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VS中国

纽约时报的中国问题专家写了一篇对比印度与中国的评论,讨论这两个国家究竟谁可以成为21世纪的世界领导。
里面有个细节我比较注意,就是文章说,在印度很贫穷的地方,小孩子们去上收费很高的私立学校,接受英语、孟加拉语、数学、艺术和音乐的熏陶。所谓收费很高是这样的:那边家庭的平均月收入为184元人民币,学费是一次性注册费104元+18.4元/月。如果以每年9个月计算的话,那么一年的学习费用为269.6元,相当于家庭月收入的146.5%。
比较一下我所了解到的上海民工子弟的情况。一般民工子弟小学的收费为每学期500元左右,一年也就1000元。而农民工家庭的月收入大概为1500元左右(能够将孩子领到上海的民工家庭收入一般都还算可以,比建筑工人要好多了)。则学费仅占家庭月收入的三分之二。
根据我和一些农民工的接触,发现如果将学费提高到家庭月收入的150%,也即2000元以上的话,对于大多数家庭而言是无法接受的。他们要存钱回家盖房子,所以不可能在子女教育上投入这么多。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在中国,那些办农民工子弟学校的人,有几个会像那位印度校长那样说:“他们父母所得不到的,这些孩子必须得到。”我所见到的民工子弟学校,几乎没有一个会将挣来的钱继续投入到硬件设备的改善和师资力量的增强上,大家都是冲着这块市场而来的,与教育无关。
农民工子女教育的问题放大点看也就是中国农民工的问题,在维舟的博客上有一篇谈春运买票的文章,在评论中作者写道:“中国的百姓之所以一直能忍耐(如春运这样恐怖的事),我觉得原因之一也是他们一直觉得生活是‘有盼头’的,所以他们的乐观指数也世界第一。如果有一天他们觉得不公正越来越拉大,而自己始终没有希望,那就真的要出事了。”很巧,我前面刚刚翻译了一篇谈中国人对生活的期望值与现实处境越来越远的文章,正好可以用来思考国人的乐观指数正在下降还是上升。
另外值得注意的就是温总理支持的国务院会议所通过的《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反过来理解的话,这也意味着农民工问题确实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节骨眼上了。

Nicholas Kristof: India vs. China

印度VS中国
他们正在第一回合的比赛!最有希望获胜的是……
By NICHOLAS D. KRISTOF
纽约时报,1月17日

21世纪最伟大的比赛正在中国与印度之间展开,世界正等待着2100年的全球领导在此两国间产生。
布什总统下个月的印度之旅十分重要,对于美国人而言不仅仅必须准备迎接在我们后视镜中的中国的腾飞,最后同样也要认真对待因素。印度是20世纪世界最大的失望,但是今天它正在经济改革的浪潮中颠簸地前进,令我想起20世纪90年代左右的中国。
印度(以及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对教育的饥渴。大多数美国报纸用漫画来吸引读者,一些英国小报则用裸露上身的女郎来增加销量,但是一份加尔各答(印度最大的城市)的日报竟然会登载一栏数学方程式。想象一下用三角理论来取悦读者!
我拜访过在加尔各答贫民区的摇摇欲坠的Hasi Khusi幼儿园和小学,在那里大多数孩子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街头小贩、人力车夫或者工人。那些家庭的平均收入只有23美元/月,但就是在如此微薄的收入中,那些父母们还要为孩子入学一次性交付注册费13美元,以及每月2.30美元的费用。
“他们所得不到的,他们的孩子必须得到。”校长Sampa Sarkar对此解释说。在这些幼儿园里孩子们甚至学习英文、孟加拉语、数学、艺术和音乐——放学后还有30分钟的家庭作业。类似这样的私立学校正在这个国家迅速增长。
随着印度英语人口的不断增多,其出口服务的增长也会继续。你的下一份雇佣合同可能就是由一个印度法律事务所做的,你的共同基金可能是由印度分析师为你建议的——还有如果你需要一次非急需施行的手术,你也许可以选择在一个高级印度医院里做,那里将结合药物疗法,为外国人提供去阿格拉或果阿疗养的康复假期。
印度有一个可靠的金融系统;而中国的银行系统则是千疮百孔。从人口统计学上说印度适宜长期增长,因为其处于工作年龄的人口将在几十年内保持过大的比例(这一事实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极为密切);而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已经获得了最大的经济利益,现在正迅速走向老龄化。
印度的民主制度、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也保障了其政治的稳定。当然,印度还是有可能爆发起义,就如同发生在2002年的古吉拉特(印度西部一省)穆斯林的屠杀事件。但是在印度发生社会或者政治的动荡的风险正在下降,而在中国这种风险却在上升。
中国可能会在最后以可以忍受的动乱完成向民主制的转变,就如同在台湾和韩国所发生的那样。但是对于中国来说,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想象的,包括军事政变、群众暴动甚至内战。
然而如果说民主是印度的一个优势的话,那么它同时也是一个弱点。印度总理辛格——我很少遇到过比他更称职(或者说比他更缺乏魅力)的领导——确切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他的改革却被印度政治的迷宫阻碍和延缓了。印度的根本问题在于其经济政策的制定不如中国那么精明、支持增长并具有前瞻性。
这是一个悲剧:我们所期望印度证明的一切就是民主是优势。但是印度的法律制定者却帮不上忙。
在印度的一些产业,外国人依然不能够直接进行投资,比如零售业。私有化正在昏昏欲睡。粮食津贴不断飙升而且极无效率——它使得要花费6.6卢比(印度货币)才能为穷人换回价值1卢比的食物。限制性的劳工法律意味着公司不愿意雇佣,并且倾向于压抑企业家的发展。
结果是印度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的好处,但却没有因此增加多少工作岗位。只有1百万人从事技术业,而可以吸收数千万贫困农村人口的制造业,却甚至蔓延到了孟加拉国。最后输的是印度的穷人。
而且当中国异常精明的发展它的基础设施时,印度相比而言却令人难过。印度的经济前景正为它的三流的道路与港口所损害。
印度在处置艾滋病危机时也正在犯惊人的错误;它可能已经成为世界上感染HIV病毒最多的国家。艾滋病给这个国家的未来罩上了一层阴云。
不过最后的结论还是,曾经一度辉煌过的印度正在从几个世纪来的昏睡中苏醒,它面临的政治动荡的风险也要比中国要小。印度已经准备好再次成为一个世界强国。
但我还是赌中国将继续迅速增长并赢得这种世纪之赛。我将告诉我的孩子继续学习中文,而不是转而去学印度文。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印度VS中国”

  1. ditouch Says:

    你这里的文章质量都很高哦

  2. santiago Says:

    谢谢!应该说是别人写得好,我只是做搬运工的活罢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