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王牌主持人推动限制

《纽约时报》的评论总是能够从一个很小的切入点扩展到宏大的社会背景之中。下面这篇介绍央视主持人李咏的就是又一例证。这篇文章不长,但是涉及到的点却相当多。从个性化的主持人风格到公众收视口味的变化,从春节联欢晚会的盛衰到地方媒体的兴起,从美国脱口秀支持人Jay Leno到中国那些四平八稳的传声筒……我很惊讶居然可以从一个刘咏牵出如此多的头绪来。尽管这篇评论放到中学生作文中去肯定是不及格的——主题涣散。
必须承认,写这样的评论需要很广的视野,而在国内的评论中很少能够看到这样的视野。而且,这种评论给读者的好处在于你会得到许多看问题的角度,而不是结论。枝节太多了,主题从这里跳到那里,你无法指望它告诉你一个正确的结论。唯一有的是标题所给你的暗示:中国电视业的限制以及突破。但究竟如何,还是要你自己去得出结论。
对了,说到春晚,我发现作者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挺准确的。就是一家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天,一边打牌,一旁的电视机上正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但是没有人去看它。
今年,你会对春晚瞄上几眼呢?

A TV ‘King’ Pushes the Limits, Flashily but Gently

一个王牌主持人推动限制,眩目但又缓慢
By JIM YARDLEY
纽约时报,1月21日

这个时尚咖啡屋的三楼是空的,因此当李咏沿着楼梯踏进这间屋时,迎接他的是沉默。但尽管如此,这位因其活泼的形式而深受大众喜爱的电视支持人——李咏——还是进来了。
他穿着一件衣肩上饰有纽扣的黑色皮夹克,恰好与同样缀满扣子的皮裤相配。他的白色靴子是人工鳄鱼皮制的。他的指甲由于涂了半透明的白色指甲油而微微发光。他那头著名的又长又厚的褐色头发闪着金色的光芒。他不是那种典型的北京咖啡店的主顾。
“我刚刚试完衣过来。”他一边解释一边坐进一张大大的红色的椅子上,看上去有点累。
在最近几天,37岁的李咏一直在为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彩排,这是一套4个小时的综艺节目,将于下周六播放。该节目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收视率最高的,会在每年农历新年晚上播出,那时候中国家庭会聚在一起,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观看节目——但并不总是开开心心的。事实上,对于这台充斥着喜剧、歌唱、跳舞和宣传的节目,不满的呼声并不亚于观看的传统。
李咏作为该节目四个主持人中的一个,也意识到了这种不满,正如他也一样知道他所获得的这个位置相当于学术界的最高荣誉。“在中央电视台有500多个男女主持人”,他说,“每个人都想成为春晚的一员。我很荣幸他们选择了我。”
由于他那戏剧性的姿势,丰富的主持形式以及稍稍有些不羁的长相(并非每个人都认为他长的帅的),刘咏被认为是在中央电视台那群四平八稳的名人中最受欢迎最能挣钱的明星。一个由官方媒体所做的研究——尽管没有被独立的核实过——声称刘是中国最值钱的主持人,他每年为央视创造的价值高达5080万美元。
作为中共党员以及党的领导喉舌下的一名雇员,李的工作特点不同于Jay Leno(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对于李而言,如果像Leno那样在晚上拿政治人物如布什总统尽情开涮的话,那无异于职业自杀。因为中国的媒体都被严格禁止批评最高领导人。
但是在国家电视娱乐节目所规定的允许界线之内,李认为他有点反叛。在一个游戏节目中,他使用了一个招牌动作:拳头;在另一档节目中,他则会乱扔问题卡片。他有时候会说点俚语,尽管审查者禁止主持人使用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香港或台湾方言。
“我不会喊口号”,他说,“我不会区分舞台和生活。我的习惯和缺点都会在舞台上暴露出来。”
李的吸引力也反映了央视面对的新现实,也就是公共意见的作用。如果央视曾经是不可挑战的,那么在省台、地方台和香港台的电视节目纷纷涌现并不断瓜分娱乐节目的市场份额。
去年11月,央视拍卖其2006年的广告权时未能达到它的收入目标。同时,一家省级电视台则以“超级女声”——该节目由于太受欢迎了以至于央视图谋破坏它——在2005年取得了最高的收视率。
由于主持“梦想中国”节目,李被卷入一场争议之中。“梦想中国”被认为是央视对“超级女声”的回击——但李否认这点。不过有一点肯定是事实,即央视明显认为只要强调李的重要性,那么李就是他们最好的武器。
李最大的人生转折点是在1998年,当时他主持了一档叫做“幸运52”的节目。对于出生在遥远的西部地区新疆的李而言,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成为一个电视名嘴。他的父母因为响应党中央的发展西部的“爱国主义号召”而搬去了那里。李说他最大的童年愿望就是离开。“我只是想离开父母和家庭,有一个独立的生活并做我喜欢做的。”他回忆道。
当他被录取入中国北京广播学院的时候,机会来了。他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毕业,那时候的工作竞争比起今天来丝毫不激烈,毕业后李就到央视上班了。一开始他的工作是记者和编导,但他出名是转行做娱乐节目之后。
他说他在“幸运52”里的风格——他的长发,他的保持一种风格的服装以及他在镜头面前的轻松随意的言行——都是如此不同寻常以至于学者们邀请他参加了一个讨论会来讨论他这种风格是应该被提倡还是禁止。但是这些天来,相比那些看上去在僵硬的背台词的主持人而言,许多评论者远远更欣赏刘的风格。
“主持人的概念已经改变了”,著名娱乐记者王晓方(音译)说,“现在观众们期待的是看到头脑、技巧和魅力。”
李仍然是“幸运52”的主持人,同时还主持另外两个节目。他说他有时会研究英国的游戏性节目,但电视看得不多。他和妻子儿女一起住在北京市区的时髦公寓中。他的妻子——他大学时的爱人——是央视的一个编导,也是她丈夫事业成功的忠诚支柱。
中国电视和电影明星的各种缺点滋养着业余摄影师们队伍的成长,但是李和其他央视明星则希望保持一个相对较低的曝光度。据报道他曾对那些谈及他的保时捷汽车的文章大发雷霆。他有一次还被某新闻媒体斥责,因为他被拍到在公共场所吸烟,尽管这是中国大多数男人都有的习惯。(就在咖啡屋里,他惬意的吸着一根古巴雪茄。)
今年是李连续第五个年头担任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该晚会始于1983年,并吸引了几乎每一个有电视机的人。但是随着竞争愈来愈激烈,公众口味不断变化,该节目慢慢地在失去观众,尽管它仍然被认为拥有几亿观众。经常还会有这种情况,在中国的家庭电视机中正播放着该节目,但是没有一个人在看。
该节目的编导急切要吸引年轻的观众,并在最近几年邀请流行歌手参加表演。但是李强调这个节目还具有政治的、社会的和文化的“责任”,因为政府期望通过这个节目宣传今年的主题。对于2006年,它的主题是和谐。因为胡锦涛主席呼吁建立“和谐社会”。
李说他在这个节目中的作用是一个裁缝,他将节目一个一个串联起来。相比他自己主持的节目,“在我的节目上,我是国王”,他说,并对自己的这个玩笑报以一笑。
然而,即便是国王,也要面对中国电视的种种限制。
他说他尝试用一种新的姿势来作为他的招牌拳头——飞吻。但是至今为止,这一动作未能获得编辑的批准。
“飞吻”,他说,“并不容易像拳头一样被接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