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的二附中生活

2005-9-27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成长在华师大二附中
文/张露露

在华师大二附中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对于这个陌生的学校,这些陌生的同学,也开始慢慢熟悉了。
高中正式开学前的军训在我的印象中渐渐变淡了,只记得每个中午,我们宿舍(最大的一个,容纳了14张床)都异常的安静,在长长的午休中,几乎每个人都拿了一本《爱的教育》在看;只记得我们一起在龙舟上唱歌,我们在龙舟上为自己班级的同学呐喊加油,最后我们班还赢了龙舟比赛和定向越野;只记得拓展训练时把班主任给抬起来穿过电网;还有最后一晚的文艺晚会,东方绿舟上掌声此起彼伏。其间有个男生由于笛子出了故障而十分尴尬,全场的反应是从嘘声到掌声……

9月1日第一天上课,语文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是深刻。他是一位50多岁的嘴上一直挂着笑的老师。当他得知身为文科班的我们居然有一大堆没有看《科学发现纵横谈》(因为买不到书),没有看《红楼梦》时说了句:”你们真有胆量,敢不做作业,就跑来上课。”脸上仍是笑着,接着就说第二天考试,然后又补了一句:”我会维护你们学习语文的个性。”

9月2日摸底考,成绩出来后,大家都吓了一跳。我语文68,已经是班级第一了,英语77,数学55。于是我们互相问数学成绩时都变成了”你及格了吗?”或”你60分到了吗?”大部分人会摇头示意,只有一小撮人会说:”刚好60。”只有一个说:”我不想被大家扁!”她88,是我们班最低分的4倍!
我们的英语考试除了一小部分题目做在答题纸上外,大量的选择题都是用答题卡做:老师批的方便,我们做的看的都难受。
说到考试,其实次数蛮少。至今为止只有语文和英语随堂考过,数学物理都国庆后考。据老师说,很难很难。我们物理的《新精编》已经觉得难了,物理老师竟然说:”这些题目我看了看,还是挺容易的,没有到我们二附中的水平。”
语文第一次考试是考11首毛泽东诗词,其中只有1首是课本上的,另外10首都是老师给个题目,自己去找资料,上课时课堂讨论。这次考试的选择题可不像摸底考时答案全A。那次爽啊!本来我有个写D的,后来也改成A了。我跟人对答案,没人认为我会对的。嘿,结果我还真全对了!
英语我们几乎每节课都Dictation,有的时候听短文,有的时候听写单词。但是,老师不批的,我们同桌互批,只有每周五收一次,老师看看总体情况。
我们在二附中上的第一节物理课,老师是学生处主任,就说”二附中是很宽松的,作业不多,以前不多,现在有点多了。你们要自觉,上中是魔鬼式教育,高考比我们高一两分,付出的代价就是卷子铺天盖地的来。不过大学都比较喜欢二附中的学生……”

社团和选修课都是在网上选的,传说是以0.01秒计算的。从周日1:50分食指就处于戒备状态,到2点,啪的一声点下去。当然实际上也不是很可怕啦,不过热门的还是不一会儿就满了。
说完了考试和上课的东西后,就说说生活吧。

在二附中,你可以不带现金,但绝对不可以不带卡和钥匙。
卡,进出校门、吃饭、洗澡、进出宿舍(尚未启用),借还书(尚未启用)都必须。老师的还要灵,可以开讲台,里面有电脑。有个高二理科班的私自撬开讲台,破译密码,看动画。被发现后……(还没决定,据说学校决定杀鸡儆猴,从严处理。)不过我喜欢这卡的原因是即使在外面,也可以用它来代替现金。

我们早上6:00起床。每天时间一到,广播里先是几声鸟叫,然后就是yesterday once more。可怜的yesterday once more,多么无辜啊,就因此招人厌恶。
我们也要晨跑,A路线700m,B路线1000多m。A路线是”非法”的,但是却最受欢迎。早上出去刷卡,回来也是。学校没有硬性规定每天都要跑,只要求一学期完成二十来次(不是三十来次),所以偶尔可以偷偷懒。

7:00离开宿舍,这一点和平和一样。不过检查方式不同。7:00铃声一打,生辅老师就会把宿舍楼大门锁掉,此时还没有离开宿舍楼的将被锁在里面,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会检查内务,那些被锁在里面的同学必须由班主任认领后才可以离开(当然会算违纪一次了)。
说到检查内务,刚进二附中时,给我们看怎么整理内务的录像,我觉得哇!管得好严啊!但是几周下来我明白只要做到一下几点就可以了:1)吃的(包括药)东西不可以放在看得见的地方,必须放在橱里;2)被子叠得稍微好些即可,但是摆放的位置不能错;3)垃圾倒掉,脸盆牙刷什么的放好(至于牙刷牙膏与杯口是否成45度恐怕检查起来有难度);4)马桶要冲干净(坏了的话必须马上去保修)。

洗澡,20分钟以内1元,最高5元。浴室就是游泳馆里的浴室,除了刚开学那会儿浴室门前曾经排起长龙外,一般来说不会太挤。但还是平和的要舒服多了。

有游泳馆自然便有游泳课,我们高一九月份所有体育课都是游泳课。体育课是可以选择的,比如游泳,其他的运动项目也可以选择,不过去游一次泳要5元钱。至于学游泳,我早已没什么信心了。在平和10年都没有学会,哎……

每天早上要出操,虽然在平和学过,但从没做过,早忘了。第一天就傻眼了,只好跟着前面的人依样画葫芦。不过在一个晚上我请我们寝室的人教我,很快就会了!

我们每个二附中学生都有1个邮箱,即姓名拼音@hsefz.com,老师也一样。所以比如军训小结、《爱的教育》读后感这样的作业都是发往班主任邮箱的。对于此邮箱,我还是蛮有好感的,有的时候,比如说选社团出了一些问题,可以比较方便地找到社长。

晚自习,尽管我们班老是被值班老师说太吵,但在我看来还好。晚自习,每个人周围总有不少于2个蚊子。地上还有许多虫,墙上也有好多。幸运的是我斜前方坐了一个打蚊爱好者,右边坐着一位散打高手。有一天,我正好坐在墙旁,有一个不知名的虫正在往墙上爬,那位散打高手说,他怕有壳的虫,那虫正是有壳的德国小蟑螂。在教室里,可以听到噼噼啪啪的打蚊声。晚自习结束后,身上不多两个蚊子块是不可能的。

在二附中我还在慢慢的适应中,也许王依连和我同班,让我更对平和怀了一份留恋的感情吧。
2005年9月27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