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斌余案看民意是如何被控制的

2005-9-15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从王斌余案看民意是如何被控制的

关于王案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讨论,我在前面的贴子中已经说了,毫无疑问是有关方面授意的。而第一炮则是新华社的稿子。所以我们首先来看看这篇稿子。
先说我的结论:这是一篇典型的片面裁减事实的煽情稿。理由如下:
1、此篇采访稿基本上是让王斌余一个人说话的,所谓的旁白全是作为王话的依据和支撑。却听不到半点受害者方面的声音。
2、此篇采访稿明显避免了一个问题:被王所杀的数人身份究竟是什么?他们是否曾经欺负过王?
3、此篇采访稿将整个杀人经过简化了,感觉上是王一气之下拿刀乱捅,然后惊恐地逃跑。可事实是否这样简单呢?
4、此篇采访稿丝毫没有提及法院方面的声音,只说王被判了死刑,至于法院为何这样判决竟然只字不提。
5、其实看看该稿开头就知道它下面要说什么了:“王斌余,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带着改变贫穷生活的美好憧憬,17岁开始到城市打工,却在艰辛的生活中不断地痛苦挣扎,备受欺侮。数次讨要工钱无果,他愤怒之下连杀4人,重伤1人,后到当地公安局投案自首。”毫无疑问,在这样的开头下,后面的文章只能是从为王脱罪来做。
6、最后,再提一下时间,该稿的发表日期为9月4日,距离王案发生的5月11日有四个多月,距离法院6月29日的死刑判决则也有两个多月。显然,这已经不是新闻稿了,这是一篇旨在通过炒作某个事件来达到某种目的的文章。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宁夏日报》的报道,5月13日,就在王杀人之后第三天,该报用“苏家无端引来灭门之灾”为题报道了该案件。在该报道中,王兄弟二人为了讨工钱晚上10点40分去找工头吴某,由于吴不开门,因为兄弟二人就砸门。可见一定是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吴心虚理亏,所以不开门。但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就受不了了,于是出来劝说王回去。再接下来双方就发生口角,继而是流血冲突。请仔细看该报对杀人经过的描述:“苏某某的儿子骂了王斌余一句,并打了王斌银一拳,苏某某也要上来打王斌银。王斌余从身上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匕首朝苏某某的儿子身上连捅数刀,接着又朝苏某某的身上捅了一刀。苏的女婿吴某冲过来劝阻,王斌余又朝吴的身上捅了一刀,吴某的老婆在旁边骂王斌余没良心,王斌余追上去,又将其捅倒。此时,王斌余发现包工头吴某的老婆汤某也在现场,便挥刀朝其身上乱捅,汤某竭力逃脱,王斌余转身追了10多米后没有追上方才罢休。”
显然,根据《宁夏日报》的这则报道,这场流血冲突与王受包工头欺压没有太大关系,只是王讨薪不成后一时冲动,拿无辜者开刀罢了。而且被杀的四人似乎与吴某关系都不大,可见死得很冤。

6月15日,《宁夏日报》转引《法治新报》的文章针对王案作了更深入的分析。在其中,虽然该报道用很大篇幅谈了农民工追讨工资的艰辛,但也指出,被王所杀的四人是曾经一起打工的工友。也就是说,苏一家不会是像吴某一样欺压过王的人,可能还曾经相互有来往。而且,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何在5月13日的报道中提到苏的女儿骂王没良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中说“可以肯定地说,无论是从社会理念还是从法律的角度,这种恶行绝对不应受到宽恕,王斌余的行为理所应当要受到法律的惩处”。显然,对王案的基调是杀无赦了。

7月1日,也就是法院判决后的第三天,还是《法治新报》,谈到了一个前面没有提及的细节:“在争吵中,苏文才动手打了王斌余一耳光,王斌余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相继将苏志刚、苏文才、吴华、苏香兰捅倒,将吴新国的妻子汤晓琴捅伤。王斌余又发现已从出租房里出来的吴新国在场,遂持刀追赶吴新国,吴新国见状急忙跑掉,后王斌余返回现场,再次对被害人苏志刚等人用刀捅,致4人死亡,后逃离现场。”
奇怪的是,在5月13日的报道中提到吴的妻子汤是竭力逃脱的,而在这里则是被吴捅伤,之后如何就没下文了。但更值得注意的是,该报道中说王在追赶吴不及后回到现场,再次对被害人用到捅,致4人死亡。
好了,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了足够多的新华社稿中没有提及的细节:争吵的原因,被害人的身份,王斌余的杀人过程,这些显然都对王不利。

如果我们对以上三篇报道做一个整合,就会发现另一个版本的事实:
案发当天晚上10点40分王兄弟二人去讨钱,吴拒不开门。于是王等砸门。住在隔壁的打工者苏某一家出来劝王离开,继而发生口角,然后苏先动手打人,继而王拔刀伤人。伤人后王发现吴某也出来了,于是去追赶吴某,未能追上。回来后对倒地的苏某等人继续捅刀,直至对方毙命。
如果新华社的记者这样跟我们描述,试想,还会有几个人呼吁为王减刑?
因此之故,新华社的记者们没有告诉我们这些。
另外需要提一下的是,今天《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悲情不能遮蔽真相”的文章,基本观点与我相似,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完成了对报道的分析之后,我们可以来谈谈民意了。在这次对王斌余案的讨论中,不少学者为了给王减刑,提出法官裁判应该适当考虑民意。那么我且问,被新华社的报道误导了的民意算不算民意呢?
如果我们假设王杀的是吴某一人,而在新华社的报道中丝毫不提吴某对王的欺压,而强调王在作案当天如何突然拔刀行凶,如何在吴以及吴的妻子跪地求饶的情况下仍然对吴连捅数刀,云云。而法院却仅仅判决吴有期徒刑20年。那么接下去的民意会怎样呢?恐怕会都强烈要求判吴死刑吧。
我做这个假设只想证明一点:我们的民意不是独立的成熟的,而是缺乏理性的,头脑发热的,容易受到控制的。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民意不过是掌握舆论的政客们手中的工具罢了,他们想让民意怎么样民意就会怎么样,如果司法居然要听取这种民意的意见,那倒不如说政治成功找到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民意——来操纵司法了。

当然,说这些并不表示我要判王死刑,因为在我不清楚事实真相的时候,我根本无从判断,这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去亲自核实的话,最好的办法是闭嘴——这样就不会沦为政治操纵下的民意的一份子了。

另外,南方都市报9月11日的报道“民工王斌余的怒与悲”,解释了我上文中没有澄清的问题,并且还提出了被害人家属提起民事诉讼的细节,关心这个案子的人一定要看一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