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文件无法找到

“自由”:文件无法找到
2005-12-18 星期日(Sunday) 晴

Solan杂志前天登载了一篇详细讨论中国政府如何压制网络言论自由的文章,其中有两个细节颇令我关注。第一是外国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压制言论自由,也许这一细节并不值得注意,因为从小我们就在历史教科书中学到外国反动势力与如何与清政府勾结镇压人们的。但引起我兴趣的是文章中提到了二十世纪80年代外国公司如何联合抵制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由于那些外国公司的抵制,不仅仅对南非的经济受到了沉重打击,而且也促成了南非最后放弃种族隔离制度。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促使外国公司在二十年前如此要原则不要金钱呢?这倒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第二是中国政府在打击网络违法分子的时候,其打击力度不是看违法的内容,而是看这个内容究竟有多少影响力。如果一个超过25万用户的网站被查出有非法信息,那么最高的刑罚可能是终身监禁。也就是说,影响力越是大的网站、博客、网络作家,其可能受到的监控就越是大,其承受的心理压力也越是大。这种控制方法,即大大节约了成本,同时又可以有效地控制网络上的违法信息。确实是上上策。
另外在该文中还指出,目前大多数的网络审查是通过“自我审查”来完成的。也就是说,大多数网站、网页和网上的发贴者首先通过“自我审查”,过滤掉了大多数的违法信息。在这第一道过滤中剩下的少数违法信息,才是由长城防火墙和网络警察来协力去除的。换句话说,因为我们每个人的“自我审查”,大大降低了政府压制网络言论自由的成本,从而也帮助政府做到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伟大事业——互联网上的万里长城。
因为这个长城不是建立在外部,而是建立在我们心中。
所以,当我回忆起美国民权运动时那些自愿走进监狱的黑人们,想到《甘地传》中那个不断被打倒,又不断站起来的面带微笑的甘地,我就不禁想哭。不是因为那些承受着苦难并不断抗争的人们,而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不愿相信内心的力量,拒绝良知与信念。

“Freedom”: No documents found

“自由”:文件无法找到
——美国最著名的网络公司正在帮助中国压制言论自由
By Stephan Faris
Solan,12月16日

大约每月一次,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的执行官们会聚在北京信息办公室一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里,在那儿政府官员会告诉他们哪些不能报道。中国的互联网大亨们都会派代表前来参加,包括美国最著名的公司之一Yahoo中国分公司的代表。这些与会者会认真做笔记,并偶尔提些问题。
一些特别敏感的日子里,发言人会是办公室的主任王慧(音译),有位与会者说,她有一头典型的中国官员风格的短发,为人亲切随便。“她的态度很友好。”该与会者说(他要求匿名,因为透露该会议可能会被捕),“我们互相之间已经认识很久,我们的公司非常合作。”
该会议是互联网审查体系的一部分,该体系还包括技术过滤、人工监视和拘留威胁,这些部分系统的构成了压制政治言论的审查体系。拥有1亿网民的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市场。但是中国政府却要求网站服务商对其网站上面的内容(包括使用者提供的)负责。尽管大部分审查是由政府来执行的,但中共很大程度上也依赖私人企业。
为了在中国发展生意,最著名的互联网公司Yahoo,微软和Google不得不适应这个帝国的国情——禁止自由言论、禁止自由组党和关押记者。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过滤搜索,审查新闻和为政府审判政治异议者提供证据——或者就冒自己的网站在中国被封杀的风险。要么放弃这个全球最热的市场,要么悄悄承认审查体系,在这个两难之间,这些公司最后决定和中国政府合作。
“生意就是生意。”阿里巴巴(掌握中国Yahoo的一个网络公司)的CEO对《金融时报》的记者说,“不是政治。”
但是这些公司在中国并非只是做生意,他们正在为审查者的盔甲缝补唯一一条裂缝:中国的国际声誉。这个将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国家在乎它的形象。上世纪80年代外国公司对南非的联合抵制不仅惩罚了它的经济,同样也严重损害了这个种族隔离王国的名声。
而在中国,私人公司——尤其是外国公司——却扮演了相反的作用。在一个专制国家,生产轿车和电脑芯片和参与政府对人民的压制不是一回事。因为与审查者的合作,微软、Google和Yahoo令那些言论自由者唯一剩下的武器也不再有力。
中国政府的“长城防火墙”完全屏蔽了诸如人权观察、台湾政府网站和BBC新闻网这样的站点。该防火墙还会屏蔽关键词。例如,那些重复提及法论功的网站就会被屏蔽。据测试,在中文Google里搜索“天安门屠杀”或者“中国工人党”得到的前100个网页中,分别有90个和93个在中国互联网内部无法进入。而在其他国家,被屏蔽的网站会出现一个审查不合格的标签。而在中国,那些网页只是无法显现。只要某网站出现大量关键词,互联网使用者就会发现完全无法进入该网站。
了解技术的人总是能够找到方法绕过封锁。通过代理服务器就可以通过中国的大门,或者使用同音异义字和在敏感词当中加空格等方式。不过只要政府能够压制住最响亮的声音,它能够接受这些漏网之鱼。
这种思路可以在2004年颁布的一份打击互联网色情站点的法律上窥见端倪。该法对于一个站点的违法程度的判断依据不是它的内容,而是它的普及性。一个拥有25万多用户的网站站长可能面临终生监禁的惩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想要做的是限制人们的影响力。”Danwei博客的主人Jeremy Goldkorn说。
中国有关限制政治表达方面的法律是一个秘密。但是那些在互联网上给政府太大刺激的人可能会收到一个恐吓电话或者发现自己的站点被关掉了。如果你继续坚持的话可能会丢掉工作甚至被逮捕。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报道,中国至少关押了62个因特网异议者,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这种威胁阻止了那些防火墙所漏掉的人。
(续:中国的因特网没有记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