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杰明事件来看我们的成长

2005-10-13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从本杰明事件来看我们的成长

最近在东南西北博客和安替博客上有大量对本杰明夸大报道殴打吕邦列的文章和评论。分别见“The Case of Benjamin Joffe-Walt”“远离任何谎言,哪怕它对你很有利”。在这些文字中有一个事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本杰明夸大了吕被打的事实。
安替对此非常愤怒,以至于连续写了三篇文字,不断的对本杰明以及卫报进行抨击。并且认为,为了保护我们对于外电的一种天然的信任,我们一定要抨击任何夸大和虚假的报道。
而东南西北则写道:“[译]在中国不存在新闻自由,因此在中国的媒体上不会有关于太 石的报道。于是揭示真相的责任就到了外国媒体身上。因为他们特权,他们能够让情况改变。然而,我们一直没有在西方媒体上看到有关的报道,直到那一刻来临——本杰明和卫报毁掉了那个西方媒体说真话的神话。没有人希望看到这一切发生。我们只想回到原状中,而所需要的仅仅是来自卫报的一个道歉。”

抨击任何夸大和虚假的报道,我同意;希望卫报给个小小的道歉,我也赞成。不过,如果这一切只是为了重新捡回那个所谓西方媒体说真话的神话,只是为了保护我们对于外电的天然的信任的话,我不同意。
因为,我不是小孩子。
我想说的是,这次的事件告诉我们的是,不要相信外电,就如同我们已经学会不相信中央台和新华社一样。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可以不断为我们记录真实的新闻媒体(无论这样的媒体是否存在),我们需要的是成熟,我们需要学会用自己的理智去判断——哪怕所有的媒体都在撒谎!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要相信党和政府,当我们发现他们不可依赖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长大。那时候的我们只是从一个乖小孩变成了坏小孩,但依然是小孩。因为我们又转而去寻找其他依赖。比如外电,比如网络,比如公共知识分子。我们必须学会不依赖任何东西,学会独立去判断,去选择,去承担——这是长大的唯一方式。
外电只是我们丰富自己信息库的一个工具,从中我们可以得到不同的声音,并且用我们的理智去辨析它们的真假,最后做出自己的判断。这是本杰明事件所告诉我们的,也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学会的。

我喜欢东南西北在评论超女时说的一段话:“[译]首先要做的是,建立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人们在其中学习批判性的思考和看到问题的本质。你可以从这样一种训练开始:听任何来自公共平台(无论是国家领导人讲话、学者报告、作家文章、异议分子或者个人博客的文字)的声音,并用事实来检验这些声音的真伪。然后你就不会再被愚弄。”

这也就是在今天中国我所认为最好的长大方式。

对了,忘了对那些令我们很不快的人说些什么了,怎么说呢?你们,已经得到了你们想要的,权力,地位,那堆报纸,以及自欺欺人的威信。不过别忘了一点,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另外,关于独立判断的标准,我有一些不成熟的个人看法。
不同的认知领域当然有不同的标准。但是有这么几点可以作为参考:
1、理性,亦即逻辑关系。对所有在逻辑上缺乏必然性的判断存疑。
2、常识,这个概念有点含糊。具体点说,我觉得可以包括对单一来源的信息存疑(比如这次本杰明的单方面叙述);对利害方的信息存疑(例如党报上报道的党的先进性事迹);与一切价值判断保持距离(亦即强调不要先有价值判断再去证明事实,比如先认为日本人是坏蛋,然后以此证明日本人杀人)。当然,还应该包括日常生活中积累的生活经验。但这些往往因地因时而有不同,全看每个人的经历了。
3、以上两点保障的是对事实的判断,而对价值的判断则要看每个人的选择了。就好像前面我转贴的那个一脚踢飞孩子的文章,对于当事人的评价,我在后面的评论中提了三种不同道德立场上的价值判断。然而一旦涉及到价值判断,就很难分出是非对错了,我觉得只要每个人能够坚持自己的价值就可以了。

2005-10-14 22:56

卫报还是勇于承认错误的么,昨天它在报纸上做出了对本杰明不实报道的更正。尽管没有看到道歉(我还是觉得它应该道歉的,因为它的那篇报道不知道让多少中国人义愤填膺,多少中国人泪流满面。例如阳光麦地上的那段文字“how to feel as a journalist”。卫报的更正见下文:
In a report headed ‘They beat him until he was lifeless’: How democracy activist in China’s new frontline was left for dead after a brutal attack by a uniformed mob (front page, October 10), we said that Lu Banglie was so injured in the beating that “his eye [lay] out of its socket” and “the ligaments in his neck were broken”. Subsequent reports have made it clear that Mr Lu’s injuries were not as serious as had been stated. In particular, a report headed Chinese activist vows to continue, despite beating, page 3, yesterday, stated, after an interview with Mr Lu: “Although he was in pain from his neck, it was not broken and his eye did not come out of its socket.” The readers’ editor will write about this in his column on October 1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