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政府的艰难之旅(下)

续:诉讼政府的艰难之旅(上)

街头正义
滨海建筑公司并没有等待法院的裁决。它铺了一条宽阔的混凝土马路,穿过石桥原来的农田。另一些部分则被一排高墙给封起来了,墙上装饰着广告画,上面画着一条流淌过繁茂的秋叶的河流。在墙后面,居民区正在拔地而起。
在法院受到挫败之后,二李开始了一场民间不合作运动。他们站在推土地前面,骚扰工人并破坏建设进程。
3月18日,滨海公司向法院起诉李勇路,要求法院下令禁止李对其建筑工作的干扰。四天之后,法院未经审判就做出了最终裁决。李勇路的行为被宣布为非法。
村民们说,地方官员将该裁决复印后发到石桥的每一个居民手上。当地党的领导还在村里的高音喇叭上宣读了该裁决。
但这并不能阻止二李的反抗。他们和其他村民说他们被法院如何迅速的行为(而对他们的诉讼却又拖延这么久)激怒了。
“我发现法律就是他们所说的。”李勇路说,“他们所做的就代表权力。”
3月25日,峰峰矿调遣当地警察和民兵去阻止村民对工程的干涉。这一举动引来了成百上千的村民。参与者说,当警察没收了几个当地人的照相机时(他们用来拍下当时的场景),紧张的对峙演变成了一场小规模的暴动。
李会堂的弟弟说当警察从他的脖子上强行取下照相机时,在他的前额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口。现场拍下的照片显示,还有一个老人摔倒在地,并被践踏。
村民们失去了控制,开始打碎警车的玻璃,并试图掀翻警车。15个当地居民被抓进监狱;其中有3个被抓9个月还没放出来,村民们说。
这种突发事件已经成为迅速崛起的中国其农村生活的一种常态了。但许多不被人们所关注,或者在国内媒体被禁止报道。
但是就在石桥暴动不久后,在邻近的定州市,发生了一起引起全国关注的地方政府镇压示威农民的事件。几百名被雇俑的暴徒拿着猎枪和棍棒,强迫村民们放弃要用于建设一个电厂的土地。在这一被一个村民的数码摄像机记录下来的血腥镇压中,有6个村民被杀死,还有几十个受伤。
对于北京政府而言,这次做得太过分了。定州市市委书记和另外26人在12月初以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中国的最高法院院长肖扬在定州事件之后曾视察过河北法院。他告诉官方媒体说由于法院经常把一些重要的案件当作“烫手山芋”,宁愿不碰它,使得人们忽视司法系统。“如果法院每次都向政府低头的话,那么人民将不再信任法律程序。”他警告说。

既非是也非不是
这种感觉看来正在高层官员中广泛的蔓延。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河北法院注意到了他的警告,至少当他们面临那些威胁到地方利益的案件时,并不会直起腰来。
二李又给了法律第二次机会。这次他们找到了一个北京的著名律师,周世峰(音译),他经常受理起诉政府的案子。
在经过了一番调查后,周认为滨海计划违反了国家土地法,该法规定开发基本农田需要得到国务院的批准。他说,他们应该起诉湖北省政府允许该计划实行。
周对此案的期望值很低。中国行政诉讼法规定对地方政府起诉必须首先向被党委书记控制的地方法院申请。你可以上诉,但必须是在地方法院审判后或者否决后。
法院如果不愿意受理诉讼请求的话,按照法律,必须以书面形式通知申请人。但是为了避免上诉,法院职员经常拒绝给予法律文书。在中国的政治-司法体系中,如果该案没有正式被受理的话,那么也就不需要法院否决书。
“这个法律是荒唐的”,周说,“但是这是唯一的途径。”
9月,周律师,二李以及其他村民聚集在河北省会石家庄法院里。一名叫做钱仁东(音译)的法院职员接待了他们。
他们请求他受理他们的案子:他们有合法的权利提出上诉;地方官员违反了国家土地法;他们获得正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他们说,钱很礼貌,但很顽固。他浏览了他们的文件,并问了几个问题,但最后没有做出任何让步。他劝说他们通过上访而非法院向更高的官员请愿。
但是无论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还是一个小小的疏忽,当会谈结束后,他没有把上诉文件还给他们。技术上,这被看来是他接受了他们的上诉申请。
“当我们离开法院的时候,我们兴奋地谈论着。”李勇路说,“看上去我们走出了第一步。”
两天后,钱打电话到李家里。跟李说那些文件必须被立即取回,否则他就无法保证它们的安全。他同时还说,这个案子不会被受理,而且也不会有否决书。
周建议李呆在家里。他们应该迫使该职员写一份书面的否决书。李说他很紧张——他花了几个月汇编的原始文件都在那个职员的手中——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
他们所冒的风险不是文件可能会被销毁,而更是这些文件可能会被忽略。两周后,文件被通过邮件寄到了周律师在北京的办公室。没有任何寄信人的痕迹。
在石桥的土地案件中,这是法院所给予的唯一一个“判决”。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诉讼政府的艰难之旅(下)”

  1. ditouch Says:

    你是做记者的吗?看你的文章全是新闻时政方面的

  2. santiago Says:

    不是啊,我是当中学老师的。记录这些新闻,主要是想帮助我的学生拓展他们的眼界,学会从不同立场去看待事物,分析事物,同时还训练学校报刊的记者团学会如何去采访,如何去组织稿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