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仍然是网络封锁的赢家

中国对互联网的控制引起了美国人权支持者和大公司的争论,究竟是要利益还是要言论自由,答案大概要等到在国会山的这场较量结束才会公布。不过美国人所提出的问题倒是令我很是惊讶他们的国际主义精神:“究竟是美国的经济利益重要,还是中国一个异议分子的生命重要?”这么简单的加减法在他们那里竟成了一个需要国会开听证会,甚至进行立法的大问题!
我不禁想起学校有一次开讲座,请了一个记者来谈某些地方养黑熊取胆汁的情况。讲座过程中自然谈到了动物人道主义的问题。自由发问的时候,有个初中生问:“有些地方人都没有吃饱,为什么我们要关心对黑熊的保护呢?”
我不知道美国会不会有人问:“我们自己都还有人找不到工作呢,为什么要为了几个中国的异议分子而放弃那么大的商业利润呢?”
其实这些问题的本质都在于: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China, Still Winning Against the Web

中国,仍然是网络封锁的赢家
By TOM ZELLER Jr.
纽约时报,1月15日

仅仅不久之前,因特网还被看作是套住中国的陷阱。这个国家极度渴望鼓励经济增长,并于上世纪90年代初进入了世界市场。
于是有种观点产生了:迟早有一天,这个国家也不得不进入因特网,届时无论它的领导在过去能够多么有效的控制信息,但面对这个新的民主怪兽——它将观点和信息从四面八方分散和传播,它将束手无策。
然而事情并不完全按照这种方式发生。
上周,微软为自己辩护说在新年假期期间,它不得不应中国政府的要求,而关闭一个著名的北京博客的MSN SPACE,因为上面的贴子明显和审查相冲突。
无国界记者组织抗议这种行为,并呼吁跨国公司们接受信息自由传播的原则,如果不行的话,该组织建议西方政府对此采取行动。反微软的呼声震撼了博客空间,甚至国会听证会也可能即将召开
微软公司说它只是面对现实而已。“微软在世界许多国家从事商业活动”,MSN的一个生产经理Brooke Richardson在一封e-mail中说,“由于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标准,因此微软以及其他跨国公司必须承诺我们的产品和服务遵守本地的法律、规范和企业惯例。”
微软是最后一个由于和中国政府合作而受到批评的技术公司。在此之前,雅虎、Cisco和Google都已经因为帮助中国政府建立被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称为“世界最高级的因特网控制系统”而受到谴责。
当然,很难为一个在比尔·盖茨之前就存在的专制机器而指责美国公司,或者因此就忽视另一个现实:中国熟练的硬件和软件发展商们,那些东道主和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网易、新浪、搜狐,他们更愿意和中国政府合作。我们同样也可以认为,正如许多美国经理们所认为的那样——虽然他们由于害怕惹恼自己的中国主顾而不愿透露姓名,尽管那些公司不得不服从命令来获得利润丰厚的市场的准入权,但是因特网的自由的承诺仍然在发挥作用。从长远来看,那些经理们和自由市场的主张者坚持说,它会带来变化。
“我们对于中国政治改革最好的希望就是一个不断成长的中产阶级,它与时代同步,它在经济上独立。”贸易政策专家Dan Griswold如是说。
但是人权活动者仍持怀疑态度。
“这个漫长的历程何时开始?”无国界记者因特网部门的负责人Julien Pain说,“因为我看不到微软在那里的影响。情况没有在得到改善。微软的表现就同一个中国公司所能表现的一样。”
Pain还说,那些公司只不过是想“分得一块蛋糕”。
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蛋糕。
美国因特网人口正接近饱和,根据市场调查公司Nielsen/NetRatings的统计,大约有2亿3百万用户。中国互联网人口在绝对数量上是世界第二,根据官方统计,大约有1亿3百万用户,但是仅占13亿总人口的8%不到。在2005年的前六个月里,中国新增加了1千万新的网络用户。
“很明显这是一把双刃剑”,美国信息技术协会(这是一个代表了几十个公司的商业集团)全球事务副主席Allen Miller说,“一方面,这是一个人人都想进入的美妙市场;另一方面,它也是一种威胁。”
中国领导人几乎从1994年中国允许接入全球网那一刻起就清楚他们的互联网战略。他们并非仅是试图通过技术上的大胆行为来驯服网络,而是创造了一个由过滤、监视、暧昧的法规以及严格的执行组成的多层次的审查体系,这一切手段成功的压制了中国的因特网。
去年9月,中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附加的法规以禁止在博客上张贴“法律和政府法规所禁止的”或“制造社会不稳定”的内容。
Pain的组织列举了一张单子,上面是全世界范围内的“62个网络异议者”,他们由于在网上的活动而被抓进监狱;其中54名在中国。
美国公司们做的最好的是对这种严酷的情况视而不见,人权支持者们说,最坏的则是与当地政府合作构建网络长城。
Cisco为构造中国互联网中枢提供了大量硬件。而去年秋天,雅虎被揭发向中国政府提供一位中国e-mail用户的名字,该用户通过邮件发送了有关天安门广场事件的信息。这名用户现在被处以10年监禁。
Google和雅虎都对中文版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而MSN在中国的博客工具则会阻止像“达赖喇嘛”和“人权”之类的字眼出现在贴子标题。
“尽管这是一个又复杂又困难的议题”,MSN的Richardson说,“我们仍然相信在这些市场,有微软和其他跨国公司的存在总比没有要好。”
但是技术公司“需要更好的和公民们合作”,来自新泽西,并担任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的共和党议员Christopher Smith说。
“他们至少应该保持中立,但是我希望他们实际上应该站在基本的人权这边。”Smith说,他计划就此议题在二月初召开听证会,并呼吁立法来限制那些和专制政权合作的公司。
“当你在大谈利润的时候,一些人却在丧失自由。”他说。
技术贸易协会的Miller认为用这种加减法来处理这一问题显得太简单化了。“我不认为任何决定是在真空中做出的。”他说。
难道一家美国公司甚至美国整体经济的利益,就要比一个中国异议分子的生命来得更重要吗?
“是的,这是个问题。”Miller说,“理性的人将接近该问题的不同方面。”

本博客上相关文章:来自中国的一封信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中国,仍然是网络封锁的赢家”

  1. 诺微的森林(Mirror) » Blog Archive » 美国国会听证会 Says:

    […] santiago说他为美国人的国际主义精神惊讶,我则担心听证会流于道义层面,变成非此即彼的选择:与中国合作,或是不合作。这种担心不是杞人忧天,最近看到不少言论有这样的趋势,例如17日纽约时报发表的批评微软的社论。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