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舞玄武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旋舞玄武
作者:木白

“大师姐,为什么你从不微笑?”
“因为没有什么值得我笑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不受人喜欢的。我的父母处心积虑想要一个男孩,却生下了我这个女娃。终于,我被送至大唐官府,并拜程咬金为师。父母的潜意识中,我应是个男孩。苍老的心总难适应变化,我就成了理所当然被改变的那个牺牲品。
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试图在这个严酷的世界中得到认可。与此同时,弟弟的出生,使得父母终于下定决心将我遗弃。
弟弟满月那一天,我正式走出父母的记忆。在那一个温柔的寒冷之夜,长大。
有一种声音,在心中。朦胧的美丽。
模糊的泪,在混乱之中。有一道光。绚烂的黑暗。蔓延。
每一天,我都不断地练习。我的唯一。无须微笑,没有表情。心,麻木。
不知不觉间,习惯孤独。习惯每日的练习。习惯,被人称为“大师姐”。而我,依然是我。
支离破碎。红,在空中恣意旋舞。静止。颓然下落的手,虚无。迷茫。
许久,一室纯白将红吞噬。舔拭伤口的鲟。清明天际。
……张开双眼,是一片冰蓝。无语。
真是不可爱。相比之下,昏迷中的他就乖巧多了。感叹。救起倒在血泊中的他,多少证明我还是有心的。真是……讽刺呢。
“你的名字?”果然,这家伙很安静呢。
“……玄武……”呵,真不错的名字。
“旋舞,我的。真巧呢…”莫名地,心情变得很好。
“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说着,递过一碗粥。意料之外地,他毫不客气地接过,张口就吃。
真是…单纯呢。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些。于是决定留下来照顾受伤的他。尽管做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很反常,却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接过他递出的空碗,为他拉好被褥,起身。
“早点睡,好好养伤。”淡淡地,我说。
随即离开。风吹过,带走他的微讶。
……
他恢复得很快,不出十天,已能下床行走了。玄武,他的名。话不多,却言出必行。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是该回去了。我还是第一次离开师门那么久呢。
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吧…
我终于感到自己想法的可笑。我们,本就是无关的人啊…
晚膳时,不多话的他开口,“我的伤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你…”停顿。“就要离开了吧。”
我讶异于他的敏锐。点头。
“三天后就是元宵节,过了节再走也不迟。”冰蓝,直视我的眼。应允。

元宵当晚。
街上人潮熙攘。客栈里,算珠孤独,在帐房先生的手中舞动。早些完成工作,回家。
团圆。
其他的旅客似乎也都上街游玩了。深蓝的寂静。任由外界的灯火喧闹映亮房间。
我们相对而坐,微凉的茶水在桌几上深思。看着街上喧嚣,月,在微笑。
蓦然发现,我们,离那个世界好远。我们间的距离,好远。
两个不同的世界在这里,交集。
这一刻,我的脑中闪过了两条不平行的线,在短暂的相交之后,渐行渐远。
夜,深沉。
新的轮回,开始。

一)
我坐在椅上,迎接黎明。身上披着他的外套,房间里除我之外,再没有任何活物。
他,走了。我也该上路了呢。
以后,又将会是一个人了啊…
小心地将他的外衣收好,启程。
阳光明媚,我不得不抬起手,试图遮挡住刺眼的绚烂。朦胧,他微笑,说“我们一起走吧…以后,无论你去哪,我都将一路陪伴。”
那一刹那,心,亮了。

二)
我坐在椅上,迎接黎明。身上披着他的外套,房间里除我之外,再没有任何活物。
他,走了。我也该上路了呢。
以后,又将会是一个人了啊…
小心地将他的外衣收好,启程。
阳光明媚,我不得不抬起手,试图遮挡住刺眼的绚烂。
我,不是个适合光明的人…
就像我不适合他一般。

多年后
我站在客房窗前,早已模糊的记忆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天前,我又来到这里,傲来,我和他的相遇之地。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和往昔一般,并无太大的改变。客栈也依然是当年的客栈,只是换了主人。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商人。这次,是要运送一批货物去北俱芦洲。据说,那里终年冰雪覆盖,常有妖魔出没。据说,那里的冰湖,湖水所结成的冰,每万年融化一次,为的是吞噬更多的生灵。据说,被吞噬的生灵,会与湖水合为一体,生命终止,但容貌身形永存,向湖底看去,仿若时间静止。据说,那里的夕阳,绝美,只是少有人愿意去欣赏。危险的美丽。
小二告诉我,几年前就有人订下了全客栈唯一一间能见到街道的房间。每隔一段时间,那位客人就会来投宿。是一个奇怪的客人,每次只住店一个晚上,即使深更半夜也决不点灯,只静静地坐在窗前,似在回想什么,而有时候,则又像是在等人。第二天天未亮又会悄然离开,不惊动任何人。
“这位客人总在每月十五的晚上来投宿,应该就是今天了吧。”小二说着,忽听楼下客人叫嚷,急忙跑去了。
我转身,回房。
开门的那一瞬间,瞥见一男子步入客栈。
只匆匆一瞥,看不清什么。
但那双冰蓝的眸子,烙上心板。
心跳,顿止。
夜晚,静坐在窗前,听到小二上楼的声音。于是开门。
“要两杯茶。”我吩咐。依旧是淡淡地。
……
我端着茶,站在他的门前。想。
推开门,笑。
“茶,要么?”
黑暗里,他的笑,异常明亮。我想,我爱上他了。
商队终于再度出发。他在我的身边,理所当然。我们欣赏绝美风景,却也不得不感叹这里的凄凉。杳无人烟。
或许上天不愿再眷顾我们,在过了大半程后,终于遇上妖邪。还为等我有所反应,他就已挡在我身前。
看他使出的招式,我辨认出他是化生寺的弟子。
和尚???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果然,还是不能在一起吗…
化生寺是一个游离于世俗之外的门派,潜心向佛,不问世事。对朝廷却也一片赤诚。但却无意中得罪了朝廷宦官。在他们的影响下,皇上渐渐对住持起了疑心。自然,化生寺这个门派,也就日益衰落。而皇上的疑心病,却是越来越重。

在玄武的陪伴下,商队提前到达了目的地,长安城。顺利交票后,他说,要带我去玩。
我同意了。既然注定无法相守,至少留下些回忆吧…
他带我满世界地玩。去海底捉乌龟,去凤巢赏景,盘缠不够了,就一起跑镖赚钱。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当一回商人。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似乎也和我一样,深陷爱情泥沼,难以自拔。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彼此心里所想。
心照不宣。
那天,他说,要带我去最后一个地方。心头一震,终于,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吗…
他带我去了月宫。星空朗朗,他说,我要我们在一起。明天,我就回去求师父成全我们。
你,愿意嫁给我,做我此生的妻吗?
泪水在眼眶中呐喊,想要获得自由,终于,夺眶而出。
我们在一片不赞同的声音中结为夫妻。我知道,身为皇上最信赖的大唐官府程咬金的首席大弟子,却与被称为叛臣贼子的化生寺的弟子成亲,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于是,在成亲的前一晚,我与将我养育成人师父断绝了关系。只因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人生,只怪我太自私,不愿放他离开。他在得到师父的首肯后还俗,只为能与我永远相守。
我们的婚礼,只有两个人的婚礼,却感受到了全世界的快乐。
现在的我,很幸福。我甚至怀疑,这突来的幸福是否真实。而他的怀抱,是给我最好的答复。
婚后的生活很美满。我们隐居乡间,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而幸福,就在平静中流逝。
传言纷飞。据说,每万年融化一次的冰湖,又有了将要融化的迹象。据说,三年之内,必有灾祸。据说,皇上召见化生寺住持。据说,此次皇上大动肝火,似乎想让化生寺这个门派就此从世界上消失。
他最近总是心神不定。我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师父,想要回师门帮忙,却又放不下我,怕我会因此受到伤害。于是,将所有的心事都往肚子里吞。
我静静地等着。我知道,他终究会选择师门。我不会阻止他,这是我俩的默契。
“我要出门一段时间,别担心我。”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出了他的决定。
“我会等你回来。”平静地,我说。
门关上的瞬间,泪流满面。
因为爱你,所以,支持你的决定。
因为爱你,所以,等你回来。
我,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只是,少了你的陪伴。我,依然默默地等着你,只是,心缺了一块。
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我呢?

三个月后
皇上终于下令诛杀化生寺所有弟子。住持长老也含冤死在牢中。
你,音讯全无。而我,依旧在等着你。

三年后
化生寺的惨祸早已被人淡忘。当年的皇上已经退位。新皇登基,江山易主。
而你,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终于认清了你再也不会回来的事实。
我离开了那个没有了你的家。我走遍了所有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想找到你的痕迹。
最后,我来到北俱芦洲。
我站在冰湖前,看着湖水一点一滴地融化。听说,这是万年一次的奇景呢…只可惜无人欣赏。只可惜,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看着湖水一寸寸地将我吞噬。心,异常的平静。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只要你来到湖前,就一定看得到,冰面下的我。我永远在这里,等着你。
我,看着湖水再次凝结成冰。我知道,我的生命正渐渐停止。
我想说,旋舞玄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