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6

因为有你,此时的天空明朗亲切

January 28, 2006

2006年新年献辞
因为有你,此时的天空明朗亲切

——谨以此献给所有认识与不认识的朋友

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过去,所有的快乐、悲哀、激动、压抑、感伤、愤怒,……都将成为回忆。
然而,我一定会反复想起,在这里,在那里,在所有我们曾经聚首的地方,你在,我在,大家在,只为心中的理想,不灭的希望。
还有那,明朗的天空,亲切的气味,以及满腔的……
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在RSS的丛林中,为那些在这片土地上挥洒血汗的人们呐喊,为那些在这片土地上坚持良知的人加油,为那些在这片土地上无辜遭难的人落泪,为所有不畏强暴,不屈抗争,不已于行的人祝福。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在GFW的城墙内,揭露那些喉舌们所发出的堂而皇之的谎言,谴责那些权势们所犯下的明目张胆的罪行,指斥那些帮凶们所作出的恬不知耻的辩解,为所有受侮辱的、受损害的,受逼迫的人祈祷。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来到“我们的世界”,关心着围绕在我们身边身外的同胞,评论着发生在我们国内国外的事件,交流着发自我们内心的情感、思想,尽管我们可能有着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信仰,但我们在一起,只为了同一种执著,同一份关怀:我们爱这片土地,更爱这片土地上的同胞;我们希望有一天,每一个人都可以诚实地生活,正直地做人。
所以你与我在一起,带着心中的理想,不灭的希望。
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走访校内校外不同职业、不同地位的人,一起围在电脑前为一个标题、一篇编者按而大伤脑筋,出于了解各式各样生活、各式各样人心的渴望,出于对这份报纸的职责,对这份报纸的热爱。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用沾满油墨的双手叠报纸,一起捧着我们的喜悦与骄傲穿行在教学楼的走廊中,为了将《我们》及时送到每一个同学的手中,为了让每一个同学都能听到我们发出的声音。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与我曾经一起敏感地关注着发生在校园中的一切欢喜和悲哀,一起在忐忑不安中等待从校方那里传来的坏消息,一起愤怒地抗议所有试图扼杀我们声音的企图,因为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无法割舍的地方,因为我们都深爱这个地方,我们都希望在这个校园每一个人可以坦率地说话,真诚地交流。
所以你与我在一起,带着心中的理想,不灭的希望。

窗外的鞭炮声已然响起,我们即将走进新年的钟声里,我们即将踏上又一年的旅途。但过去的一切不会仅仅成为回忆,它们将永远陪伴我,引导我,激励我。
我一定会反复想起,无论是在因特网上,还是在平和校园里,无论是在局促的民工家中,还是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我们曾聚首在一起,你在,我在,大家在,只为心中的理想,不灭的希望。
因为有你,此时的天空明朗,亲切。

张轶超于2006年1月28日(农历乙酉年十二月二十九)


Advertisements

中国教科书歪曲删减历史

January 27, 2006

《纽约时报》谈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旧文,正好赶上袁伟时的事件,所以我重新翻译了贴上来。我不知道今天中国中学里面有多少历史教师在努力地让学生获知一些教科书中所没有提及的事实,或者努力的让学生学会如何理性的去分析、判断历史事实之间的因果联系。但是这显然需要人去做,否则,就如同今天我们可以在许多论坛上看到的,就如同今天我们在团中央宣传部的停刊通知上看到的,撒谎者和盲从者会指责坚持真相为“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

China’s Textbooks Twist and Omit History

中国教科书歪曲删减历史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2004年12月8日


在某重点高中的一堂关于“1929-193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历史课上,一位历史教师以飞快的速度从一个画面转移到另一个画面。
在阅兵式上的这人是希特勒,他的手作出一个纳粹的标志。这个教师模仿着这一手势,引发了一阵笑声,并接着说在这一年独裁者掌握了权力,却丝毫没有停下来讨论法西斯主义。他迅速来到下一个画面,告诉学生当英国在剥削印度人的时候,美国则在掠夺加拿大和拉丁美洲的资源。而法国,则仅仅被用一句话就带过了:无论它在哪里,总是效仿英国的榜样。
讲到这堂课最重要的国家日本时,教师说日本决定要实现它建立一个大陆帝国的野心,并因而侵略中国。这时候,老师停在了一张拍摄于1937年的十分著名的照片上,上面是一个坐在上海马路中央的中国婴儿,而日本空军正在轰炸上海。接着,又过了一阵,这位教师平静地说:“美国对待日本入侵中国的态度仅仅停留在空洞的道德谴责上。”
这个国家经常喜欢指责它的邻居日本不能教授“正确的历史”——指上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事件,并因此令亚洲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
然而,对中国一堂高中课的旁听以及对几种被广泛使用的历史教科书的检查发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其实是一堆历史事实堆积起来的大杂烩,许多中国教育专家自己也承认这些事实是被精心挑选的,并且距离今天不久的历史常常被严重歪曲。
大多数完成高中教育的中国学生都相信他们的国家仅仅出于自卫才会投入战争,从来都不会为了侵略或者征服发动战争。尽管有两个反例,即1950年解放军入侵西藏和1979年恶梦般的越南战争。
同样的,许多学生会相信日本是由于中国的抵抗才被击败的,而非是被美国打倒。
“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成为统一国家的核心力量”,在一本被广泛使用的教科书中这样论述第二次世界大战。
没有人会学到在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期间,可能有3千万人死于毛泽东的错误决策而导致的饥荒。
同样的删减也发生在从朝鲜战争爆发(起因是中国同盟国北朝鲜入侵南朝鲜)到台湾问题(北京当局一直宣称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一切事件之中。
“抗日战争最后胜利了,台湾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另一本教科书在提及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并失去对台湾的殖民统治时这样写道。
“历史越是离今天距离近,它就越是具有政治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附属第二中学的高三历史教师陈明华说,“因此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事情,我们只要求学生知道基本事实,比如在哪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要求去研究为什么发生。”
尽管有些人为这一课程辩护,但许多学者认为目前在中国的历史教学方法逼迫最优秀的教师都对一切为领导人视为敏感话题的内容打马哈,从而令学生对自己国家在世界中的位置感到困惑。
当被问及他们是如何讨论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事件时,一个上海中学的学生急于表达他的观点说当时是中国阻止了日本占领全世界。另一个则说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第三个——他在课后还追着老师继续讨论——则说战争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阻止了日本成为世界霸权。
为中国教科书辩护的人说,无论它有多少缺点,历史教育还是在最近几年有了巨大的进步。比如有了更多的教科书可以选择,尽管所有的教科书都被政府仔细审查过,而且那些一度是禁忌的话题,例如中国国民党在抗日战争当中的贡献,甚至文化大革命,也开始在越来越多的教科书中被提及——尽管十分粗糙。
当被问及为何中国教科书不提及类似西藏曾在中共军队入侵时宣布独立之类的事件时,一份在西安的历史教育杂志的主编任鹏杰(音译)说:“这些依然是有争议的事件。我们要给学生的是几乎没有争议的事实,这样更容易解释。”
其他人则说这类事件距离现在太近,以至于无法客观的去观察,或者这类事件仍然在继续,还没有到下结论的时候。这两种解释恰好也正是一般日本历史学家为自己未能坦率承认日本在二战期间所犯暴行进行辩护的理由。
对于任而言——他曾经参加过1989年的天安门抗议运动(该运动最后在军队的镇压下演变为成百上千人的死亡),这类事件由于距离我们太近了,因此无法去触及。
在一本1998年的教科书中,它暗示那次运动是一场“风暴”,是由于领导人未能成功阻止“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传播而导致的。并含糊地说“中共中央委员会及时的采取行动并恢复了平静”。同一教科书的最新版本依然含糊其词,仅仅说这是有一小群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人煽动的运动,丝毫没有提及最后大批人被杀的悲剧。
然而,一些中国历史专家很不愿意为这种回避寻找借口。
“坦率地说,在中国有许多十分敏感的话题,根本不可能告诉人们真相。”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的所长,官方历史教科书咨询委员会的资深成员葛剑雄说,“深入考察毛泽东、邓小平和一些解放(中共将自己的胜利称之为解放全中国)的特征都是被禁止的。在中国,历史仍然被用来作为政治工具,而在高校里,我们仍然必须服从教条。”
不过从长远来看,现年59岁的葛先生(他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在高中教书,那时候老师被随意殴打,教育成为政治宣传机器)说事情正在慢慢地变好。
在上海师范大学的历史学家,同时也是一本新的历史教科书的作者苏浙江(音译)也同意这一观点。
“有时候我想写出真相,但是我必须做可操作的推动。”他说,“我想让我的学生去学习,我会尽我所能写最好的教科书。可能,在10年之内中国将会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国家。”


中国压制媒体的行动:封杀一份著名周刊

January 26, 2006

下面是《纽约时报》等相关媒体的报道,另外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最后我转载自东南西北的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对冰点的停刊决定。

China Shuts Down Influential Weekly Newspaper in Crackdown on Media

中国在压制媒体的行动中封杀了一份有影响力的周报
By JOSEPH KAHN
纽约时报,1月25日


中国当局继续致力于压制言论——指那些为中共所反感的信息或者观点——的努力,中共宣传部于本周二下令“冰点”——这是一份经常报道敏感的政治和社会话题的颇有影响力的周报——停刊。
这一行动恰好与宣布它将为中国用户提供网址为www.google.cn的专门搜索引擎——该引擎会限制那些中国审查官们认为有问题的内容——发生在同一天。
当胡锦涛正忙着应对不断上升的内部挑战——包括由于腐败、污染、拖欠工资和土地征用等问题导致的社会动乱——的同时,他也正在加紧对言论的控制。

尽管中国新闻媒体从未被允许批评最高领导人,但是电视、报纸和新闻网站现在大多数受商业化利益的驱动,经常通过发布爆炸性新闻或者讨论敏感话题来相互竞争。
但是在胡领导下的官员们正缓慢而系统地清除那些拒绝受宣传部控制的编辑们,并封杀或者重组那些他们认为已经变得太大胆的出版物,从而导致今天的中国媒体比起最近几年人们所认为的要更加胆小懦弱。
冰点周刊是作为著名的《中国青年报》的副刊发行的,它也是很少几份定期发表针对敏感议题的深度报道的出版物之一。
宣传部的停刊决定是立即生效的,冰点周刊的主编李大同在电话采访中这样说。
“这是一个绝对没有任何法律基础的无法容忍的行为,它事实上完全是非法的。”他说。但是他们也无法上诉,他说。
官方指出该报登载的一篇有关中国中学教科书的文章是导致停刊的原因,李说。这篇发表于1月11日的文章作者是中山大学的教授袁伟时,他在文章中认为官方教科书歪曲历史,一味强调中国受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
他批评教科书对义和团运动、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1860)的叙述,在袁的文章中,他认为后者的发生部分原因是由于清朝统治者的故意挑衅。
“我们正处在现代化的关键时期,而要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去理解我们的制度环境和精神状态。”他说,“我很震惊地看到自文革以来教科书几乎没有多大改变。”
李说尽管该文章确实引起了很大争议,但这仅仅是停刊的一个借口罢了。在去年8月,当中青报新被任命的主编李而亮上任之后,试图强行通过一个考核制度,通过一些指标(包括发表的文章引起的领导的反应)来给员工评定等第。李大同对此带头发起了一次反抗。
李当时写的抗议信被贴到了网上,并由此引发的冲击力导致了最后该考核制度作了修改。

“冰点”被停刊 中国新闻自由堪虑
BBC中文网:中国青年报“冰点”专刊星期二被勒令停刊整顿。就在这之前不久,敢言的新京报总编辑杨斌被解职。这些情况显示,中国政府正进一步加紧对媒体控制。
中国青年报的“冰点.观察”周刊自1994年创刊以来,刊登了大量反应社会现实,关注底层民生和抨击腐败等丑恶现象的文章。
它的文章以敢言著称,深受读者的欢迎。零度的记者卢跃刚,主编李大同都是深受人尊敬的报人。

刊文批評歷史教科書遭整頓 中青報冰點版停刊
香港太阳报:創刊十一年的中國共青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其深具影響力的「冰點」版前天被主管部門勒令停刊。官方的理由是該刊「發表和主流意識形態相對的文章,攻擊社會主義,攻擊黨的領導。」據了解,停刊與該版日前發表文章《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嚴厲批判現時的歷史教科書荼毒青少年有關。
這是繼《新京報》、《南方都市報》、《百姓》雜誌之後,在一個月內遭到整頓的第四份官方媒體。「冰點」主編盧耀剛證實,「我們已被停刊整頓,因為被中央相關主管部門點名。」而「冰點」另一主編則稱,「中央宣傳部門一直批評我們,我們撰寫老百姓喜歡的文章,但得罪了官員。」

本博客相关报道:
媒体的奋斗与教师的噤声
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
附:关于对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错误刊发《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处理决定

2006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刊发中山大学历史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严重违背新闻宣传纪律,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严重损害中国青年报的形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严肃批评。
鉴于中国青年报刊发《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严重错误,决定处理如下:
1、对中国青年报社党组副书记、总编辑李而亮,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提出通报批评;
2、责成中国青年报对冰点周刊进行停刊整顿,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经济处罚,冰点周刊停刊整顿自2006年1月25日起。
希望中国青年报社从这一事件中汲取深刻教训,认真做好冰点周刊的停刊整顿工作,进一步端正冰点周刊的办刊指导思想,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严格遵守新闻宣传规律,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在做好有关停刊整顿工作、切实改正错误的基础上,实现冰点周刊的复刊。
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
2006年1月24日


李大同先生的公开抗议信

January 26, 2006

中青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先生在1月25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中宣部勒令冰点停刊。下面是全文: 

就《冰点》周刊被非法停刊的公开抗议

新闻界的同行们、知识界、法律界的朋友们、《冰点》周刊海内外的热心读者们:
2006年1月24日,星期二,是《冰点》周刊的发稿日,《冰点》在京编采如往日一样,齐集编辑部,认真校对将于1月25日出版的新的一期周刊。下午4点多,版样全部出齐,送总编辑审阅付印。然而反常的是,迟迟没有回音。我们听到,报社领导层被全部召到团中央开紧急会议,没有人看大样了。这意味着将有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天塌下来,报纸也是要正常出版的,这是对所有订户、所有读者负责。我们将大样中所有发现的错漏改定,静等事变的发生。鉴于中宣部对《冰点》的批评指责从来就没有断过,星期一还刚刚见到中宣部阅评小组对《冰点》刊发的袁伟时教授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作出的文革式上纲上线的蛮横指责,作为主编,我估计,撤销我职务的时刻来到了。

然而卑鄙所能达到的程度,总是超出常人的想像。大约5点多钟,全国各个媒体朋友们的电话纷至沓来,告诉我他们已接到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北京市新闻局的通知,”不许刊登任何冰点停刊整顿的消息和评论”、”不许参加冰点编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不许炒作”、”要保持距离”等等。继而,各个海外媒体记者的电话也络绎不绝,要求我证实这件事。然而直到7点,还没有人正式通知我,报社领导层从团中央回来,还在开会商量。我反倒成了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所有信息证明,这是一个党内高层某些人甘冒天下之大不讳,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行动。这个行动,不仅没有任何宪法和法律的依据,也严重违反、践踏了党章与党内政治生活准则。

作为一个职业报人,《冰点》停刊是我最不能理解、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报纸是社会公器,报社与订户、读者有契约,是读者付款购买的信息产品,报社必须履约,不管个人的命运如何,《冰点》周刊应该如期送到订户手中。然而在作出这个决定的人那里,社会影响算什么?广大读者算什么?主流大报的声誉算什么?党章国法算什么?中国改革开放的形象算什么?执政党的形象又算什么?他们将社会公器视为个人的家产,认为可以随意处置。

晚上7点30分,我接到社长、总编辑叫我上去谈话的电话。对我宣布的决定,是团中央宣传部作出的。”决定”将袁伟时先生的文章冠以若干莫须有的大帽子,然后宣布《冰点》周刊”停刊整顿”;除对总编辑和我本人通报批评外,还要作”经济处罚”,谁给了他们这种权力!心态如此之龌龊,令人哭笑不得。

自然,这场谈话在前述种种背景之下,已经成了一场滑稽剧。很明显,这是”上面”少数人在背后操纵,团中央在前台扮演丑角。我据理向社长、总编辑痛斥这份”决定” 和中宣部《新闻阅评》的荒唐,并向他们宣告:我将正式向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控告这次非法行为。

就在《冰点》周刊被停刊的今天,报社接到大量读者的询问电话,已有读者在得知《冰点》停刊后愤而去邮局退订本报。

“上面”少数人对《冰点》周刊的扼杀,蓄谋已久。2005年6月1日,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前夕,《冰点》刊发了《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一文,真实记录了面对民族危亡,国共两党两军密切合作、相互配合、浴血奋战的真实历史场景。与传统宣传不同的是,《冰点》首次在主流媒体上客观真实地报道了国民党将士在这场战斗中牺牲数万人的战斗历程。

这样一篇真实的历史描述,却遭到中宣部阅评组的蛮横批评。他们批评的根据是什么呢?没有任何事实,而是根据”××年××出版社的中共党史××页关于平型关大捷的记述”,《冰点》的报道是”美化国民党,贬低共产党”。结果,在纪念中国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大会上,党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在纪念讲话中全面肯定了国民党将士在抗日战争主战场上的功绩。谁对谁错,不言自明。

在连、宋访问大陆结束之际,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女士在《冰点》发表长篇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文章用丰富的材料,首次客观真实地向大陆人民介绍了台湾几十年来的变化和发展,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好评,对沟通两岸民众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而这样一篇文章,竟被中宣部某些人指责为”处处针对共产党”,其眼界和心胸之狭隘令人惊诧。

去年11月18日,党中央隆重召开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胡耀邦同志诞辰90周年的纪念会,曾庆红同志代表党中央对耀邦同志一生的光辉业迹、伟大人格作了充分阐述,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而中宣部的某些人却禁止媒体发表纪念耀邦同志的回忆文章,规定只许发表新华社通稿,各媒体不允许有自选动作。

2005年12月7日,《冰点》刊发胡启立同志的长篇回忆文章《我心中的耀邦》,引起强烈反响,海内外中文媒体纷纷转载,无数网友发帖说被文章感动得热泪盈眶。对这样一篇起到极好社会反响的文章,中宣部竟打电话到报社来问罪,称报社违反了”没有自选动作”的规定!在这些人那里,哪有一点对胡耀邦同志的真感情、真悼念啊!

中宣部少数人对《冰点》的无理指责和批评还有很多。譬如,2005年11月30日《冰点》刊发记者调查,披露了武汉大学法学教授周叶中在学术著作中的剽窃行为。这位周教授在《冰点》记者采访他时,竟有恃无恐地劝告道:你就不要管这事儿了,晚上中宣部就要找你的!你们总编辑会找你的!报道刊发后,果然遭到了中宣部某些人气势汹汹地问罪,蛮横地指责这篇报道有严重的舆论导向问题。

正是在这种压力下,《冰点》对此事的后续报道被撤版。2005年12月28日,《冰点》历史性地出了一期只有三块版的周刊。试问,中宣部的少数人究竟在保护什么行为?

现在,他们终于要跟《冰点》算总帐了!用袁伟时先生的文章为发难对象不过是个幌子。袁伟时教授在近代史的研究上著述颇多,在知识界影响很大。袁教授写的这篇文章依据的是史料,立论基础是开放的理性。文章发表后,亦引起很大反响。本来,对历史问题的讨论,需要对材料和观点有平等的、心平气和地交流,才能逐渐达到共识。诸多网上评论中,即便是不赞同袁先生文章的网友,也有态度十分认真、考据十分扎实的反驳文章。我本人曾将这些帖子转给袁先生参考,袁先生看后对我回复说:这些文章态度确实十分严谨,我将会认真考虑他们的观点,作出相应的回复。这正是一种健康的、正常的学术交流。而中宣部的阅评除了文革式的詈骂和扣帽子、打棍子,还有什么?!

这次事件再次集中暴露出我国新闻管理体制的根本性弊端,那就是中宣部少数人以其狭隘的眼界、逼仄的心胸、专制蛮横的工作方法,将本应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活跃政治局面,管制得万马齐喑、一片死气沉沉。这些人要的是顺从,而不是平等。这种专权,中国共产党党章的哪一条授予过他们?!

对我国新闻管理体制的弊端,我们将另文论述。在这封信里,我们只是想告诉同行们、读者们、朋友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没有真理害怕辩论,没有真相惧怕公开。尽管中宣部的某些人动用权力,封锁所有媒介和网络,但我们相信,你们一定会看到这封信!你们有知道真相的权力!

衷心地感谢你们!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 李大同
2006年1月25日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

January 26, 2006

中青报的冰点周刊被勒令停刊后,台湾学者龙应台先生随即写了一封致胡锦涛的公开信,下面是全文:

錦濤先生﹕

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在2006年1月中勉勵他的國青團青年學員時,說了這麼一句玩笑的話﹕「希望將來國青團也能培養出一個胡錦濤。」

我相信這是他從政以來所說過的最不及格的笑話。

馬英九先生很可能只單純想到,「胡錦濤」是從共青團體制裏脫穎而出的國家領導人,但是會說出這樣的話,也透露了他顯然不曾更深刻地細思過,共青團是個什麼樣的體制﹖這個領導人所領導的「國家」,是個以什麼為本的國家﹖他的權力來源是什麼﹖正當性何在﹖在二十一世紀初掌握中國政權的「胡錦濤」這三個字,代表了什麼意義﹖

它當然代表了超高的經濟成長指數,讓世界驚詫,讓國人自豪,可是同時,在政治自由的指標評比上,中國在世界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七名。您可以說,這是以「西方右派」的標準來衡量的,不符合「中國國情」。好,讓我們用一個社會主義的指標吧。追求資源分配的平等,不管均富或均貧,都是左派的核心理想吧﹖在貧富差異上,中國的基尼系數超過0.4,逼近0.45,這已是社會大動亂的門檻指標。指標數字下,多少人物慾橫流,多少人輾轉溝壑。

也就是說,「胡錦濤」三個字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下歷史裏,仍代表一種逆流﹕在追求民主的大浪潮中,它專制集權﹔在追求平等的大趨勢裏,它嚴重的貧富不均。

在您剛剛上任時,人們曾經對年華正茂的您寄以期望,以為,作為一個新世紀的人物,您的心靈和視野會比您的前輩們更深沈,更開闊。共產黨權力革命的殺伐蠻橫之氣,終究要被人文的體貼細緻和文化的潤物無聲所取代。但是,兩年了,我們所看見的,是什麼呢﹖

被割斷的喉嚨

促使我動筆寫這封信的,是今天發生的一件具體事件﹕共青團所屬的北京《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今天黃昏時被勒令停刊。

在此之前,原來最敢於直言、最表達民間疾苦的《南方週末》被換下了主編而變成一份吞吞吐吐的報紙,原來勇於揭弊的《南方都市報》的總編輯被撤走論罪,清新而意圖煥發的《新京報》突然被整肅,一個又一個有膽識、有作為的媒體被消音處理。這些,全在您任內發生。出身共青團的您,一定清楚《冰點》現在的位置﹕它是萬馬齊喑裏唯一一匹還有微弱「嘶聲」的活馬。

而在一月二十四日的今天,這僅有的喉嚨,都被割斷。在《冰點》編輯們正式得知這個「割喉」處分之前,所有跟《冰點》有關的字和詞,已經從網路上徹底消滅。

在您的領導之下,網路警察的絕對效率,令人駭異。

選在今天執「刑」,誰都知道原因﹕春節前夕,人們都已離開工作崗位,準備回鄉圍爐。報紙開始撲天蓋地報道娛樂,製造溫馨﹔電視開始排山倒海地表演聯歡,生產快樂。選在這一天割斷中國僅有的喉嚨,然後讓普天同慶的歡聲把它淌血的聲音遮住。行刑者躡手躡腳走開,過完年,一切都已了無痕迹。網路警察的效率和現代傳媒的操弄,是您所呈現的二十一世紀統治技巧。

網路警察動作快,是怕自己的人民知道﹔精算時間動手,是怕國際媒體知道。偷偷摸摸地執行,費盡心機地隱藏,泄漏的是政府的虛心和害怕。但是,請您告訴我這個困惑的台灣人民﹕這「和平崛起」大有為的政府,究竟為什麼如此的虛心和害怕﹖

《冰點》的停刊,其實沒有人真正的驚訝,人們早在暗暗等待,好像一個宿命論者永遠在等着鬼的半夜敲門索命﹔我發現,太多的災難和壓迫,使得大陸很少人相信好事會長久、夢想能成真、正義能落實。刊出龍應台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時,網路上已經四處流傳《冰點》被封殺的臆測﹔今天,只是「鬼」終於被等到了。而《冰點》「勇敢」到什麼程度使得共產黨用這樣陰暗的手段來對付它﹖

仇外的建國美學

今天封殺《冰點》的理由,是廣州中山大學袁偉時先生談歷史和教科書的文章。因為它「和主流意識形態相對……攻擊社會主義,攻擊黨的領導」。而「毁」掉了一份報紙的袁偉時先生的文章,究竟說了什麼的話,招來這樣的懲罰﹖

我認真讀了這篇文章。袁偉時以具體的史實證據來說明目前的中學歷史教科書謬誤百出不說,還有嚴重的非理性意識形態的宣揚。譬如義和團,教科書把義和團描寫成民族英雄,美化他對洋人的攻擊,對於義和團的殘酷、愚昧、反理性、反現代文明以及他給國家帶來的傷害和恥辱,卻隻字不提。綜合起來,教科書所教導下一代的,是「1.現有的中華文化至高無上。2.外來文化的邪惡,侵蝕了現有文化的純潔。3.應該或可以用政權或暴民專制的暴力去清除思想文化領域的邪惡」。對於這種歷史觀的教育,袁偉時非常憂慮﹕「用這樣的理路潛移默化我們的孩子,不管主觀意圖如何,都是不可寬宥的戕害。」

錦濤先生,我不是不知道,共產黨是以美化秦始皇、盜跖、太平天國、義和團這樣一個歷史脈絡來奠定自己的權力美學的。我也不是不知道,每一個政權都會設法去建構一個所謂建國神話和圖騰─您因此一定也很理解民進黨的企圖。但是,建構的國族神話裏如果藏有仇外情緒,就是一個必須正視的危險。在二十一世紀,國界幾乎快要不存在,地球愈來愈是一個緊密的村子,因為唇齒相依,不得不憂戚與共。中國為什麼極力爭取主辦奧運和世博﹖目的不就是企圖以最大的動作向世界推銷一個新的中國形象﹕你看,中國是一個充滿發展能量、愛好世界和平、承擔國際責任的泱泱大國﹗

如果對外面的世界推銷的是這樣一個形象,關起門來教下一代的,卻是「中華文化至高論」、「外來文化邪惡論」以及義和團哲學,請告訴我,哪一個中國是真實的﹖總書記能夠光明磊落大聲地告訴國際社會嗎﹖

袁偉時說,教科書不能罔顧史實,不能讚美暴力,不能教下一代中國人對自己狂熱,對外人仇視。這樣的認知,錦濤先生,在我們這裏,叫做「常識」。在北京,竟然是違反「主流意識形態」的入罪之論。那麼能不能請您告訴我這個台灣人民,您的主流意識形態是什麼﹖

哪一個是你真實的面孔﹖

我們暫且不管大陸的知識分子和一般人民讀者怎麼看這《冰點》事件,但是我很願意和您分享像我這樣一個台灣的知識分子的感受。至於龍應台這樣思維的人在台灣有沒有代表性,有沒有影響力,您自己判斷。

我對中國大陸有着深切厚重的情感,來自命運血緣,歷史傳統,更來自語言文化。在台灣生長,我同時發展出與這一條「家國認同」情感線平行並重的執著,那就是對生命的尊重,對人道的堅持,而從這種尊重和堅持衍生出其他的基本價值﹕譬如主張獨立的人格、自由的精神,譬如對貧富不均的不能接受,對國家暴力的絕不容忍,對統治者的絕不信任,譬如對知識的敬重,對庶民的體恤,對異議的寬容,對謊言的鄙視……

這一條我稱之為「價值認同」的理性線。當「家國認同」的情感線和「價值認同」的理性線相互衝突時,我如何取捨﹖毫無猶豫,我選擇後者。二十年前,我曾經寫《野火》和國民黨那個「家國」對抗﹔李登輝當政時,我曾經為文批判他的虛偽與狹隘﹔陳水扁不公不義,又迫使我執筆徹底抵抗。所以您如果鬧不清我究竟是「統派」或是「獨派」,不妨這樣試試﹕台灣和大陸,哪邊符合我的「價值認同」,就是我的「家國」。哪邊違背我的「價值認同」,就是我離之棄之抵抗之的對象。如果兩邊都符合我的「價值認同」,那就開始討論統一吧。所以,我是統派還是獨派呢﹖

以這樣的價值結構來看今天《冰點》事件,您說我這個台灣人看見什麼﹖

我看見這個我懷有深切厚重情感的血緣「家國」,是一個踐踏我所有「價值認同」的國度﹕

它,把真理當謊言,把謊言當真理,而且把這樣的顛倒制度化。

它,把獨立的知識分子當奴才使用,把奴性的知識分子當家僕使用,把奴才當─啊,它把鞭子、戒尺和鑰匙,交到奴才的手裏。

它面對西方是一個臉孔,面對日本是另一個臉孔,面對台灣是一個臉孔,面對自己,又是一個臉孔。

它面對別人的歷史持一個標準,它面對自己的歷史時─錯了,它根本不面對。它選擇背對自己的歷史。

它擁抱神話,創造假象,恐懼真相。他最怕的,顯然是它自己。

……

您,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請說服我

我真正想說的是,錦濤先生,作為一個台灣人,我實在不在乎團團和圓圓來不來台北,雖然貓熊可愛得令人融化。但是我這樣的台灣人可真在乎《冰點》的安危,就像很多、很多香港人真在乎程翔那個被逮捕的記者的安危。如果中國的「價值認同」是由一群手持鞭子、戒尺和鑰匙的奴才在壟斷它的解釋和執行,而獨立的人格、自由的精神是被打擊、戒律、監控的對象,請問,我們談統一的起點理由究竟是什麼呢﹖而我對中國的情感還是有條件的,台灣還有很多熱愛、深愛、無條件地執著地愛中國那片深厚土地的人─您又用什麼東西去跟他談統一,而他不致被人嘲笑、咒罵呢﹖

重點不在團團和圓圓,您知道嗎﹖重點也從來就不在民進黨,您明白嗎﹖

重點就在《冰點》這樣具體而微的事情上。我明白您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封閉《冰點》這件事情,但是您不得不概括承受所有的責任。說穿了,錦濤先生,您容不容許媒體獨立,您尊不尊重知識分子,您用什麼態度面對自己的歷史,以什麼手段去對待人民,每一個最細小的決定,都繫在「文明」這兩個字上頭。經歷過野蠻,我們不得不在乎文明。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我願意誠懇傾聽。

龍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