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13岁的女孩死于警民冲突中

又是一起群体性突发事件,同以往的事件一样,外电和新华社的报道大相径庭,甚至我连新华社的中文报道都没有找到(有心人发现的话可以贴在评论里)。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广东又发生了一起由于征地纠纷而来的示威运动,并最后酿成警民冲突。
《纽约时报》的标题很是惊竦,尽管看过它的报道后会发现至今没有证据表明该女孩的死因是这场冲突。我在翻译后面列出了其他来源的一些报道,要深入研究的话可以去东南西北看看,那里有很全的相关报道摘录及链接

Girl, 13, Dies as Police Battle Chinese Villagers

一位13岁的女孩死于警民冲突中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1月16日

在中国南部工业心脏地区发生的一起群众抗议在持续了一周之后,于周末终于酿成暴力冲突事件,据村民说,数千警员威胁性地挥舞自动步枪,同时使用电棍镇压集会群众。
盘龙村的村民说,冲突导致60人受伤,至少一人死亡,这是一个13岁的女孩,她在冲突中被警察杀死。警察否认对此事负责,并说这个女孩是由于心脏病突发而死的。
盘龙——离广东省会仅1小时的车程——的居民说警察追赶和殴打示威者,以及路边的旁观者,而当地人则以破坏警车和进行打了就跑的攻击——向警察投掷石块。
发生在盘龙村的冲突是中国一个月内第二次大规模出动警力——包括准军事武装部队,他们被部署来镇压地方抗议运动。
该抗议恰好发生在朝鲜主席金正日访问该地区的时候。金的这次秘密访华,尽管北京从未公开确认过,但保密工作却做得很糟;一些村民说金在周末来到该地区可能造成了警方的紧张。如同成千上万的其他发生在中国农村的抗议活动,这次同样涉及到了土地征用与环境问题。
“警察在晚上8点到达,然后从9点开始殴打群众,试图驱散人群。”一个学校教师在电话中说,她只愿意说自己姓杨。“当冲突发生时,人们被激怒了,大量群众捡起地上的石头向警察砸去。在受到攻击后,警察们暴怒了,他们开始殴打看到的每一个人,用他们的棍棒。”
该教师所叙述的是周六晚上发生的一幕,那天是该地区这次抗议的第六天。村民们说这次示威始于静坐,但是当越来越多的本地人加入的时候,该抗议一天天就变得越来越猛烈。最后,村民们说,当局调遣了1万名警察来此,这个数字是最高峰时示威者数量的两倍。
去年12月在附近的冬洲村也发生了同样的示威,村民说有30人在武装警察向人群开枪的时候被打死。这次示威是为了反对当地一个火力发电厂的建设。广东省政府承认有三人死亡,但同时也谴责村民攻击警察。同时,中国官方封锁了进入该村的道路,并命令媒体不得报道该事件。
不像发生在冬洲渔村的事件,这次发生的村民与大量警察的冲突是位于被农村包围起来的城市中,而且还是中国最大的发展最快的工业城市之一。
事实上,盘龙村的示威群众说他们之所以愤怒,是因为在2003年的时候,政府使他们相信该土地征用计划是为了建造一条连接附近的珠海到北京的高速公路。而后来,村民们发现该土地被重新出售给开放商用来建造化工厂和服装厂。
这片围绕着盘龙村的地区无论在哪里都是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它也是邓小平用来进行经济改革的试验田和发射台。这些改革复兴了中国,并且在仅仅一代人的时间里改变了它,令它成为一个全球经济发电站。
盘龙村距离深圳、东莞和珠海(三个大型的迅速发展的试验城市)都很近。它距离广东省省会广州以及点燃该地区起飞的香港也不远。这一地区不仅仅是中国飞速发展的工业、高新技术制造业、纺织业和家具业的基地(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大多数都输出到美国),而且也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灌木丛平原的能见度已经多年非常低,以至于在几百码以外,所有的事物都模糊不清地隐藏在一层刺激眼睛的如厚厚的灰色窗帘的浓雾中。该地区的水供应也同样由于污染而处于危险之中。情况已经如此糟糕以至于甚至香港的居民——他们的经济依赖该地区的发展——也为他们所帮助制造出来的污染怪兽而懊悔不已。
他们不断增加的矛盾心情也一样存在于该地区的农民心中,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是第一批受惠于中国向外国和私人投资开放国门——首先作用于广东的一些经济特区——的人。
“我们在这里有许多特区,而且每一个都吸引着投资。”一个姓侯的村民在电话访问中说,“过去达成的经济交易并不对我们有利,这里许多地区以前发生过较小的抗议,但是人们不团结。”
“不过现在”,他补充说,“到处都有暴动。”

相关报道:
新华社:Traffic blockade ends in Guangdong
中山市政府发言人称,没有人在中山市三角镇事件中死亡,警察在驱散请愿者和围观者过程中也没有使用催泪弹或者电棒或者高压水龙。
然而,有两名警员和三名村民由于请愿者向警察扔掷石块和爆竹并造成混乱而受伤。
发言人称一辆警车的挡风玻璃和车灯被请愿者打碎。

大公报:中山上訪衝突未用催淚彈
據中山市政府方面說明,2003年三角鎮政府因發展工業經村民同意徵用該村和平片一部分土地,並發放了徵地補償款及青苗費。今年一月十日,約百名村民認為徵地補償標準偏低,上訪三角鎮政府。因其要求未能得到滿足,部分村民遂於次日上午聚集在南三公路阻礙交通。
……
為防止事態升級,公安部門組織三百多名民警,於當晚十時半,對阻塞交通的村民進行清場,並將二十五名滋事嫌疑人帶回審查。公安部門在對滋事嫌疑人進行訊問和甄別後,對其中四名滋事者作治安拘留十五天處理,其餘人員經教育後釋放。當晚十時五十分,村民逐漸散去,南三公路交通恢復。在整個處置過程中,所有到場民警均嚴格做到文明執法,未攜帶任何槍支和殺傷性武器到場,也未使用高壓水炮和催淚彈。
文稿稱,「三角鎮許多村民對公安部門的果斷處置拍手稱快」。

文汇报:中山徵地 釀警民衝突
據稱,1月12日,中山三角鎮大批村民因不滿收地賠償金額,發動示威行動,在三角鎮政府門外抗議,之後前往京珠高速公路三角入口處靜坐。當地公安部門派出了約1,000名公安幹警前往現場將示威者驅散。當時場面比較混亂,一些村民被幹警拖手拖腳的抬走了,導致數十名村民受傷。村民稱,示威活動在本周初已發生,高峰期間人數多達幾千人。在一次示威行動後,一名13歲的女孩不幸死亡。有消息稱,醫院欲與死者家屬簽定心臟病發而亡的認定書。目前,死亡的具體原因仍然不很清楚。

东方日报:徵地衝突不斷重演值得省思
當局武力鎮壓汕 尾紅海灣請願村民的硝烟尚未散盡,中山市三角鎮近日又爆發血腥鎮壓維權村民事件。執法者動用催淚彈、電槍、警棍對付包括婦孺在內的村民,造成慘重傷亡。
事件激起更大民憤,抗爭仍在繼續,如何善後牽動人心。同類慘劇何以不斷重演?實在值得官民和社會各方省思,否則當局信誓旦旦提出的「建設和諧社會」口號難免淪為國際笑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