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水坝的后续报道

今天在《纽约时报》看到关于怒江水坝的后续报道,只是一则很短的新闻,不过发现一个细节问题。
该报道主要是转述香港《文汇报》的一条新闻,但是在转述中却漏了很重要的一句话:“由于怒江为国际河流,根据中国现有法律,其环评报告属机密文件料不予公布。”
在《纽约时报》的叙述中,仅仅说公众希望国家公开怒江计划的环境评估报告,而中国政府却把它列为国家机密。只字不提《文汇报》上说的为什么中国政府要把它列为国家机密——尽管《文汇报》也没有提究竟是何法律导致该评估报告成为国家机密。
同样的,香港《文汇报》虽然提到了为何这份报告为国家机密不能公布,却丝毫没有提及国内外组织和人士希望中国政府公开该报告,更没有提及公众希望政府召开听证会来讨论怒江计划。
我不想指责任何一方,揭示上面这些,我只是希望告诉大家,看新闻一定要谨慎,任何一个新闻,如果不去看站在不同立场上的媒体所写的报道,你就很容易产生偏见,很容易得出错误的判断。

中国建议为了保护环境减少电厂计划中的大坝数量
By JIM YARDLEY
纽约时报,1月12日

一份香港报纸报道说,政府环境评估报告建议减少颇受争议的怒江水电站计划中的水坝数目以限制该项目对环境造成的损害,并减少不得不重置的移民数量。
香港文汇报——亲中共的一份纸媒——周三报道说该建议要求将原来计划的13座水坝减少到4座。该报道引用了一个匿名人士——他有机会看到政府报告——的话说减少水坝数目仍然会实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需要。
怒江项目已经被搁置了将近两年,而且它现在将被呈送到国家发改委办公室,然后再送到国务院审批。
但该报道也指出所有13座水坝的计划并没有完全被否决。消息人士说四座水坝只是“试验性的建议”,并说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来评估更大的项目。
最初的怒江计划——该计划将能为该地区提供超过三峡大坝的电力——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争议问题。国内外的环境组织要求在决定是否要推动这个计划的过程中应该有更大的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度。
香港报纸所提到的环境评估报告本身已经成为一个争议点。一个由环保主义者、律师、记者和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要求公开报告,并就该项目召开公众听证会。他们指出2003年的环境法要求在决定这样一些重大工程时,需要公众参与,包括听证会。
但是中央政府居然公布报告,也还没有举行任何听证会。
香港报纸说水力资源部和国家保密局已经将该报告定义为国家机密。

另见本博客翻译的《纽约时报》12月26日的报道:为怒江寻找公众的声音
这里可以看看建坝派的观点:院士专家深入怒江考察:富饶中极度贫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