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展现自己,来延安吧。

BY:陈至运
写于开学前4天
无聊与忙碌频繁地交替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