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会议的艰难真相

香港会议的艰难真相
2005-12-20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香港世贸终于结束了,我想香港的警察们终于可以放假了!一想到香港当局居然让没有受过多少训练的女警们站在前排(居然想用美人计来对付韩国的农民们!),我就不禁为男同胞们感到羞愧!不过谢天谢地,总算一切都结束了。
可是世贸并没有结束,多哈回合的谈判还要继续艰难的进行下去。尽管新华社的记者们还是用全世界最最乐观的口吻谈论着世贸香港峰会的成就,尽管在这片大地上的中国农民们大多数还不知道WTO是什么东西,尽管那些被关押在香港监狱里面的韩国农民们还等待着对他们的审判……我想,在这个博客上总是需要找点什么文字来结束这个议题的。最后我还是决定用《经济学人》上的文章来做个结尾,不是因为它的结论很悲观,而仅仅是因为它的叙述相比新华社的言之无物来,让我觉得信息量更大,引起我的思索更多。

Hard truths in Hong Kong

香港会议的艰难真相
经济学人,12月19日
尽管激烈争论了整整六天,但是这次香港世贸峰会几乎没有在多哈回合的核心议题——削减农业关税,工业品市场的自由贸易和开放服务业市场——上取得任何进展。

与会者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放低了他们对此次会议成果的期望值,而结果也正如他们所料。12月13日-18日所举行的香港世贸峰会几乎相当于一场代价高昂的剥夺人们睡眠的试验。在这六天(以及数夜)里,来自150个国家的政客们争吵着,旁边还有近6000位官员陪同,还有近3000位记者观望,还有超过1000名来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当香港警察受到示威者——引人注目的是来自韩国的农民,他们对自由贸易可能对其未来造成的影响尤其狂怒——的袭击时,东道主城市的大部分运营被关闭。然而当大家都散去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留下作为他们努力的见证。
这次会议最值得一提的成就是它没有像前两次——1999年的西雅图会议和2003年的坎昆会议——那样以失败告终。所取得的主要成果是大家同意到2013年,取消所有的农业出口补贴。另外还有一个伪善者们大大炫耀的优惠,发达国家承诺,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至少97%的商品将得到进入发达国家市场的免费通行证。美国还给予了西非棉农一些含糊不清的保证,如它会比其他农业保护措施更快更大力地减少国内棉花补贴。(美国也曾许诺将在明年底取消对棉花的出口补贴,但是现在它又将按照最新的协议来兑现诺言了。)另外,富裕国家热切地提供有关新的“贸易援助”的慷慨大方的承诺。
然而,在关于多哈回合最核心的议题上——减少农业关税、实现工业品自由贸易和开放服务业市场——却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部长们只是为这些议题设置了新的截止日期,明年4月底将是他们在长期回避之后最终要做出决定的时候。
在他们离开香港之前,两眼模糊的官员们试图给予这些贫瘠的成果一个好看的样子。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说多哈回合在“一段时期的冬眠”之后又“回到轨道”上了。尽管他承认真正的进展还不够,但是他以令人钦佩的精确度宣称多哈回合已经完成了60%,而在本周会议开始之前只有55%。更重要的是,他认为香港会议“重新平衡”了世贸组织在帮助穷国方面的议程,并为明年的进展创造了所需的“政治能量”。
然而,所有冠冕堂皇的措辞都无法掩饰,上周的会议在推动自由贸易方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甚至那个在2013年之前取消所有农业出口补贴的协议也比其听起来远缺乏魅力。世贸的成员早就许诺要取消出口补贴了;唯一的问题只是什么时候取消。尽管出口补贴是发达国家不公正的农业政策的一个有力证据,但是事实上它们对全球贸易没有太大影响。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出口补贴废除而增进的农业自由贸易在理论上只会增加2%的收益。而且不管怎样它们正在收缩。欧盟是出口补贴的最大使用者,主要是对其牛奶制品和糖的补贴,补贴程度是34亿美元/年。欧盟农业政策改革委员会将大幅减少这些补贴,尤其是对糖,到2013年,几乎不会再有补贴。
在香港会议上,对那些最贫穷国家的关注程度是另一个象征会议失败的标志。无论怎么讲,发达国家的那些承诺都比他们看上去更缺乏无私和慷慨的精神。对于一些国家而言,那些帮助贫穷国家的承诺只是获得政治点数的方便途径。比如欧盟,它已经给予最贫穷国家免关税免配额的政策,而且它几乎不生产棉花,因此它就抓住这点来令美国为难,并趁机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欧盟拒绝进一步削减它的农业关税。美国则仅仅在棉花和免关税方面做了恰好不至于被当成穷国敌人的让步。
其实所有这一切,即对最穷国家的关注只是让谈判可以继续往前推进的先决条件罢了。世贸组织的任何协议必须在一致同意的条件下才能达成,因此最穷的那些国家拥有一票否决权,尽管它们拥有的世界贸易份额非常小。因此,一种愤世嫉俗的观点是,香港会议上的那些承诺不过是为了现在收买那些穷国,以便将来它们不致于阻止富国们达成更大的协议。
无论动机是什么,这个策略是冒险的。世贸的目的是在一个完全平等的基础上建立自由贸易,而不是为一些国家制定特别条约。这样一些条约是生硬的反贫穷的武器,因为这个世界上许多最贫穷的人们并不生活在世贸组织所圈定的32个“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中。在同一理由下,其他穷国可能也开始要求同等的条约。
发达国家也可能过度吹嘘了它们准备做出的让步。美国为自己留下足够的空间来拒绝在纺织品和糖方面兑现无关税无配额的保证。日本也可以将大米和皮革排除在它的保证外。
那些贸易援助的承诺听起来也大得很:日本准备追加援助100亿美元;美国准备到2010年之前将每年的援助翻一番达到270亿美元;欧盟也大幅提高了它的援助金额。然而,看来没人知道这些承诺说的是现金资助还是或者将被用于哪些项目上。这就为失望留下了大量的空间——以及因此成为最贫穷国家面前的障碍,如果更清楚的条约看来可能的话。
在此时刻,一项协议看来仍然还有相当曲折的道路要走。在世贸最重要的成员——欧盟、美国和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如巴西、印度和中国——之间的鸿沟依然还在。美国和一些大的发展中国家认为欧盟在削减农业关税方面的努力是毫无指望的贫乏。巴西、印度和其他国家拒绝讨论减少他们自己的工业关税,除非在农业贸易上取得更多的进展。而欧盟,则说它在农业上做出的让步是根本性的,而且不愿再做任何改变,除非发展中国家在开放它们的工业和服务业市场上做出更大的让步。
要打破这个僵局,需要各方面都做出更大的努力——尤其是欧盟和那些大的发展中国家。正如拉米在香港告诉记者的:“欧盟将不得不作出改变。它们都必须做出让步。它们知道这点;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困难在于政治上的考虑令这样的妥协一直无法实现。而且,尽管六天来不分昼夜的讨论,但很少看到妥协的迹象。这就是为什么——想想所有那些帮助穷国、让谈判回到轨道上来的废话——香港会议是个失望的原因。

本博客相关链接:
“香港举行世贸大游行”
WTO:天使还是魔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