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广东汕尾的悲剧(续2)

发生在广东的悲剧(续2)
2005-12-11 星期日(Sunday) 晴
转摘一些今天各媒体对于汕尾惨剧的报道:

Protesters in China Said to Be Killed
洛杉矶时报网:“他们杀了10个村民。”一位39岁的不愿透露名字的村民说:“我看见在我旁边的几个人被击中胸部……。即使在日本占领的时期,日本人也没有那么坏。现在我们的警察正在屠杀人民。”
其他居民对死亡人数的说法从2到20不等,并且说在这个共有1万人的村子里有几十人失踪了。
居民们说有500多示威者,其中一些带着棍棒,周二晚上10点左右聚集在政府办公楼的前面,抗议的原因是由于政府建设一个风力发电厂而征用了他们的土地,然而他们却没有得到补偿。
示威者们已经四散离去,一个参与者说。有个农民嘲笑所谓的警察是在抗议群众抛掷爆炸物才开火的报道。
“我们只是农民”,这个姓李的农民说,“我们怎么可能有炸药呢?”
其他参与者说他们不确定是否有炸药。
居民们说电厂的管理者告诉他们一笔数额巨大的补偿已经付给了当地官员,并应该是分发给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拿到过这笔钱。这个斥资7亿4300万的工程启动于一年前。其中两个发电站项目预期在2007年完工。
“没有土地,我们就没有收入。”一个有三个孩子的西红柿专业户说,“好几千警察包围了我们的村子。孩子的学校也被关闭了。我们被困在家里。”
“我朋友的兄弟被打死了”,一个18岁的居民在电话中说,“他才21岁。他的父亲、兄弟和姐姐跪在警察面前哭诉。他们已经哭了好几天了。”
一些村民说他们希望中央政府能惩治地方政府的腐败官员。
“警察已经完全掌控了村子,他们将村子围起来,将村民完全与外界隔绝起来。”维多利亚加拿大大学的吴国光教授说:“他们为什么还要屠杀人民呢?”
居民们说周二开火的警察是来自当地的,但是后来前来增援的装备着盔甲、盾牌和机枪的则是外面的。专家说目前还不清楚地方警察是否超越了他们的职权,或者是否有一个来自中央政府的政策上的变化。
东洲村民说他们已经濒临绝望的边缘。一个村民说他每年种田可以挣1200美元,但是如果没有土地,他通过做一些修补工作总共一个月只能挣40美元。
“这些腐败的官员是狗,他们每天吃着美食,却什么也不给我们留下。”他说:“警察到处都是,但是我们不再害怕死亡,因为他们已经剥夺了我们生存的途径。”

China Blames ‘Instigators’ for Killings
美联社:新华社引述汕尾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消息说:警察是在暴徒设置路障并向警察投掷炸弹后才开枪的。在此过程中有三个村民被杀,并由8名受伤。
然而,当地居民则告诉美联社说当警察向人群开火时有20人被杀,还有几十人失踪。
本周日,该村依然被至少100个防暴警察看守着,其中一些警察带着盾牌和钢盔。但看不到武器。也没有暴力,但是能看到村民们和警察愤怒的争辩。成百上千的警察将车辆停在出入路口,检查当地的居民。
政府悬挂在村子入口处的警告牌上写着:“遵守法律是人民的责任和义务”和“不要听信谣言,不要被人利用”。另外还有一条抚慰当地群众的愤怒的,“人们政府将永远支持东洲人们”。
上周六,村民们说由于成千上万的部队在村子周边巡逻,一种紧张的冷漠气氛笼罩着全村,受惊的村民要么躲在家里要么向警察争吵要拿回亲人的尸体。
“今天许多警察包围了村子”,一个妇女说,“他们不让我们离开这里。”
一个女性村民在电话中告诉美联社警察带走了部分示威者的尸体,并拒绝交还给亲属。
另一个村民说受害者的家人们去当地警察局要求赔偿,但是都被打发回来了。
没有一个接受采访的村民愿意留下真名,他们害怕当局报复。

中国证实广东汕尾警民冲突造成伤亡
BBC中文网:据法新社引述当地不愿透露姓名居民的话说,有30人被警方开枪打死。《纽约时报》引述当地居民的话说,“多达20人”被打死。
新华社报导说,“对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现场指挥处置过程中造成的误死误伤,汕尾市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
香港《南华早报》周六报导,东洲村死亡事件的曝光后,汕尾当局为了掩盖真相、封锁消息,试图用金钱收买遇害者家属,要求他们放弃认领尸体。
该报引述一名31岁的村民说:“他们要给我们一笔钱,但条件是我们必须放弃认领尸体。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据说,目前村子里,气氛仍然紧张,在发生开枪事件后,当局召来大批武警包围整个村子。这些武警至今仍然未撤走,村民也不准离开这个村庄。

汕尾警民冲突 官方承认干警开枪 3人死
早报网:(北京、香港综合讯)中国广东省汕尾市东洲村警民流血冲突发生五天后,新华社昨晚第一次报道了相关新闻,承认干警在事件中开枪,并有3人死亡、8人受伤。
新华社引述汕尾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消息说,这是“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
汕尾市新闻办说,以村民黄希俊为首的滋事分子在12月5日以火力发电厂补偿问题为由,挑动部分村民非法包围并冲击发电厂。隔天下午3点左右,黄希俊等人又纠集170多名村民,手持大刀、炸药、汽油燃烧瓶等武器再次袭击发电厂楼,还导致厂内多处起火。两个小时候后,黄希俊等人又煽动300多人闹事,还设置路障封路。当时围观群众越聚越多,最多时达500多人。
新闻办称,“现场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执法干警被迫鸣枪警告”,造成“误死误伤”。新闻办的解释是:“由于当时天色已黑,现场非常混乱”。而整个事件共有3人死亡、8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死伤者都是东洲坑村人。

另外看到了王怡他们的公开声明,这是我找到的国内知识分子对于这一事件的唯一一份公开表态。

Advertisements

5 Responses to “发生在广东汕尾的悲剧(续2)”

  1. santiago Says:

    王怡他们的声明已经被删掉了,所以只好贴在下面。立此存照:
    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根据海内外各种信息来源,我们确信,在2005年12月6日,广东省汕尾市政府出动武装警察镇压东洲乡依法维权的村民。悍然开枪射杀村民,制造了至少多人死伤的血案。这是自1989年屠杀之后,中国出现的政府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平民开枪。网络上有大量照片,显示死者家属在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请求认领尸体的场景。下面,引自路透社12月7日的报道: 六四

    广东汕尾市东洲镇的村民,在抗议风力发电厂工程未提供足够土地征收补偿时,与警察爆发冲突,之后武装警察将该村封锁。居民说,镇暴警察在12月6日镇压暴乱时,曾对村子里的抗议者开枪。根据当地居民和人权团体的估计,死亡人数介于2-20人之间。一名村民说,“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他还说自己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他透过电话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这位村民说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10日的报道也称:

    在中国广东省汕尾东洲村发生的武警开枪打死村民事件,据报被打死的村民多达20多人,有关官员正企图用钱收买村民,隐瞒罪行。
    据报,事件受到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如果属实,将是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以来,当局开枪镇压示威者杀死最多平民的一次。

    我们对制造这一血案的广东当局,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我们也强烈抗议中国当局迄今为止,对此血案不作任何公开解释、澄清和调查的恶劣态度,抗议中国当局全面封锁国内媒体报道东洲乡血案的粗暴做法。

    据称,2002年,广东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在当地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东洲乡大约40,000多村民失去立锥之地,并没有得到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合理补偿和安置。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

    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锁消息、禁止媒体报道。愿意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无法接受委托。村民们投诉无门,遂采取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的和平请愿方式,敦促政府尽快妥善解决村民们的合法补偿和安置问题。

    我们认为,正是地方当局的滥用权力和蛮横打压,才引发了激烈的官民冲突;正是中国当局对公民基本人权的一贯漠视,才导致了这一骇人听闻和令人愤怒的血案和杀戮。

    我们认为,中国广东地方政府动用全副武装的警察杀戮手无寸铁的村民,令自己声称寻求社会和谐、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诚意荡然无存,令自己在这个国家行使统治权的合法性面临崩溃。这一行径践踏了基本的普世价值,践踏了宪法和中国政府签署的一切国际人权公约。无论武力镇压的决策是出自广东地方政府还是中国政府,这一决策造成的血案已经构成了反人类罪。这样的政府罪行,不但应当在国内受到审判,也应当受到国际人权法庭的审判。

    我们观察到,在此之前,由城市土地开发引发和工业建设的农村土地征用补偿安置问题,近年来已经导致一系列大规模的、激烈的官民冲突。如2004年7月31日,河南省郑州市师家河村流血事件;2004年10月4日,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流血事件;2004年11月的四川汉源事件;以及2005年7月-10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罢免村官的冲突等。

    我们认为,汕尾市政府采用暴力杀戮手段镇压公民的合法诉求,这一罪行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必须付出相应的政治代价。中国政府必须拿出仅存的勇气和魄力,对相关人员痛加追究,对此罪行承担政治责任。否则,这一血案必将给各地政府树立一个恶劣的示范,必将在各地造成官民之间更多更剧烈的冲突和对抗,必将在全国民众心里埋下更深的恐惧、怨憎和仇恨,必将为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制造不可能的障碍,最终演变成全社会的广泛对立和雪崩式的政治危机。这样的后果,是我们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我们相信,这也是所有中国人包括中国政府的大小官员在内,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

    我们认为,和谐社会的根本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依靠和吸纳民意。当前中国的社会危机之所以日渐深重,就在于一党专政、扼杀言路的政治制度,导致了官权与民权的严重失衡和两极分化。致使权贵阶层对弱势群体的巧取豪夺愈演愈烈,两者的冲突也必然越发频繁和日趋剧烈。而政府面对这些冲突时,已经只剩下了暴力。

    我们认为,群体维权事件导致恶性的官民冲突,根本原因是二十多年的跛足改革导致政体改革的严重滞后。中国政府的执政理念和危机处理方式,仍然沿袭专制主义时代的模式,还没有根本的改变。仍然敌视民意,仍然垄断一切政治权力,仍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贪得无厌,仍然野蛮嗜血和黑箱操作。正因为有这样不受制约的政治权力的纵容,各级政府才敢滥用权力榨取百姓。广东汕尾当局才敢在青天白日之下,无法无天地射杀生命。

    我们认为,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仍然固守现行制度,不尽快进行民主化、自由化的政体改革。如果受欺压的和被剥夺的公民们,不主动利用一切法律手段,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写入宪法的人权就仍将是一纸空文,类似的人权血案就还将在另外的时间、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一些人身上发生。因为没有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宪政制度,没有一个公开的政治空间,没有不同利益诉求的公开表达,中国就不可能和平化解这些社会冲突,中国人的自由和民主就没有希望。而在既得利益的诱惑和一昧的暴力镇压中越陷越深的地方和中央当局,也绝没有出路。

    现在,东洲乡村民仍处在武装警察的暴力管制之下,他们的生命安全仍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血案的真相仍被当局隐瞒和扭曲,民众对此血案的知情权和关注,仍无法得到一个自由的表达空间。

    我们愤怒,我们忧伤,我们如果坐视这种丧尽天良的国家罪行和恐怖气氛,我们就不配称之为一个中国人。

    为此,我们发表紧急的声明和要求如下:

    1、中央政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镇压,解除武警封村,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并保证所有维权村民的人身安全;

    2、政府和司法机关立即着手调查此次血案的真相。建议广东省人大和全国人大在必要时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有勇气对这一政府罪行进行彻底调查。

    3、立即开放媒体的采访报道,确保记者的权益和安全,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和质疑;

    4、下令开枪和实施镇压的政府官员和军警,必须依法受到公正而独立的司法的追究和严惩;

    5,尽快公布死伤村民的名单,抚恤死者家属和救治、赔偿伤者;

    6、按照宪法和法律,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必须给予被征地村民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这一补偿和安置标准的确定,应当召开听证会。凡是没有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应当将土地无偿返还给乡村集体组织和村民。

    7、依法调查和惩治围绕汕尾发电厂建设征地的一切贪污腐败行为;

    8,和平化解这一血案,启动政治制度改革;实现司法独立和新闻独立,开放地方选举,逐步兑现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等公民基本权利。

    最后,我们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中国公民、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强烈谴责广东省政府的暴行,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帮助东洲村民的依法维权行动。

    我们不是向任何人乞求自由,而是争取我们被强制剥夺的自由,用我们坚定的勇气和行动,坚守尊严,争取民权,推动独立民间社会的成长,敦促中国政府切实遵守“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逐渐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的民主转型。

    签名人:
    丁子霖(北京 大学教授)
    蒋培坤(北京 大学教授)
    包遵信(北京 历史学者)
    刘晓波(北京 独立作家)
    余 杰(北京 独立作家)
    王 怡(成都 独立作家)
    赵达功(深圳 独立作家)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李 健(大连 公民维权自愿者)
    滕 彪(北京 律师)
    余世存(北京 独立作家)
    孙文广(山东 大学教授)
    景凯旋(南京 大学教师)
    温克坚(浙江 民间学者)
    陈永苗(北京 宪政学者)
    李亚东(成都,大学教师)
    徐友渔(北京,学者)
    许医农(北京,编辑)
    冉云飞(成都,编辑)

    2005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

  2. ANDY Says:

    请问共产党内部活动包括用的是党员的党费还是纳税人的钱!市委省委应该算公务员吗?

  3. santiago Says: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拿最近的党员先进性教育来讲,往往一次就要花掉好多钱(如请外面的人做个报告,去外地考察某个革命景点,同志们聚餐交流心得等等),那点微薄的党费肯定是支付不了这笔费用的。那么这笔钱从哪来呢?反正不会是党员们自己掏腰包的。

  4. None Says:

    忽然觉得萨达姆好可怜,为了那么点鸟事被送上了法庭还有可能被处死~如果他在中国。。。

  5. 技工 Says:

    很簡單!!橫也是死豎也是死,來一個自殺式炸彈,把那些狗娘的貪官和喜歡開槍的警察全都炸死,來十個炸十個,來一百個炸一百個.那就痛快,如果指意政府,將會死更多的村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