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张海迪

2005-10-16 星期日(Sunday) 晴

今天在逸飞蓝天博客上看到一篇让我很是感慨的文章:“又见海迪”。也许90年代生的孩子大多数都不知道张海迪这个人,然而对于77年出生的我而言,她曾经是我小时候的偶像,英雄,是中国的海伦·凯勒。
正如该博客主所写的:
“其实,看见海迪,并不是象当今小男孩女孩看到超级女生的感觉,对于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来说,是会因为这个名字,因为她的形象而回忆起过去的激情和纯真,找到一点自己过去的影子。尽管她的出名带有当时的时代背景特色,但她却并非由那个背景空虚包装制作而成,而真正来源于她的刚强、她的坚韧、她的拼搏、她个人的精神。她就象一个时代的符号,更准确地说是当时那些富有理想、充满激情、不断追求的人们的象征符号。所以,每当看到这个符号,就会回忆起那个时代的一切,回忆起过去的美好: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个人的纯真,为理想和追求拼搏的状态,爱与付出的激情。”
80年代与新世纪,张海迪和李宇春,这样的比较是否有意义,我说不上来。但是我很清楚80年代的张海迪对我灵魂而言是很难抹去的一道理想主义的色彩,而今天的李宇春则仅仅是我追踪热点新闻时候稍稍注意的一个商业符号。因此尽管《时代》(亚洲版)将李宇春评为本年度的亚洲英雄,在我看来那不过是西方社会炒作中国年轻一代的叛逆,鼓吹民主自由的一种宣传罢了。那个与这片土地紧紧相连的中国既不是在仰望神六,也不是在追逐超女。她更多的是属于那群在默默的辛勤耕耘,诚实收获的人们。比如张海迪。
怀着对过去的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我跑到了张海迪的博客上。说实话,上面的文章不多,很快就扫完了。而且有些失落,因为没有找到当年那个英雄人物的感觉。可能是我长大了,也可能是张海迪本身就不是那个被时代寄予了过多意义的英雄。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写的东西,因为不仅依然有着当年我所认识的坚强,而且还显得那么真实,令人感到亲切。例如为了参加残疾人运动会而训练射击,胳膊疼的睡不着觉,张海迪写道:“想想从小就在疼痛中度过,心里忽然很难过,因此还想到受的别的罪,我就哭起来,越哭越难过,越难过就越哭,我使劲哭,反正没人听见,直到哭够了。第二天依旧刻苦地练。”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英雄,她已经成为过去;而作为一个人,她却风华正茂。

在网上搜索关于张海迪的资料,看到02年央视做的《艺术人生》中特意在五四青年节前夕采访了张海迪。有一段文字令我十分感慨:
“散步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三样道具:闲散的心情,怡人的景色以及健康的双腿。这三样,张海迪都没有,但她照样可以散步,她有丈夫王左良。她们的散步是这样的:王佐良推着张海迪,这样,腿就有了。为避开围观的人群,散步的地点就选在自己家里,这样,闲散的心情也有了。至于怡人的景色,在张海迪的嘴里。靠在丈夫背上,张海迪不断的描述自己想到的风景,一棵树,是柳树,柳叶是绿的,一片湖,湖水是蓝的,一根电线杆,一阵狂风,一场疾雨……景色在张海迪的描述中历历在目。20年的光阴,夫妻俩就是这样,一个背,一起说,相濡以沫。10多年,王左良没有外出理过发,他的发型全是张海迪亲自做的。20年,张海迪活在诗意里,活在自己单纯的世界里,王左良是那个读诗的人。”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可以活出这样美丽的诗意啊!

突然有个主意,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把80年代的那些英雄人物都给找出来,有可能的话去采访一下,然后在报纸上做个人物专栏?除了让老师们可以怀旧一把,也可以让同学们稍稍了解一下那个时代,那个赋予我生命底色的时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