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工具——谈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

民主不是工具
2005-12-24 星期六(Saturday) 多云

香港民主派究竟该否决那个局限性很大的政改方案?还是该通过它?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都必须问自己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你究竟相信什么?
如果你相信中共,那么一切就很简单:中共说应该通过,你就说通过;中共说不该通过,你就说不该通过。
如果你相信共产主义,这个问题就变得复杂了,因为不同的共产主义者有不同的理解,你的理解和今天的中共一致吗?
如果你相信国家利益高于人民利益,那么答案也不难给出。毫无疑问,否决政改方案必然会加剧民主派、港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紧张,而且还让外国人看笑话,所以正确的选择应该是通过。
如果你相信民主,也就是说,你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你相信每一个平等的个人为了让自己的利益得到保障,让自己的价值得到实现,才结合在一起组成了国家;你相信这个国家之所以存在,是为了你的缘故,而且必须如此。那么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否决现方案,尽快拿出在2007年和2008年实现普选的新方案。
如果你相信政治,即你认为每个人的利益只能在国家(中央的和香港的)和人民(个人的和组织的)通过其代表(政府方面的代表议员和人民方面的代表议员)进行谈判并达到政治平衡的时候才能够得到实现,那么民主派应该投赞成票,因为那样一来既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利益,同时又维持了政治上的平衡。
还有许多如果,我不想一一列举,我想指出的只是,在你决定为这个问题给出答案之前,你必须清楚自己究竟相信什么。

我相信民主,所以我赞成否决现有的政改方案。
中国政府对这次香港立法会表决结果的批评是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正如一个网友在评论中指出的,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作为中国人口素质最高的地方,如果中共认为连香港这样的城市都不能实现普选的话,那么也就是说,中国大陆永远都不会有普选。
确实,这一句话就足够将中共打回原形,无论它如何添油加醋地指责民主派扼杀香港民主进程,都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正是中共才导致香港今天如此艰难地行走在看来遥遥无期的实现普选的道路上。
然而撇开中共的挑拨不谈,我们依然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政改方案确实比现行体制要进步,那么为何还死抱着普选日程表不放,宁愿牺牲掉这么一点眼看到手的来自不易的改革呢?

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相信民主,所以必须投否决票。
民主不是一种政治工具,它的真正生命不在于实现民主可以为这个国家带来多少多少好处,而在于人们把民主作为一种信念,即便因此牺牲国家的利益。
站在政治平衡立场上的人看待这次民主派的表现肯定是失望的,在他们看来,既然政府已经做出了让步,你们民主派怎么能够还冥顽不灵呢?否决的最后结果注定是两败俱伤,并进一步激化矛盾,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
然而如果你相信民主,你就不会用这样的思维去考虑问题。
基本法既然已经规定到2007年和2008年可以实现普选,而香港无论从人民素质还是从政治经济环境上说都有实现普选的条件,那么民主派除了坚持看到普选日程表或者甚至坚持07年或08年全面实现普选之外还能做什么呢?难道让他们也去做那些政治上的考量吗?!
一旦进行政治上的考量了,事实上,你就等于承认,在民主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价值,那就是政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民主派就真正输了,他们将输掉的是对民主的信念。
幸好,这次民主没有被输掉。因为民主派拒绝的不是民主,而是政治上的诱饵。

要大陆人理解这点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从小就学会了站在党的立场,政府的立场,国家的立场,政治的立场以及私人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并且更糟糕的是,我们学会在这些不同的立场之间迅速进行角色转换,以便为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也就是说,我们什么都相信,我们又什么都不相信。所以,民主派这次的做法对于我们而言可能是愚蠢的。
这又让我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开天窗。民国时期,在报纸上开天窗的做法屡见不鲜,而今天你是不可能看到这样的“新闻”了。
对于今天的报人而言,即便给开天窗,恐怕也很少会有人愿意这样去做。因为如果你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把本来不能发表的文章,进行一定的处理之后照样可以见报,那为何还一定要开天窗呢?
其实这同样涉及到两种不同的立场:你把言论自由作为一种信念还是一种工具?如果是前者,那么你就一定会选择开天窗,因为这表达了你对限制言论自由的不满,也表达了你坚持言论自由的勇气。如果是后者,那么你便会选择对文字进行修改后再发表,因为你的目的不在于言论自由,你要的只是把你所了解的信息尽可能的发出去,因此你会选择在自己的文字和审查者的尺度之间达到一种平衡。结果是:文字得到了发表,自由却因此失去。

尽管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但事实上今人很少相信这点。所以我们宁愿放弃较为理想的信念,而去追求政治的平衡。
不错,香港的民主派这一次没有得到任何实际的好处,他们说了“不”,但得到的却是2007年和2008年的选举将继续维持现状。但不要忘了,对民主的信念却因此活了下来。一两次的“不”确实于事无补,短期看可能还会导致倒退。但是如果说十年,说一百年呢?
任何信念是要靠一代代人持续不断的牺牲才能够最后放出光芒的,就如同爱一个人,你若不愿意付出,这种爱就不会灿烂。民主不是工具,你可以利用它来要求这个要求那个,或者当你感觉到威胁的时候又将它弃之如鄙履,对民主若抱这样的看法,那么中国就永远不会有民主。
我很喜欢《银河英雄传说》里面的那个杨威利,不是因为他是一个战术天才,而是因为他在明知坚持民主会使得自己的祖国灭亡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坚持。是的,国家灭亡了,但是民主却活下来了。

有关香港政改相关链接:
香港数万民众民主大游行
大量的公民,少量的选举
民主的坚持还是倒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