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怒江寻找公众的声音(续)

为怒江寻找公众的声音(续)
2005-12-30 星期五(Friday) 阴

续:为怒江寻找公众的声音

打开黑箱
离六库不远的小沙坝是怒江沿岸无数贫穷的山村中的一个。那里的农民居住在原始的房屋种,甚至有些和他们饲养的牲畜和家鸡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一些村民从未到过六库这么远的地方;另一些则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但是在2004年五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公共汽车来到这里。在里面的是余晓钢,他此行的目的是带一些村民出去。
总理搁置怒江计划的决定令开发商和省政府官员大为惊恐。一个代表团立刻前往北京试图重新启动审批程序。与此同时,国家环保总局将注意力放到环境评价上。
余急于让村民们加入到这一过程中去,因为法律强调了公众的参与。大多数村民对该计划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这个计划会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
“我想我们必须让怒江人发出他们自己的声音。”余说。
因此他带着一小队村民来到了云南省南部湄公河上游的漫湾大坝。在2002年的时候,余曾经写过一份有关漫湾水坝的社会成本评估报告,这份报告后来得到了朱镕基总理的认可。离开小沙坝,余带着14个村民花了一天时间来到了漫湾大坝,在那里他们看到许多人生活得就像捡垃圾的人。
“他们听到当时政府是如何承诺的,但后来没有兑现。”余说,“十年之后(该大坝是在十年前建好的),没人关心他们。怒江人看到这一景象的时候十分震惊。”
余后来还带领了一小群村民参加了在北京的一个水利讨论会(该会议由联合国和中国国家发改委共同发起)。当一些演讲者吹嘘大坝的好处时,这些蓬头垢面的农民们就坐在听众席上。余被允许在会议的一个次要部分发言,而那些为发言进行了准备的村民们却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
同时,天平看上去又倾斜向支持建坝的那一面。温总理参观了云南,并和省政府官员交换了意见。两个著名的学者去考察了怒江——他们的旅费是由大坝开发商提供的——并攻击环保主义者,吸引了大量的公众关注。
但是比起政府加大力度打压非政府组织而言,那些批评可以忽略不计。
今年春,由于考虑到环境组织在动摇中亚地区的那些政府统治方面所起的作用,胡主席命令加强对非政府组织的监控。在最高层的一次秘密会议上,胡警告说美国正在利用这些组织来试图煽动社会动乱。
在此前,非政府组织曾希望中国繁复的审批限制可能会被废止。然而和他们的愿望相反的是,环境组织和其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受到了更加严密的审查,其中一些被取消资格。一些组织开始担心市民社会应有的“合法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甚至彻底关闭。
在云南,官员们开始对反对者施压。余没有评论他是否受到了压力。但是认识他的人说他已经被禁止参加国际会议,而且政府官员已经对他施压。
在北京,环境评价报告已经于今天夏天完成。但是水利部指出有关国际性河流的政府报告是一种特殊的信息,其中一部分是国家机密,不得泄露。
大坝反对者说这一部分可以保密,但是报告其他部分应该公开并由公众讨论。政府仍然没有公开建坝可能导致的潜在环境风险,或者解释移民可能造成的问题。
因此在8月31日,反对者向国务院发了一封信,后来又把该信贴到因特网上。该信引述了法律规定,并称任何没有公众参与的决定都“不会得到公众的支持,也无法经受历史的考验”。
现在将近四个月了,政府依然没有反应。

不确定的未来
在穿过小沙坝的一条狭窄的、未铺砌过的小路上有个标志,上面有一句宣传口号:“民主法制模范村”。距离该标志不远处,在那块标志着第一座水坝建址的水泥板旁,55岁的关福琳(音译)告诉记者11月初她曾和前来测量村子土地的测量员谈过。
“他们告诉我们大坝肯定即将开工。”关说。她相信政府会照顾她,但是她还不知道她将如何得到补偿,以及她会搬到哪里去。她指着村子说:“所有人都要搬走。”
如果这样,它将可能标志着云南省水电建设热潮的开始。有份研究估计中国可能要建造足够的大坝,大多数在云南,以让未来五年的电力供应翻一番。其中一个计划将令中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虎跳峡——消失。
疯狂的水利热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对新的能源供应的饥渴需求。但是还有一部分是由于电力国家垄断时代的完结。这一完结留下了许多地区性的国有能量巨头,它们每个都分配到了某种“资本”——例如河流或者煤矿。每一个都面对着竞争的压力,他们必须迅速发展新的发电厂来抢占市场份额。
北京的环境咨询顾问马先生说环保主义者理解中国正面临着一个复杂的挑战——在发展新的能源的同时又必须减少污染。但是他说正是强烈的要求发展的压力才使得法律要对此进行监管,才令公众评价必须发挥安全门的作用。
“在怒江计划之前,你可能听到过某些项目的反对声音”,马说,“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个人们的巨大勇气之上。而这一次,我们看到中国法律的发展使得我们的反对声音建立在一个更为系统性的挑战上。”
他补充说:“现在人们对于环境权利、公民权利的意识正在增长。对于这样一个重要决策,他们相信他们有权知道,并且至少,有权让他们的声音被听到。”
关于怒江的争论看来已经停止。最终,是否举行听证会的决定可能取决于总理。今天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了一份报告,表达了它对于可能破坏世界遗产的“最严重的关注”。10月,环保主义者联合抵制由国家发改委发起的一个大坝讨论会。尽管组织者承诺会公开环境评估报告的部分内容,但是环保主义者认为这不过是为了避免召开公众听证会的一种手段罢了。
绿色地球志愿者组织的王女士将目前的困境用一句话来概括:
“如果法律不被执行,那我们该做什么?”她问,“我们有法律,为什么它却不能发挥作用?”

怒江建坝相关链接:
“反对建坝──中国草根阶层的最强音”
怒江大坝突然搁置幕后的民间力量
怒江该不该建坝?漫湾电站的“前车之鉴”

本博客有关中国环保相关链接:
绿色中国的美好前景
今日的黄土高原与绿色GDP
我们今天如何看待中国
中国资本主义代表着欧洲社会主义的末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