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要抗议微软?

在微软封杀安替博客之后,互联网上掀起了一股反微软浪潮。在中国,有Isaac Mao,他在其博客上写道:“MSN Spaces变本加厉,在关键词过滤的行为上又作了‘更邪恶’的事情,竟然把用户的Blog关闭,内容删除,还假以所谓的‘遵循中国法律’为名。这种行为,不但在其他语言的MSN Spaces 不曾有过,也很难发生。中国用户也许无法从本地法律得到支持,但是可以拒绝使用,拒绝阅读。”他呼吁中国的博客使用者们在他们的博客上放一张“我们可以不用MSN Spaces”的图片。而在国外,大声疾呼的则是Rebecca MacKinnon,她在博客上说“注意,安替的博客是被MSN封掉的,不是中国政府。”她还在1月7日呼吁国际公司应该遵守全球的伦理规范,并引用了一个致力于言论自由的“Article 19”组织和联合国签署的一份联合声明(该声明发表于12月21日),该声明呼吁“提供互联网搜索、聊天、信息发布和其他服务的公司应该努力保证他们尊重客户使用互联网并不受干涉的权利。尽管这可能在和某些国家的合作中带来麻烦,然而我们鼓励这些公司在其他风险共担者的支持下,联合在一起抵制官员试图控制或者限制对互联网的使用的努力——如果这种努力违反我们的原则的话。”
甚至在该贴中她还说“如果美国技术公司在证明他们在乎人权和言论自由方面做得不够好的话,那么呼吁美国政府进行干预的声音可能会更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Chiu Yung在其博客上的几篇相关文章。比较容易引起争议的是“不是MSN可耻,是我们低人一等”,作者在最后写道:“Anti说,要跟MSN讨回一个公道。我想说的是,尊严和自由要靠中国人自己争取,MSN和Google们永远给不了我们尊严和自由。一旦中国人有了真正的尊严和自由,MSN上再也不会发生Anti事件。”此话我倒是深以为然的,当年谭嗣同他们愿意用自己的血来唤醒国人变法维新,而今天的我们难道寄希望于微软对中国政府的反抗来实现民主自由大业吗?我们当然依然可以去骂微软不尊重国人的言论自由,但是不要因此就觉得中国的事情就是坏在这群外国人手上的。事实上,无论有没有微软,我们都必须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毕竟,是我们,不是微软,将对中国的未来负责。
1月6日的《纽约时报》为微软做了一些辩护,它引用一位微软官员的话说他们是在中国官方的要求下才关闭安替博客的,也就是说,他们是迫于政府压力。我个人对这种辩解并不相信。理由是我有一个好朋友的博客也在同一天被微软封了。我绝对不相信中国政府会要求微软关闭我这位朋友的博客,因为她的博客是仅对其MSN联系人开放的,而且无关政治,唯一的问题是写了《新 京 报》的事情。我怀疑微软封掉了所有讨论《新京报》事件的博客,当然,我没有证据,我希望对此有更多了解的朋友告诉我。
但问题依然不在于微软,在于我们自己。正如《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引用的Rebecca的话,“它们既然可以因为中国政府提出要求而封杀安替,那么当美国政府也提出同样非法的请求时,它们难道不会这样做吗?”不要忘了,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关心的还是自己,微软的举动引起了他们对于自身权利可能受到侵犯的警惕,因此他们抗议——他们愿意为此付出。
而我们呢?抗议不可能将我们关进监狱的微软?荒唐!当政府在侵犯我们的权利时,我们在干什么呢?跟外国人哭诉自己的悲惨命运?然后当外国人说,“No,我们要遵守中国法律,我们不会帮你报道”的时候,痛骂那个不愿拔刀相助的微软!这是怎样不可救药的懦弱啊!
因此,我的结论是:受到侵权的中国用户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微软;但如果你没有受到侵权,那么你在那边嚷嚷微软破坏言论自由的声音显得就有些可笑了。


Microsoft Shuts Blog’s Site After Complaints by Beijing
微软在北京压力下封杀博客
By DAVID BARBOZA and TOM ZELLER Jr.
纽约时报,1月6日

一周前,一名使用微软SPACES服务的著名中国博客写手由于讨论一起报纸罢工事件,其个人博客被微软关闭。
微软的这一决定是美国大技术公司为了获得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的许可而与中国官方合作,审查网站和限制异议分子或网上言论自由的一系列举措中的最近一起。
微软在去年夏天就因为它在中国的博客过滤那些含有“民主”、“人权”字样的标题而广受批评。本周四微软辩解说它必须“尊受全球的和地方的法律”。
“这是一个复杂的困难的议题。”MSN的一个经理Brooke Richardson说,“我们认为在中国有我们的服务要比没有好。”
被关闭的这个网站是属于一个著名的博客写手安替的,他同时也是《纽约时报》在北京的调查助理。
该博客在上周被从微软的MSN SPACES上移除,恰好是发生于它讨论《新京报》有独立思想的主编被撤职并导致100名记者在12月29日罢工事件之时。对于处在严密控制之下的中国新闻组织而言,这一事件显示出了报人们的不同寻常的团结。
而微软的反应正处于中国政府加强压制言论自由的步骤之中。在过去几年来,一些著名编辑和记者被关押在中国,并分别被控以间谍罪或泻露国家机密罪。
《纽约时报》的另一个调查助理赵岩在上个月被指控泻露国家机密给一张报纸——该报在2004年报道了江泽民将从国家军委主席职位上卸任的决定。
中国严密监控着人们在互联网上张贴的内容,政府通常会关闭或者删除那些被认为反政府的网站和贴子。微软的一个发言人说该公司已经封闭了“许多”在中国的网站。不过MSN SPACES的服务器是在美国的。
微软的Richardson说安替的网站是在中国官方通过微软在上海的一个分部提出要求后被封闭的。
微软对安替博客的封闭引起了网上大量的关注和谴责。哈佛法学院的Rebecca MacKinnon在她的博客上写道:“如果在我们国家也有这么一个过度热心的政府机构向它们(指微软和其他技术公司)提出非法的请求,那么我们能确信它们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吗?”
微软的技术人员Robert Scoble在他的博客上公开反对公司的行为。“这一行为令我沮丧”,他在周二写道,“这与使用一种程序来清除博客上的某些词语不是一回事。这是成为政府的代理人并审查一个博客的作品。”
另一个美国在中国的网络服务公司,Yahoo,曾在秋天由于被揭发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的E-mail账户信息并导致一个中国记者被监禁而广受责备。Yahoo同样用被迫遵守当地法律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安替是个相当著名的博客作家,并因此在去年成为世界博客大赛的中国方面唯一一名评委。
安替曾经作过计算机程序员,后来又在一份中国报纸担任记者,继而又成为华盛顿邮报的中国调查助理,直到2003年加入纽约时报。
安替在今晚的一次采访中说,他已经写了一年多博客了,并不断受到中国政府的审查,尽管他已经努力的不去写那些和他在《纽约时报》的工作有关的重大话题了。
他是第一批首先在网上提及《新京报》的部分编辑将被撤职消息的人。他说他在12月28日就发贴说可能会发生撤职事件。
两天之后,就在《新京报》主编被撤职后,路透社报道了大约有100位记者用罢工表示抗议,并还报道说有些中国博客和网上聊天室正在讨论该事件。该报道说安替在他的博客上呼吁读者们退订《新京报》
安替在周四的采访中说微软在12月30日毫无警告的删除了他的博客。“我甚至没有说过我支持罢工”,他说,“微软的行为侵犯了我的言论自由。他们甚至不给我机会备份我的文件就毫无预警的删除了我的博客。”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我们为何要抗议微软?”

  1. wanderer Says:

    需要我们自己担负起责任

  2. 楊公的電影生活雜記 Says:

    繼關鍵字審查機制的下一步

    果然是音速慢到不行,這些消息居然都是報紙看來的;這幾天與輪流出包的硬體持續抗戰,根本沒怎麼注意新聞。Microso

  3. 一顆豆子的吶喊 Says:

    微軟將找出方法,讓部分網誌無法從某些國家進入

    從蕃薯藤新聞頻道看來的消息:美國軟體巨擘微軟(Microsoft)承諾研究一些規則,以因應政府對某些在該公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