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被撤后的记者罢工

主编被撤后的记者罢工
2005-12-31 星期六(Saturday) 阴

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超出我的想象了,“新京报”居然也成了敏感词,真不知道那些决策者们是怎么想的。与此同时,安替也因为激烈地抨击光明日报当局而被封杀。许多谈论这一事件的博客被删贴,甚至有些朋友遭到了和安替一样的命运。
外电的分析人士们依然在那里冷静地观望着2005年年末中国大陆上发生的一切,并十分认真地将这一事件放在整个中国政府打压记者的氛围之中,试图从中嗅出未来中国的气息。
读着纽约时报转引国际先驱论坛报的文字,我突然意识到,明年我将继续做着翻译外电的工作,因为明年中国的记者们注定还是无法自由的采访,自由的写作。
在昨天的新京报上,有一个版面引起了安替的注意,并从而认为这是值得收藏的一期。那是A32气象新闻版,上面有一张照片,并附有这样一段文字说明:“頭鳥帶領著群鳥飛過高空,天空雖然不是很晴朗,但它們依然會載著心中的目標飛向遠方。”
安替似乎过于乐观了,因为我不知道头鸟能够飞向何方。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对周公的幻想已然破灭,那么曹公又如何呢?他是否值得依靠呢?

ChinaJournalists Strike After China Fires Paper’s Editor

主编被撤后的记者罢工
By DAVID LAGUE,
国际先驱论坛报,12月30日

据当地记者所述,发生了一起十分罕见的针对官方压制媒体的抗议。大约有100名记者——他们都来自中国最有闯劲的一家日报——在他们的主编和两个副主编被撤职后进行罢工。
《新京报》的主编杨斌,以及他的副主编孙雪东和李多钰本周三被撤职。这一事件被媒体人士看作是政府为了加强对新闻媒介和网络控制的清理行动的一部分。
罢工的记者大约占全体员工的三分之一,他们在周四开始罢工,其时《新京报》的上层领导,光明日报,任命了接替杨和他的副手的人员。
《新京报》今天正常出版,但是主编的名字——往常都会出现在报头——则被省略了。
该报的主要编辑对此事不愿置评。
而一些分析家认为,这次的撤职提醒人们中共依然保持着对媒体的控制力,尽管有时它也会鼓励记者揭露腐败和批评错误政策。
“在中国你需要知道该如何做事,知道有些界线你是不应该跨越的。”伦敦查塔姆大厦(Chatham House)的高级调研院陆轶毅(音译)说,“但我认为总是会有人不擅于做到这一点。”
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这次撤职事件,并指出今年大陆其他报纸的编辑也都因为报道敏感问题而被清肃。
“中共领导人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来庆祝这一年的结束。”该组织周四这样说。
《新京报》在大陆报界以大胆著称。它创立于2003年,属于为经济问题所困扰的光明日报和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南方报业集团的合作产物。
尽管大陆报纸的发行量数据不可靠,不过根据新闻分析人士的说法,《新京报》每天的销售量在8万到10万份之间。
当地记者说报社职员并没有得到一份有关撤职理由的官方说明。不过,他们也指出这份报纸在最近几次报道中不断考验着官方容忍的底线。
这张报纸因为敢于报道官员的错误而声明卓著,例如今年6月该报就披露了发生在河北的一起镇压村民抗议电厂计划的事件。
该报道揭露了地方官员如何雇佣暴徒袭击示威群众,并造成六名村名被打死的后果。
在其他报纸和电子媒体也纷纷披露该事件后,两名当地官员后来被逮捕
有猜测认为该报纸激烈的对官员腐败和糟糕的政府决策进行的批评激怒了政府的高级官员。
周三的撤职命令并不是该报经历的首次来自官方的行政干涉。
在2004年3月,杨的前任,程益中因为涉嫌在《南方都市报》就任主编期间挪用公款而被逮捕。
但在程的支持者们以及媒体同行们的强烈抗议之后,起诉最后被撤销。
在一些中国政治分析家和异议分子看来,这些对新闻工作者的压制打碎了他们的梦想——即希望胡温在2003年接管政权之后将迎来一个新闻自由的新时代。
在胡刚刚接任不久的时候,曾有一些鼓舞人心的迹象。胡曾鼓励媒体在与蔓延的官员腐败和政府低效的斗争中发挥更为重要的监督作用。
然而,到2003年年底,批评者认为胡开始了一场压制媒体的运动。
“在胡锦涛的统治下,对于媒体的大量压制发挥了作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最近说。
该委员会还说当前中国比任何一个政府都要关押了更多的记者
今年12月23日,《纽约时报》的中国调查员赵岩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受到起诉。
12月初,南方都市报的副主编由于报道了一名高级官员因煤矿事故受到惩处的消息而被撤职。
11月,湖南当代商报的编辑师涛被转移到一个高级监狱。他在今年4月因在互联网上散布国家机密而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2006年年初,新加坡海峡时代报的记者池诚(音译)将被以间谍罪受到起诉(他在今年4月在中国南部被捕)。

又及:光明日报集团:杨斌是“正常调职”
(北京法新电)《新京报》的总编辑杨斌突然被撤换,引起报社内部大震荡,该报的大股东、直属中宣部的光明日报报业集团昨天澄清,杨斌不是被革职,只是被调回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任职。
报道引述《光明日报》社长办公室一名职员的话说,这只是一个“正常的调职”,不是“革职”。不过,这名职员拒绝说明杨斌被调回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后,会负责什么职务。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也不愿置评。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主编被撤后的记者罢工”

  1. 诺微 Says:

    >新加坡海峡时代报的记者池诚
    是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

  2. santiago Says:

    原来Ching Cheong应该念“Cheng Xiang”啊!这个是粤语发音吧?呵呵,多谢指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