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二审自我辩护

师涛二审自我辩护

师涛二审自我辩护

尊敬的法官先生:

本人(二审上诉人)2004年11月24日在山西太原被绑架、拘传至今,已半年有余,其间“有幸”经历了刑事拘留、逮捕、庭审、宣判、上诉等司法程序,犹如一场浩劫,其惊心动魄的心路历程,身在事外的人难以想象与体会。与其他在押人员所不同的是,面对这刻骨铭心的遭遇,我没有丝毫羞愧,没有对未来失去信心,而是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更加向往自由快乐的生活。亲情、友情、书籍和诗歌自然时时刻刻地陪伴着我,给我无限的关怀和力量。如果说“苦难是金”,那么此时的我已如此富有和满足,心中充满言说的渴望。

最为关键的是,就本案中所谓的做案“动机”、“手段”、“情节”、“后果”等法律因素,随着自己自我保护意识的提高,学法、知法、守法、用法能力的提高,对整个事件前前后后、方方面面做了详细的自省与思考。现郑重声明:不论此前是否有过犹豫与迷惑,有过怯懦与妥协,放弃过抗争与申辩,或者其它种种暂不便公开表明的原因所导致的各种不利于本案的因素,那么,我将向法庭,向我的辩护人,向我的亲朋好友,向海内外关心、帮助我的所有团体、组织和个人,清晰、明确地表明我的立场和观点,那就是:我无罪!

现就本案中几个焦点问题再次辩护如下:
一、中国台湾绝不是“境外”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的一部分。中国台湾驻外机构、重事业单位、团体、组织或个人,在政治意义上,在主权意识上,在法理层面上,当然也是“中国的一部分”,而绝不是主权概念上的“境外”。《民主论坛》网站是一个独立的媒体机构,其负责人洪哲胜博士系中国台湾人,虽然其办公场地之一设在美国纽约,但他“中国台湾”籍身份,网站服务对象,涉及内容话题,均离不开“中国”二字,突破不了“中国台湾”这个大框架。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为本人定罪,实质上即将台湾判定为“境外”,分割主权,混淆视听,自相矛盾,希望二审法庭立即依法预以改判,以免造成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和恶劣的国际影响。

事实上,中国执政当局曾多次犯过类似的错误,制造多起广为人知的政治笑话。例如,1989年,时任中国政府总理李鹏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上,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有口误“海峡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再如,2001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针对日本右翼分子登上中国领土钓鱼岛一事,竟严厉要求日本政府(依日本国法律)惩治这些右翼分子。本人从事新闻工作十几年,曾无数次接到“有关部门”各种形式的通知,如要求不得转载香港、台湾媒体的报道,不得发表有关香港(民主选举、“七一”大游行等)问题的报道和评论,不得擅自报道和评论有关台湾民主选举的新闻,不得转载和引用《苹果日报》的文章,不得下载和炒作被大陆查禁的但在香港出版的有关书籍的内容和话题(如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高文谦的《晚年周思来》等)。凡此种种,充分表明,中共执政当局一方面在国际上大造舆论,主张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不得干涉中国内政,可在另一方面,却多年一贯地在大陆地区强行阻止人民了解香港、台湾事务的真相,强化香港、台湾人员与大陆的身份识别,用意识形态这道鸿沟阻碍两岸中国人民在政治、文化、新闻、经济等方面的沟通和交流,以政治认同强行代替人文认同。不论从何种角度去论证,台湾人民都有权了解大陆的“社情民意”,而“国家秘密”之于台湾民众,也绝非他国或“境外”之“国家秘密”。

道理很简单:假如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中国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多年一贯地称中国大陆、中国湖南省为“境外”,那么,中国共产党和胡锦涛总书记还会邀请他们访问大陆并与之“亲切会谈”吗?

二、新闻报道不是“非法提供”

本人从事新闻工作十余年,先后在西安、上海、太原、长沙等地近十余家报刊从事新闻工作,历任记者、编辑、新闻中心主任、编辑中心主任、常务副总编等职务,有着较为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职业敏感。新闻工作的天职就是揭露事实、客观报道、公正评说,服从人民的意志。就本案来说,仅仅是报社最普通的一次编前会上的口头传达,在一没有看到原件;二是传达范围如此广泛;三在事后没有任何人强调并确认的情况下,本人完全有正当理由否认此所谓“绝密文件”的合法性、真实性和有效性。在当时的现场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所称的“秘密”与法律意义上的“绝密”等同起来,任何人都有可能将这份《通知》无限制地“通知”出去,任何新闻媒体都有可能及时、准确地将其作为报道内容。《民主论坛》网站作为一家中国台湾人开设的独立媒体,既非情治机关,也非研究机构,完全有独立报道的权利。新闻报道一旦被扣上“非法提供”的罪名,那么新闻工作的合法性将缺乏可靠、合理、公正的法律依据。

三、“通知”就是“通通知道”

按照新闻工作从业十余年的经验,按照普通群众对字面的理解,按照中国新闻管辖制度的“游戏规则”,“通知”就是“通通知道”,并不会使人产生歧义。中国执政当局及其各种宣传机构,通常都是以《通知》的形式发布政策、法规、指令、要求、决议和会议精神,比如中央1号文件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通知,关于治理报刊乱摊派的通知,关于扫黄打非的通知,关于矿难事故的通知等等,2005年4月25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行政务公开的意见》,更是要求“把人民群众普遍关心,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作为政务公开的重点内容”。而令世人大开眼界的是,同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的文件,同样是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社会问题,同样是依例应当预以公开的日常政务,同样冠以“通知”的名义,这样一份应当“通通知道”且事实上已经“通通知道”的文件,竟然会成为一份“绝密文件”呢?解决农民“吃饭”问题的1号文件大张旗鼓地通知到每个角落,解决人民群众“说话”问题的11号文件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羞”于见人呢?希望二审法庭给予适当的理由支持自己的裁定,并让全天下人“通通知道”本人的所谓重大“罪行”。

四、本案不存在所谓“敌对分子”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长中刑一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书中称“本院认为,被告人师涛为向境外敌对分子通风报信,故意将其所知悉的属于绝密级的国家秘密提供给境外的机构,危害国家安全,”对此,需要提请法庭注意的是,所谓“敌对分子”的说法并不成立。《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中所列举的所谓不稳定因素,如“六四”分子、“法轮功”、“知识分子自由倾向”、“拆迁户”、“群体性上访”等,均为泛指,并不针对具体的个案和个人,其通过各种方式传播后,传播对象也是模糊群体、各色人等,并不具体的个案和个体,笼统地指称为“敌对分子”并强辞夺理为本人定罪,实在是于法无依,实在是“欲加之罪”。

五、本案没有危害主体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11号文件《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通过会议传达、口头传播、网络报道等各种方式,基本上达到其“通知”的目的,然而,通过司法程序为本人定罪,却未发现本案给“国家”造成一丝一毫危害,不论是国家主权、领土完整、政党利益、国防科技、商业活动、文化交流、经济项目、各种资源、公益事业、乃至安定团结等这些构成“国家”概念的各种要素,均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因本案而蒙受任何损失,因此绝不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所罗列的各项罪名。另据新华社报道,2004年全国有1700多万人写了入党申请书,中共党员人数已达6960万人,如此众多的人员狂热地加入中共党组织,足以说明本案也未对执政党利益造成任何危害。作为犯罪要素的危害主体不存在,危害后果不成立,“情节特别严重”更是莫须有,作为一起犯罪案件根本无法成立。

六、揭破“稳定工作”的真相

稳定工作是涉及国家利益的大事。影响稳定的主要因素不外乎“天灾”与“人祸”两大类。天灾指地震、海啸、台风、水灾、旱灾、虫灾、瘟疫等,人祸就比较多,如战争、金融危机、金融安全(如因政策性误导致的管理混乱、失控、崩溃等)、食品卫生安全、就业危机、教育危机、能源危机、政府信任危机、政党的恶性竞争、独载专政下的立法危机、暴政引发的自发反抗等等。按照中国的“国情”,恰恰是这些与人民群众利益攸关的重点稳定工作,至今都很难达到公开、透明,多年来造成无法估量的重大损失,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2003年那场名为天灾、实为人祸的“非典”疫情,若不是蒋彦永先生冒着巨大的风险将真实情况及时“非法提供”出去,恐怕整个中国将会在白色恐怖中蒙受更为巨大的损失。重大不稳定因素不公开,搞“暗箱操作”,玩文字游戏,玩数字游戏,却要拿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作为“保密”的代价,拿普通公民作为惩治的对象,拿新闻媒体开刀,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若掌上玩物,一意孤行,一错再错,这才是中国稳定工作最大的隐患。但自1989年以后,稳定工作的对象就一直以无辜的、不知情的大学生为主,每年4-6月份,凡涉及大学生的新闻与话题,都成为新闻报道的“高压线”,以至于神经过敏,有时连高校的伙食卫生等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成为报道禁区。从此之后,“稳定工作”的通知增加了许许多多内容,包括特大交通事故、贫困地区儿童就学、下岗职工问题,一些特意“打招呼”的刑事案件或经济案件,艾滋病、特种警车牌号、城市拆迁、计划生育、农村换届选举,甚至有时候连批评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或某档节目、某个主持人等等,都被挡载上“稳定工作”这艘“超级巨轮”,而屡次三番下通知、开会传达,要求禁止报道。

而上面所列举的这些所谓不稳定因素,涉及到方方面面,却全部都是在各级政府行政范围内应该解决的问题,都是在法律范围内应当公开公正解决的问题,都是如果公开报道会加速解决并有利于政府形象的日常政务或社会问题,相反,促使这些问题大面积频繁发生,积少成多,积著成患,成问题“皮球”者,基本上都与各相关地区、各级政府、各行业职能部门或司法机关不良行政、不作为、不公正裁判、不合理决策或违规操作有关。也就是说,多年以来,所谓的“稳定工作”及其公开或秘密的“通知”,并没有达到沟通民情、服务社会、造福于民、廉洁行政、提高效率的目的,并没有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反而用高压手段对出现的此类各种问题进行隐瞒与误导,阻止人民了解真相,打压各种维权活动,封堵人民表达意志的各种渠道,其中,执政当局的各级宣传部门充当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北京大学焦国标教授一篇雄文《讨伐中宣部》只不过“一不小心”捅破了这只大脓包,而数以千计的新闻单位和成千上万的新闻工作者却已经在这样恶臭的环境下硬着头皮苦苦生存多年。每家报社、电视台、电台总编室墙上张贴着各种各样的“通知”、“指示”、“要求”,就是最有说服力、最深刻、最触目惊心的证明。

在本案中所涉及的所谓“不稳定”因素,也同样如此。“知识分子自由化倾向”违反了哪一条法律?拆迁户和群体性上访哪座城市没有经常发生?“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全世界有目共睹,又有何“绝密”可言?“六四”分子年年都在全球各地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唯独中国政府严密封锁有关消息,竟也成为“国家秘密”;香港民众和平维权行动没有超越基本法所赋予的权利,正当的民主诉求与游行集会活动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大陆人民了解和评论。不知道这些“国家秘密”编织的一份“绝密”文件背后,究竟掩盖着何种用心?大陆人民在这样极端严厉的新闻封锁之下还要忍受多久?在不敢讲真话、不愿不讲话、不许讲真话、打击讲真话的政治体制之下,一个人、一个党或一个政府的诚信从何而来?“先进性”又从何谈起?当《皇帝的新装》这出政治童话天天上演,说真话的“孩子”就会遭殃,北师大女生刘荻、湖北作家杜导斌、陕西青年赵常青等纷纷下狱,成为二十一世界之初一幕幕最荒诞的政治悲剧和法律闹剧。今天当我也获罪下狱,在看守所这个特殊的场所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纪念“六四”事件十六周年,反思从事新闻工作多年来所了解到的成百上千条“不稳定”因素,思考这么多年来泱泱大国竟少有人去质疑这么个“本末倒置”的所谓“稳定工作”及其各种“通知”,感到无限的悲哀。如果因为本案而引起更多人产生揭破“稳定工作”真相的兴趣,勇于捅破这层“窗户纸”,敢于嘲笑这件具有中国特色的“皇帝的新装”,那么,我会把坐牢的磨难和苦役,看作是一件神圣的工作,愉快地去面对它。

七、本案及其判决完全是对本人迫害的结果

自1989年以来,“有关部门”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对本人进行长达十余年的监控、监视、跟踪、窃听,最后抓捕入狱。如果不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这项指控为本人定罪,也会罗织其它罪名,甚至采用其它非常手段进行“惩罚”。长期以来,本人的电子信箱、电话通讯、日常工作、人际交往、私密生活等,均受到严重干扰,失去最基本的安全。一些同事、朋友受到牵连,同时得知,更多的异议人士和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受到同样的“待遇”。本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受到很大影响,时至今日,包括西安等地众多的亲朋好友和同事,都对我频频跳槽更换工作、离家出走等行为表示不理解,我本人所承受的巨大精神压力别人根本无法了解。获罪下狱固然痛苦,失去隐私安全更令人恐惧和不安。

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切,是因为我念念不忘“文革”悲剧,不忘“六四”惨剧,念念不忘独裁专制主义的政治浩劫对于国家和人民所造成的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当我通过自己的笔,把心中的疑虑、困惑、痛苦和恐惧一字一句讲述出来,并与更多的文字撞出共鸣之声,就是灾难降临之时,只是“他们”下手的借口和时机问题,一条通往监狱大门的道路早已为我铺开,而我自己也曾多次在诗歌中描述过这样的预感:“又是一个即将到来的春天,一个怎样流血的春天”(《天堂的边疆》),还有组诗《安息日》等。许多读者朋友读不懂那些急躁的词句后面隐隐传来的镣铐之声,而那金属早已将我折磨得筋疲力尽,直到有一天,一只早已准备好的黑头罩套在我的头上,一出早已安排好的悲剧在2004年11月25日那场大雪之夜,在长沙火车站站台上达到轰轰烈烈的最高潮。

八、勇于承担责任才是诚信政府
综上所述,以及之前的《上诉状》与《辩护辞》,本人再次明确地通过法庭表达本人对于此案的最后几点诉求:

1、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纠正将《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列为“绝密级”文件的作法,切实做到政务公开,取信于民。勇于承担责任才是诚信政府。
2、国家保密局收回为办案单位出具的密级鉴定书,与原件校对后重新做出结论。
3、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听证会,对“国家保密局为终极裁定单位”等法律条文进行听证讨论。
4、各级宣传部门及其文件传达人应承担泄露文件内容并广为人听知造成的本案及其它各种后果。
5、侦查部门、起诉单位和审判机关启动相应的司法程序,宣布本人无罪并立即释放。
6、各有关部门应承担的由于本案所造成的其它一切后果。
7、所有的结论应无条件向社会公开。
8、本人保留一切权利对此案进行追究,维护合法权益。
9、二审法庭应公开审理此案,并允许新闻记者和公民旁听。
10、包括本人在内的所有人员均有权对二审及裁定结果作公开报道和评论。
此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师涛
二00五年六月四日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师涛二审自我辩护”

  1. santiago Says:

    莫律师谈中国的“国家秘密”定义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中国 | 2005.09.15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国国家保密局最近宣布,自然灾害的死亡人数今后将不再被视为国家秘密。这一信息的公布使得人们开始再次审视中国对于国家秘密的定义。在中国,究竟什么是国家秘密?又由谁来判定某条信息是否是国家秘密呢?德国之声记者就此问题专访了北京的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

    莫少平律师向记者介绍说,中国主要涉及有关国家秘密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以及相关的“实施办法”,还有1998年国家保密局公布的 “查处泄露国家秘密案件中密辑鉴定工作的规定”。“保守国家秘密法”对于国家秘密做出了一系列的定义,其中包括关系国家事务中的重大决策,国防建设和武装力量活动,外交和外事活动等等方面。地方各级保密部门对于本辖区的国家秘密具有鉴定的权力,当有关部门对鉴定结果有争议时,可以提请上一级保密部门重新鉴定,但是国家保密局的鉴定结论和裁定是最终结论。

    莫少平律师认为,恰恰是国家保密局对于国家秘密的终审权,违背了现代法制的精神,“对这是不是国家秘密,最终鉴定由一个行政部门来进行,而不是象现在的一些法制国家,司法机关对此有个最终的裁决权。这就导致,在法院审理的时候,对是否是国家秘密,法院可以不管它。我就按国家保密部门定的审理就行了,它说是就是,它说不是就不是。法院不去对保密部门的说法进行鉴定审查。这样实际上是和现在的司法理念是不一致的。”

    莫少平律师举例说明,在他曾经代理的记者师涛的案件中,导致师涛罪名成立的主要证据就是国家保密机关认定师涛透露给境外媒体的信息是国家秘密。有媒体报道,在中国相关的法律规定中,国家秘密的内涵非常广泛,按照1988年颁布的国家秘密法,不但中药古方在保密的范围之列,就连中国的国际难民政策和军人复员政策也是国家秘密,而一些学者也指出,按照现行法律,中国中央政府去年有关减轻农民负担的第一号文件也应该是国家秘密,但现在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却大量出现在各种媒体上,这无疑是对国家秘密法的一大讽刺。

    莫少平律师认为,在现代法制国家中,公民的知情权应该比国家秘密更为重要,而中国政府宣布自然灾害人数解密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认为从宪政的角度看,信息公开是一个原则,保守秘密应该是例外。也就是说,作为公民,他有权了解政府在作出国家决策过程中的所有信息的,只要是不涉及国家的安全和利益。现在公布信息无疑是一个进步。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对中国每年判处死刑的人数也不作为国家秘密,公布出来,这我觉得当然是有可能的。”

    对于国家秘密的定义含糊,可能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相关法律的滥用,这一问题不但中国有,在许多其他地方也同样存在。比如911事件之后的全球反恐行动中,美国就曾经被许多人权组织批评,以保护国家秘密和反恐为名严重侵犯人权。而最近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又准备就反恐问题出台新方案,外界也再次对反恐行动中的所谓国家秘密提出质疑,认为这有可能为政府滥用权力提供机会。

    莫少平律师就此问题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就象现在法制比较发达的美国,一开始也是以反恐为由把很多人关起来。不经过审判,也不允许律师去见他们,提供法律帮助。这件事最终还是由美国的法院作出了判决,你美国政府,要不然就立即进行审判,要不然就把这些人放了。美国是一个法制比较发达的国家,政府在利用反恐的理由可能导致侵犯人权的情况下,毕竟还有一个拘束机制,也就是法院。法院在这个过程中起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64,1710428,00.html)

  2. santiago Says:

    师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师涛 (1968年7月25日- ),祖籍陕西清涧,诗人、作家。

    目录
    [隐藏]
    1 简历
    2 回音
    3 作品
    4 参见
    5 引用
    5.1 网页

    [编辑]
    简历
    师涛出生于宁夏盐池,1986年,考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后转入政治教育系政治教育专业,期间曾任夏雨诗社的社长。1991年7月毕业,分配到西安庆安宇航设备公司子校,担任政治课教师。1992年,与陶颖结婚。1994年,在陕西《消费者导报》工作。1995年,在《华商报》做记者、编辑。1999年,在《各界导报》、《劳动早报》工作。2000年,在《西安商报》工作。后到湖南《当代商报》任总编助理、编辑部主任。

    2004年11月24日,师涛在太原被中国国家安全局拘捕。后法院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

    [编辑]
    回音
    据称,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向中国国家安全局提供了用户的个人信息,国安局从而得以确认发送电子邮件者的地址及身份,最后作为法庭证据指控师涛。

    据称,师涛泄露的”国家机密”,是一份通知,要求各媒体单位在六四事件十五周年之际,禁止报道相关内容。

    对于师涛被捕事件,海内外许多人认为拘捕、审讯过程中存在司法不公,而且量刑明显过重。

    也有人认为,师涛被判重刑,并不是单纯因为此次”泄密”事件,而是因为师涛过去发表了不少同情六四事件的文章。

    [编辑]
    作品
    1991年,组诗《落日》、《旭日》、《危险的吸引》、《点灯》、《打钟》、《笔记》、《少年》等;
    1992年,组诗《与妻书》;
    1993年,组诗《九三年的出路》、《夏之书》、《上海》、《金色的蜥蝎》等;
    1994年,组诗《光景》、《费城》、《天堂的边疆》、《悬空的阳台》、《丢失的树》等;
    1995年,组诗《艺术家节奏的串联》;
    1996年,组诗《孩子的回忆》、《梦想者》、《飞行》;
    1997年,组诗《表达》;
    2002年
    6月,自印诗集《私生活》;
    11月,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诗集《天堂的边疆》。
    [编辑]
    参见
    郑贻春
    中国网络审查
    [编辑]
    引用
    [编辑]
    网页
    藏人之友:师涛简况
    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
    师涛二审自我辩护
    师涛,我为什么说你有罪
    德国之声:《师涛获罪,雅虎有责》
    警察是这样通过雅虎找到师涛的
    杨致远解释师涛事件
    莫律师谈中国的“国家秘密”定义
    大陆将为国家秘密重设底线
    一个人的边疆——读师涛诗歌
    呼吁关注师涛狱中近况

    “师涛”是关于人物的未完成小作品。欢迎您积极编辑或修订扩充其内容。

    取自”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8%88%E6%B6%9B”

  3. santiago Says:

    警察是这样通过雅虎找到师涛的
    雅虎,安全吗?
    去年四月,当37岁的中国记者和编辑师涛利用下班时间在编辑部发出一封电子信时,他没有想到会因此被捕判刑。一年后,湖南长沙人民法院判处他入监十年,罪名是“传播国家机密”。每日镜报介绍了雅虎在师涛一案中起到的作用:

    与其它媒体比较,“日报”更为详尽地介绍了“破案”经过,该报写道:“在法庭审理师涛一案时,起诉书用雅虎的一份报告作为证据。香港雅虎提供的用户信息表明,代号为218.76.8.291的用户在2004年4月20日23时32分17秒通过电话0731-4376342使用了这个电子信箱。调查人员循着这个信息找到了师涛。这样的事件是第一次,它向公众表明,雅虎帮助中国政府寻找批评政府的互联网用户。”

    雅虎公司向中国当局提供用户信息的做法受到了德语媒体的一致谴责。“每日镜报”写道:“批评人士认为,雅虎的做法打破了一个禁忌。‘记者无疆界’组织批评说:‘我们早就知道,雅虎在新闻检查方面与中国政权积极勾结,但现在我们也知道,雅虎还向警察告密。’过去几年,北京政府以含糊不清的‘传播国家机密’的罪名,逮捕了数百名民权和民主人士。政府发布的信息、甚至天气预报都能算作‘国家机密’。

    师涛一案很可能使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产生不安心理。此前,许多中国人以为,利用外国互联网公司发电子信比通过中国互联网公司可以更好地免受当局检查。但是,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古狗、微软和其它一些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公司纷纷与中国检查部门合作。今年八月,雅虎用十亿美元购买了中国互联网领先企业阿里巴巴的股份。”

    “日报”写道:“中国是诸多互联网公司激烈竞争的市场。所以,师涛一案并非是美国互联网大公司涉嫌与中国领导人紧密合作的第一例。不久前,雅虎的竞争对手古狗和微软也受到抨击,据说它们删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不愿意看到的网上新闻和博客网页。它们的目标是,为争夺互联网这块蛋糕,占据最好的位置,以便从中分得最大的一块。”

    (本文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欢迎读者来信讨论)

  4. santiago Says:

    亲爱的师涛:

    祝贺您当选保护记者委员会(CPJ)2005年国际新闻自由奖受奖人。

    保护记者委员会每年都把国际新闻自由奖颁发给置政治迫害和个人安危于不顾以保卫新闻自由的杰出新闻工作者们。我们希望,通过嘉奖这些勇敢的新闻工作者,可以引起人们更多的注意到,新闻工作者在世界各地报导新闻时面临着重重困难和危险。

    本第15届一年一度的国际新闻自由奖(IPFA)将于11月22日(星期二)在纽约市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Astoria Hotel)的晚宴上颁发,届时将有著名新闻工作者 和主要媒体主管出席。与会者要求着宴会礼服并带黑领结。

    预计将有一千名来宾参加这次宴会。在颁发授予您的奖项时,来宾们将在呼吁释放您的请愿书上签名,此请愿书将呈递给中国当局。您的奖项将保存在纽约市,待您出狱后亲自领取。我们发现,与该奖项相关的文宣将助于缩短新闻工作者的刑期,或使狱中的新闻工作者提前获得释放。

    如果您有什么问题,请与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项目研究员齐思盈 (Kristin Jones )联络(电话:1(212)465-1004 ext. 115, 电子邮件:kjones@cpj.org)。

    谨向您表示最好的祝愿,

    保护记者委员会执行主任
    安 · 库珀 ( Ann K. Cooper )
    2005年9月9日

  5. Ben Says:

    Thank you for posting this article. Thank you for thinking for the people in this country. I have all the respect for you.

  6. 谁在关心这个SB Says:

    一个标准的SB,该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