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级学者剽窃异议分子

周叶中剽窃王天成一事在各大论坛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不过我发现大家注目的焦点还是在学术规范与周教授的人品问题上,从政治角度来讨论的不多。英国卫报1月3日的报道尽管着墨不多,但是观察角度倒是挺独特的。在《卫报》的视角下,学术规范问题被搁置到了一边,重要的是中共试图重新组织自己的意识形态的努力。周的剽窃不是什么需要讨论的问题,《卫报》作者关心的是周在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的关键地位(报道用了golden boy一词),关心的是中共领导人通过修改意识形态来巩固其地位的努力。
也许会有人认为西方人又在小题大做,拿学术领域的事情去影射政治领域的斗争。可能是吧。不过在我看来,作为一种视角,未尝不可。我们都是在拿着眼镜看待这个世界,正因为如此世界才变得五光十色。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任何人试图统一每个人所戴眼镜的度数、厚薄、色膜、尺寸,等等。

China’s top communist scholar ‘stole liberal dissident’s ideas’

中共高级学者剽窃异议分子
Chris Gill
英国卫报,1月3日

一位被作为中共知识分子典范的中国教授被指责剽窃另一个曾在上世纪90年代被监禁过的异议分子的作品。
武汉大学的周叶中教授由于他对当前领导人新的意识形态——强调和谐社会——的贡献而深受中共器重。
他曾经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胡锦涛做过讲座,并为中共将一些曾经是禁忌的概念——诸如人权、法治和宪政——揉合进它的意识形态的努力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但是就在他被王天成指责剽窃之后,周作为北京政府的金童的地位开始黯然无光。王曾经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在1992年由于试图组织反对党而被监禁5年。
王在互联网论坛上谴责周的著作剽窃,并威胁说如果周不作出任何解释的话,可能会对周进行起诉。
他告诉路透社,周最近出版的《共和主义之宪政解读》一书逐字逐句的引用了他的著作。
“他为了中共的目的重新包装了一些流行词汇——人权、民主、法治——来抬高自己的地位”,王说,“但他却反映出中共意识形态的空洞。他们一无所有,因此他需要从敌对阵营里盗用一些新的概念。”
获得许可报道该事件的《青年报》(其他媒体都被严格控制起来)进一步公开了王谴责剽窃的声明。但是这一讨论已经在宣传部门的命令下被禁声,国内媒体上不再有进一步的讨论。
周几乎没有做任何努力为自己辩护,尽管在《青年报》上有一个记者对周的采访,其中周暗示由于王曾作为异议分子的历史,如果出版社让他的名字出现在注释中是政治不正确的。
上周宣传部门命令《青年报》压下了自由主义法学教授贺卫方对此事件的分析文章,但是对于该事件的讨论已经在网上散播开去。
贺说周从王和其他一些自由主义学者那里剽窃了几十处文字,而且都未加注释。“他尽力让自由主义的政治观点和官方保持一致,但那并不适合。”贺告诉路透社记者。
在北京的政治圈子中,有关意识形态的讨论是知识分子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而每个新上任的领导人都期望能够推动他自己的哲学。邓小平喊出“富裕是光荣”的口号推动西方模式的市场经济改革,而胡锦涛则通过创造“和谐社会”的概念作为他的标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