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的冷静与我们的沉默

外电的冷静与我们的沉默
2005-12-20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关于广东东洲的悲剧依然还是外电的关注焦点,不过现在问题的中心已经从事实转向评论了——尽管真相依然晦暗不清。
如果我们粗粗浏览一下外电评论的话,大致可以得到两种观点:
1、中国农村不断增长的反抗情绪正在威胁中共的统治;
2、官方对信息进行的封锁与审查正面临着互联网的强大挑战。

在这方面,我不得不佩服外电的审慎。正是因为事实尚不明朗,所以,尽管中国官方已经对冬洲事件定了性,但是一些颇有声望的外电既没有跟风,也没有反对。他们只是转移了思路,没有一味纠缠于究竟死了多少人或者农民究竟有没有使用炸弹等细节问题上,他们发现了另外两个连中国官方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来得出以上两个结论。

事实一:据公安部统计2004年在中国有七万四千多起类似的集体性抗议事件。这一数字比10年前的1万起要大得多。
事实二:东洲事件发生之后各大门户网站和论坛都一律封杀了有关报道和贴子,纸媒中除了广州的报纸登载过官方的公告之外,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该事件。正如纽约时报所说的:“东洲事件的许多事实依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政府正尽一切可能阻止目击者对事件的叙述公之于众。”

仅仅这两个事实就足够了,足够证明前面的两个观点。至于其他的,所有匿名的电话采访,所有那些来源不明的细节描述,甚至包括对中国官员的提问,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出这两个观点,两个事实上丝毫不新鲜的观点。
也就是说,对于外电而言,冬洲不仅仅是冬洲,更准确地说,这又是一件可以证明中共对舆论的控制以及中国这片土地上星星之火正在不断壮大的标志。也许这很正确,然而很遗憾,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看客的判断。
如果你是一个中国人,你会这样冷静地得出这种判断吗?打个比喻说,如果你被刀捅了,你会冷静地分析这一刀是第几刀,还要多少刀你才会撑不住;你会冷静地考虑持刀者还有多大的力气继续捅下去,还能够捅多少刀吗?

其实,并非所有的外国人都是如何冷静的。比如北京鸭博客在一篇“Where’s the outrage?”上就说:“东洲是最近中共掩盖的又一重大事件。在每一件这种事件中,所有对中国开放深信不疑的人都会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转折点,未来将会不同。但是这一次,一切都表明在任何方面事情都在倒退,胡温所许诺的开放就和从前一样依然渺茫。反讽的是在不同的媒体上出现的对东洲事件完全不同的报道(见下面英国泰晤士报与上海日报的对比)。然而,这种反讽本身正说明了这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是的,这是真的——这是1989年以来发生在中国的对大量无辜者的猖狂的、残忍的杀戮。然而愤怒在哪里呢?”
我想,这也许就是过多看外电会导致的负面结果。你开始习惯站在看客的立场上冷静分析在中国发生的事件,好似它的苦难不是属于你的,好似欢乐只存在于你的判断是否能够被时间证明。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挺欣赏安替的文章,因为在他的字里行间总是有那么多情感的烙印,即便他说的我不同意,我也依然喜欢,因为他生活在我们这片土地上,他感受着这片土地的苦难与欢乐。
愤怒在哪里呢?愤怒来自于我们对这片土地的爱。我们无法要求外国人来爱中国,因此也就不能要求他们写出饱含深情的文字来。但我们无法忘却这片土地,所以我们必须承担。可惜,在报纸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真性情的文字了。

东洲:稳定祥和or恐怖阴郁
泰晤士报:在汕尾,数字通讯技术、外国投资者以及与香港邻近的便利,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官方无法阻止信息的传播。当然,这不是说他们不会尝试阻止。六个检查站将冬洲包围了起来,任何试图进入的外来者都会被拦回去。流动的检查站也被建立起来,以搜捕那些被称为“煽动者”的逃犯。……“他们正在一间一间屋子的寻找枪击事件的目击者。”一个村民说。“我们都生活在监视之下。和邻居谈话会很危险。这里每个人都在哑巴吃黄连。”

上海日报:在广东汕尾的一个农村,生活又恢复正常。……汕尾政府发言人在发言中称,学校和其他公共设施都已正常运作,风力发电厂也重新开始建设。……该发言人称,尽管许多村民在枪击发生后十分愤怒,但在他们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后开始支持政府的处理方法。“大多数村民对政府采取的措施表示理解和支持。尽管他们中的少数人一开始表示怨恨,但在知道了事件真相之后,他们已经冷静下来。”

本博客相关链接:
中国的麻烦
落入沉默之网的抗议事件
刘和珍君的面纱之下

顺便说一件好事:定州事件终于开庭了。12月15日,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河北省邯郸市开庭,公开审理包括原定州市委书记和风在内的涉嫌制造定州“6·11”案件的被告人。谭春生等27人被以故意伤害罪起诉。
邯郸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据检察机关指控,2005年6月11日,谭春生、甄跃辉、赵伟、张丽、和风(又名和峰)等27名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致定州市绳油村6名村民死亡、多人受伤。在首日的庭审中,公诉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参与了诉讼,包括被害人、被告人部分亲属在内的200余名群众旁听了审判过程。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外电的冷静与我们的沉默”

  1. 蚂蚁的天空 » Blog Archive » Yesterday Readings Says:

    […] 外电的冷静与我们的沉默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