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记者被殴及太石村事件

2005-10-9 星期日(Sunday) 晴

广州增城市的一个乙炔气厂发生连环爆炸,记者前去采访,不料却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摄影记者的价值5万多元的相机还被砸坏。
这还不是最令人气愤的,最无法理解的是这一切暴行都是发生在现场警察的身边!而当受害记者向他们报警的时候,这些身穿警服的人员却说必须先打110!
详情见南方日报“再拍就捅死你”一文。
几乎是在同一天,The Guardian的记者在太石村也受到了阻挠与殴打,详细情况不明。转引自东南西北博客“Guardian Reporter Attacked in Taishi Village”
怎么感觉广州这地方很乱呢?确实有点,如果你看了东南西北上转贴的那些照片的话,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

据英国卫报10月10日Mob attacks key Chinese democrat报道,法国国际电台和南华早报记者在太石村被殴打的消息已经得到证实。另外,英国卫报的记者虽然没有被殴打,但是和他们同行的人大代表吕邦列却被打得奄奄一息。
现在看来,当初那个曾给许多人带来希望与信心的小村子,今天剩下的就只有恐怖和悲伤了,不过还有些什么,正如维权人士何文卓在报道中所说的:“But I’m also very angry. This is an attack not just on Lu but on all people who work for grassroots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China. It reveals the mafia-isation of local governments.”
关于吕邦列,大家可以看看南方周末去年的报道。现在的他生死未卜,而我们却只能在此等待消息。令我想起卫报那位亲眼看着吕邦列被殴打的记者所说的:“I’d done absolutely nothing to save Mr Lu. I stood there watching. I’m trained as a medic, and I did nothing to save Mr Lu. Absolutely nothing.

第一次上BBC的中文网,不过很郁闷,因为看到的是吕邦列被毒打的报道,虽然上午在卫报上看的时候就郁闷了一回,第二次看依然郁闷。
不过,除掉上午看到这则报道时的情绪化,现在又多了点思考。那群暴徒在围殴人大代表和外国记者的时候,曾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这些外国人把太石毁了。你们老是写这里的事情,结果所有的投资都跑到新的工业区去了。”
这话恐怕是不错的,因为当外国投资者发现这里是一个地方政府与黑帮勾结压迫打压人民的村子时,是不可能愿意来此投资的。
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地方政府还要做出这种野蛮愚蠢的行为呢?难道他们真的以为能够一手遮天吗?
中国有句话叫做破罐子破摔,我想大概是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地方政府也不再想如何改善自己的公众形象了,索性一路黑到底!
卫报记者用这么一段话来描述那场对吕邦列的殴打:“This was not about teaching a man a lesson, about scaring me, about preventing access to the village; this was about vengeance – retribution for teaching villagers their legal rights, for agitating, for daring to hide.”
是的,对于现在的当地官员而言,公众形象早已经不重要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明天头上的乌纱帽就丢了(我想中央一定在斟酌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不可能让那些地方官员加官进爵的,谁让他们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现在唯一能够让这些官员解恨的就是:报复!报复!报复!

10月11日
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吕邦列不但没死,而且受的只是轻伤,现在湖北枝江。见http://spaces.msn.com/members/mranti
现在看来卫报记者的描述实在太夸张了点,不知道是为了哗众取宠还是真的当时吓晕了,为了减轻自己没有帮助吕的内疚感而故意夸大殴打事实,从而让每个人都以为在当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记者的不作为是可以原谅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高兴吕邦列没事。毕竟,像吕这样的人在中国是稀有品。

10月17日
关于太石的最新消息: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
这个发言人的话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只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少数人很恶劣,为了个人私利而煽动群众;村民都很愚蠢,容易被少数人利用;媒体都很夸张,喜欢根据自己的喜好涂抹事实;吕邦列活该,谁叫他要强行进入太石!唯一在整个事件中有礼有节,坚持依法办事的就是我们伟大光明正确的番禹区政府!

10月21日
今天在东南西北上看到这样一个标题:Dog Bites Man … I mean … Police Beats Man,原来又是一起记者被打事件,而且被打的还是台州晚报的副总编辑,打人的则是当地的交警大队长。被打的原因是发了一篇题为“电动车上牌,乱收费吗?”的报道。
顺便到中国台州网去看了看,发现那边的描述是这样的:“10月20日,椒江区交警大队负责人因不能正确对待舆论监督,与台州晚报副总编发生冲突,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台州市委已组成调查组对此事展开全面调查。椒江交警大队大队长已被停止职务。”
呵呵,总是觉得这种调调很是令人不舒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