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因特网没有记忆

中国的因特网没有记忆
2005-12-18 星期日(Sunday) 晴

“自由”:文件无法找到

“中国的因特网没有记忆”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采访了四个中国的博客。其中两个完全拒绝采访,另一个虽然同意了,但有个条件:他不想谈论政治。第四个,安替,他作为纽约时报的调研员受到一定的保护,最近无法进入他建立在一个英国服务器上的博客,因为中国政府将该服务器完全屏蔽了。他还认为,连他的名字也是被过滤的。“如果用Google搜我的中文名,我的网络浏览器会立即死掉。”
中国的信息审查大多数是自我审查。但是政府也要依靠一些私人公司担任因特网的警卫。中国最大的博客平台Bokee的总裁方兴东说他的公司用一大串关键词来捕捉那些违法的贴子。方拒绝透露这张关键词的单子,但是另一个技术公司的中国黑客发现了1041个关键词,从“腐败”、“民主”、“起义”到“高干子弟”、“西藏独立”和中国领导人的名字。
在方的将近400个员工中,有10人专门负责搜索过滤器所遗漏掉的。“这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困难。”他说。对大多数Bokee的博客而言,观众并不多,博客主也可以对贴子负责。因此,在500个贴子里只有不到1个是需要被删除的。而在论坛,由于是匿名的,而且观众很多,因为20篇贴子中大概会有一篇会被删除。
在中国的新闻网站被禁止发布自己的报道,而且他们所发布的新闻内容也受到了严格的控制,这种控制大部分是通过每个月的新闻审查会议(Yahoo也参加这样的会议)来完成的。例如,这个夏季,当示威者在日本领事馆门口游行的时候,据一个熟知该会议的网络公司员工(但由于害怕被捕所以拒绝透露姓名)说,审查者告诉各网站的新闻主管不得报道该事件。
暴动与示威的信息都是被禁止的,另外还有那些政府认为可能贬损中国文化的内容。有一个名叫莲花姐姐的博客因为其夸张的文字(如“人们从不会对我的脸感到厌倦,而我的身体则会令男人们流鼻血”)而臭名远扬,审查者就命令网站停止发布有关该博客的消息。
在包括Yahoo在内参加的互联网新闻审查会议中,发言人通常会先列举五个被禁止的项目,然后再列举需要被强调的新闻。胡锦涛发起的“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陈云的百年诞辰就是两个最近需要强调的新闻。对于这样一些新闻,政府可能会给与会者提供一个新闻信息包。但是对于被禁止的项目,就要谨慎多了——不会有任何东西分发到与会者手上。
有时候信息会突破封锁,但审查者可以通过不断更新关键词过滤器来进行控制。一个与会者告诉我们,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因为公开抨击中宣部的新闻审查制度,因此导致“焦国标”和“中宣部”都成了敏感词。
一些新闻,例如上周发生在中国南方的武警开枪打死20多人的时间,可能会在中文博客和论坛上突然迅速散播。但是一旦该新闻被标记,那么它就会迅速淡出互联网:那些老的会被删除,新的则被屏蔽。“中国的互联网没有记忆”,一个香港的人权调查者Nicolas Becquelin说。
在这个环境中,外国公司要么合作要么冒着被封锁的风险。用Yahoo搜索“台湾独立”,只能找到政府所支持的那些站点。今年夏天,在中国拥有1000多职工的微软公司,也开始禁止“民主”、“自由”、“人权”等字眼出现在博客用户的贴子标题上。微软目前还不需要派一个员工出席新闻审查会议。微软上提供的新闻都是由政府控制下的北京青年报提供的。
Google则早在落户中国起就与审查者开始了合作。中文Google的新闻搜索会过滤掉来自于例如美国之音和持不同政见的Epoch Times上的结果。
今年9月,无国界记者组织披露Yahoo向中国政府提供起诉师涛的信息。师涛使用Yahoo的邮箱给一个异议者组织写了一封有关官方如何在天安门事件15周年期间限制报道的信件。由于Yahoo提供了该信件出自师涛的证据,师因此被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无国界记者组织说他目前在一家玉石加工厂被强制劳动。他的母亲,高琴声(音译)在被允许的五分钟探视之后说,他现在瘦得皮包骨头。“他们不让他写作”,她说,“而我们带给他的书则需要接受严格的检查,以确认里面没有诸如‘民主’之类的字眼。”
这不是Yahoo第一次帮助中国政府起诉一个政治异见者。根据法院文件,Yahoo还为蒋力军(音译)的案子提供证据,蒋由于组建政党和计划进行电话恐吓而被捕。Yahoo发现蒋有一个Yahoo的邮箱,并在其中有一封名叫“宣言”的e-mail草稿,该宣言包括了一个叫做自由民主党的组党计划和一份声明。蒋因此被判4年有期徒刑。
“我们每天的工作都是在网上进行的。”著名的艾滋病活动家胡嘉(音译)说。他说他原先使用政府服务器提供的e-mail账号,然后转到一般的中国公司,然后又转到Yahoo。当听说了师涛的案件后,他又转到了Gmail。“如果我们知道它们也不安全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他问道,“我们那时将无家可归。”
审查在发挥作用。偶尔的互联网使用者几乎不会看到非法的政治信息,而那些敏感的内容也得不到传播。为我们讲述发生在北京信息办公室中的审查会议的两位与会者表示他们不知道Yahoo公司也卷入了师涛案,尽管他们拥有政府新闻审查的第一手信息,尽管主要的美国报纸都已经报道过该案,尽管该案还曾像旋风一般席卷了英文的中国博客。可见中国政府成功地封锁了该新闻。
社会活动家可能会联系到其他的社会活动家,但是和西方不同的是,他们的努力不会影响到一般人。在中国,他们的声音是被包起来的。通过政府各个工作部门的层层筛选,通过私人公司的网络过滤,通过对那些重点人物的法律制裁,中国已经向全世界表明:它能够对互联网进行严密控制,尽管它在扩张。
一些观察者争论到,尽管也掉进了中国新闻审查的大网中,但Yahoo,微软和Google对这个国家的作用还是利大于弊。“当每一个师涛入狱的时候,也有数百万的人们能够从中国以及外界获得从未有过的信息通道,这部分是由于那些外国公司的功劳。”Danwei上的Goldkorn这样说。而且如果这些外国公司被排除出去的话,中国的新闻网站仍然一样要被审查,搜索引擎一样要被过滤,异议者一样要被监禁,唯一受害的是消费者,因为他们在网络上的选择更少了。
外国公司则这样为他们在中国的行为辩护,Yahoo的发言人说,他们必须“遵守公司所在国家的法律,规则和习惯”。同样的,微软在北京的代表也说,“微软是一个跨国企业,它必须与所在市场的国家法律、规则和标准相一致。”
Google,它的法国和德国版本就过滤反犹太和支持纳粹的网站,因此它一向必须与本地法律相冲突。它说,对一些受审查的站点进行排斥是它对顾客的一种服务。因此,不仅仅是在搜索结果中屏蔽那些受到审查的链接,Google甚至将这些链接从其数据库中移除,从而为“中国大陆用户创造一个最佳的搜索享受”。但是该公司拒绝回答本刊所提出的为何它要屏蔽美国之音和Epoch Times的问题。
美国公司正面对着一个艰难的选择。中国政府毫不犹豫的运用经济诱饵来要求政治上的让步。人们所曾经期望的当因特网起飞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它的限制甚至失去控制的这一梦想并没有成为现实。
当中国开始建设它的因特网基础设施时,一些对美国公司的谴责,例如为中国政府提供用于内容审查的网络技术,就已经出现。但是中国不再需要建设一个强大的控制系统了。因为它已经有一个。现在审查者所缺乏的只是对其合法性的确认。Yahoo、微软和Google发现他们自己已经陷入一个圈套。当他们开始与审查者合作的时候,他们就把自己的名字出卖给了中国的专制。他们确实获得了中国市场的一定份额。但是中国却拿走了他们的名誉。

本博客相关链接:
失去新中国──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
站在中国背后回应Google的人
落入沉默之网的抗议事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