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只为外来者繁荣的城市

一座只为外来者繁荣的城市
2005-12-22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纽约时报》周二登载了一篇奇特的文章,按照中学语文老师的判断标准,这篇报道是篇典型的离题万里的作文。因为它花了大量的篇幅在谈库尔勒的繁荣,直到最后快结尾的时候才淡淡的点出了主题:这里的繁荣并不属于维吾尔人。
那个被放在文章结尾的维吾尔年轻人,学了三年机械工程的大学生,在因为石油经济才繁荣起来的库尔勒城居然只能当个理发师!多么反讽的的结尾啊!在这个结尾之后可以引来无数的思考,无论是激动的反驳还是热烈的赞同,这篇不及格的作文都为我们进入新疆问题打开了一扇窗子。说实话,我很喜欢这样的报道,它没有强加给你任何观点,尽管它暗暗的在影射什么,但同时也为你留下足够的空间去继续探索。
顺便说一下,关于新疆问题,《经济学人》上也有一篇不错的文章,感兴趣的人可以参考一下:中国的远西

A Remote Boomtown Where Mainly Newcomers Benefit

一座只为外来者繁荣的城市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12月20日

满载着商人的螺旋桨喷气飞机贴着壮丽的天山——现在它已经被冰雪覆盖——正飞向这个一度沉睡着的位于中国远西的绿洲之镇:库尔勒。
在一个简陋的小型机场,当人们不得不站在刺骨的寒冷中等待他们的行李时,一块广告牌明白无误的宣示着这里的改变:“石油宾馆”,它是用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当地维吾尔族人使用)写的。
有三条路可以通向这个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世界最大的沙漠之一)边缘迅速成长的城市,所有这三条路都可以显示这里正在进行的引人注目的发展。到了晚上,从那些新的油田上射出的光芒照耀在地平线上,并从每一个方向洒向穿过沙漠消失在远处的荒凉的公路上。
而在白天,火车为这儿运来一车车的乘客:从这个国家拥挤的东边来的汉族移民,或者在收获季节,载来数万摘棉花或者水果(这些棉田和果园大多都属于东部沿海地区的投资者)的民工。
由于这个小飞机场已经不适合这个迅速发展的城镇,因此一个崭新的飞机场正在附近不远处建造。
这些兴旺的“远方城市”和繁荣的沿海城市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许多方面,发生在库尔勒以及其他类似的新疆城市身上的要更为吸引人。从支持东部发展的角度来讲,中国的未来取决于这些远方城市的成功。
中国对于石油和天然气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而新疆这些天正在以从未有过的速度生产这些。还有,由于它与中亚接壤,该地区已经成为从哈萨克斯坦等国家进口石油与天然气的最佳路线。
由于这是中国最大的一个省,而且也是穆斯林的最大的聚居区,因此在这里所发生的对于这个国家未来的稳定至关重要。正如和西藏一样,中国对新疆的控制也只是最近的事情。该地区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一直渴望独立,并且还不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
北京曾经严厉镇压分裂主义者,并关闭了新疆的宗教学校——因为害怕他们会煽动伊斯兰种族主义和分裂主义。但是现在,正如在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政府看来准备把赌注押在经济增长上,希望通过经济来巩对该地区的控制。
最近在新疆发现的新的石油资源,显然在政府官员和商人们之间营造了一种自信的氛围,许多人从东部向这里欢呼。天然气的产量比过去五年翻了一番,而石油产量也增长迅速,尤其是在塔里木盆地附近。
“这个地方正在蓬勃发展。”Jim Scott说,他是一个热情洋溢的路易斯安那人,已经在此呆了数年,他向中国公司销售高压阀门和其他油田装置。“我向你保证这里的繁荣。到处都在钻探和勘察,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除了外国石油商以外,新疆石油产业的爆炸性的增长正吸引着成千上万来自沿海城市如上海和温州的中国企业家。一些带着财富而言,准备进行投资。而另一些则是来此淘金的,例如36岁的钱博伦(音译),他已经在这里呆了15年了,当时的库尔勒只是一个到处积满灰尘的小镇。
“看这里”,他坐在由一个温州人开的豪华的饭店里,指着餐桌上的一个玻璃杯说,“在过去,这种杯子如果我买来一元钱一个,那么我就会在这里以1.20元一个的价格卖出去。”现在的钱已经身穿漂亮的外套,开着最新款式的日本赛欧,只做大宗生意如工业发电机、拖拉机和采矿设备。
石油经济的印记遍布在库尔勒城的每个角落,从小的部门商店、中心城区一排排的商业街到一到晚上就沐浴在霓虹灯下的大型夜总会区。
在一个俱乐部里,中国的时装模特们正在走着台步,俄罗斯的舞娘们则在舞台上摇摆着腰肢,并向石油工人们抛着媚眼。一个演员用糟糕透顶的嗓子高声唱着一首卡拉OK曲子,请求顾客们“把你的钱,把你的手机,你的无论什么扔给我”。
当地中共领导自豪地谈论这个城市的发展:“在上世纪90年代,我们是一个相对落后、渺小和贫穷的农业城市,只有10万个居民。”党委副书记郝建明(音译)说。
现在这个城市已经拥有42万居民,而且还在以每年2万的速度增加。“人们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旅游城市,一个环境优良的休闲娱乐城市。”他说。
所有这些经济上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库尔勒的民族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甚至都没有被推到一边。在这个城市华丽的中心街道上,维吾尔族人所开的店铺相当少见,维吾尔族人同样也很少。有一条河将这个城市分成两半,旧的和新的,两边的平衡被逆转了过来。
“维吾尔族人通常不会拥有一个店面——他们会在角落里租一个地方”,32岁的郝林(在一条新的计算机商业街上的电脑商人)说,“他们主要的顾客也是维吾尔族人。他们之中很少会有人与塔里木石油公司有生意。做那些生意的都是汉人。”
在一个横穿过河的冷淡的露天市场上,有一家理发店,三个维吾尔族人坐在距离取暖的火炉不远的椅子上。
“我在乌鲁木齐的大学里上了三年学,读的是机械工程”,名叫Yasen Keyimu的25岁的维吾尔族理发师说,“但是我在石油领域却找不到一个工作。我有很好的技术,但我没有工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