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风仍在飞扬

2006年2月11日

这篇文章本来昨天就打算翻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博客被封,忙着抢救数据才拖到现在。今天在网上到处乱逛的时候,发现与我一起被封的还有MSN上的天一生水和动物农场。不禁很是惋惜——自己以前从来没去两位同道那里看过。不过现在我知道了,所以马上就把王宁的第二春给收藏了。
委实说直到现在为止我依然没有太大的愤怒,更多的倒是一种叹息。人生在世,倏忽而逝,但是真理却不会因我等的成败而受任何影响。如果这个时代真理注定是不可为的,那只是我们的命罢了;如果我们注定必须为真理的实现铺路,那也只是我们的命罢了。
记得我很早以前就在博客上写道,如果终于被封,那么我将放情于家国事外,寻趣于暮春舞雩。

可是现在发现要做到这点很难。因为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尤其要感谢的是李桐兄,在这种时候还在自己博客上立此为据,小弟又怎敢乘桴浮海,从此逍遥自在去呢!
我想,如果说有一天祝福真的会降临到这片土地上的话,那么我相信,这绝不是仅仅因为老外们所说的“利益驱动”,更多的,是因为你们,所有关心和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们的真诚与努力!

Despite Web Crackdown, Prevailing Winds Are Free

尽管网络压制,但是自由之风仍在飞扬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2月9日

几个月来,有关中国的消息一直很糟糕。背负着加强“宣传”控制的誓言,中国主席胡锦涛忙于封杀出版物、解雇报社编辑,并囚禁记者。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政府还对因特网进行压制,关闭那些博客,过滤那些有敏感词的网站和email,甚至对短消息也加强了控制。去年,雅虎公司由于泄露记者师 涛的个人信息并导致其后来入狱而饱受批评。[本周三,保护记者委员会还说张贴在某中国网站的法院文件显示雅虎在2003年也做过同样的事,并导致一位名叫李志(音译)的作家被监禁。]
而与这一严峻形势相应的是,从Google传来消息说它同意在其新的中国Google中应用审查者们的黑名单,这可能就为这个国家信息自由的棺材敲上了最后一枚钉子。中国因特网的老手们对于Google配合政府进行审查的行为十分愤怒。“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获得更多的信息来源的渠道被封闭了”,一个著名的中文博客Isaac Mao充满情绪化地说,“大多数使用者,以及新的使用者,将只能看到Google的压缩版,而且不能知道他们想知道的。这就好像让一个30岁的大脑回到15岁的状态中去。”
一些人则威胁到那些与政府合作的互联网公司总有一天会后悔。“把赌注押在中国政府这边就如同把宝押在斯大林或者希特勒身上”,著名异议作家余杰说,“那些押宝在斯大林和希特勒身上的公司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样的,中国人也不会忘记这些行为的。”
中国政府是否会长期进行这种压迫众说纷纭。但是网络专家们相对而言更为自信的认为政府这种逆潮流——自由表达的不断增加——而动的努力终将会失败,在未来的二十多年内,这种自由表达的潮流将以更强有力的影响力重塑这个社会。
去年,在无国界记者组织中的一份调查报告中,中国在言论自由国家排名中列在了159位(总共167个国家)。但是这种排名并不会影响正在这里酝酿中的巨变,越来越多的人们正在脱离政府的控制。
一个例子就是目前政府试图控制博客的努力。中文博客正在极快的步伐成为一个令人兴奋的领域,人们在其上批评公共政策,或者详细记录官员的腐败。正是在这种势头下,去年12月,政府命令微软关闭了著名记者安替的Space。
尽管安替——他还是《纽约时报》驻中国北京的雇员——的博客被封了,但是任何一个中国网民依然可以从许多网上写手那里看到同样尖锐的文章,而且这类博客正在每时每刻的增加。
微软在中国拥有大约330万的Space用户。加上这个全中国可能共有1千万个博客,这些新生事物正在越来越成为审查者们的噩梦。而且,仅仅在3年前,中国上不存在任何一个博客,而现在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博客诞生——其中有些是那些前博客被封了的人新开的,他们仅仅换了名字和服务器就又重新开始。新的技术,例如podcasts,正在使得控制网络变得越来越困难。
“互联网就是基于信息转换与开放系统的一种开放技术,而且它和传统媒体(诸如广播、电视和报纸)完全不同。”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院的互联网专家郭亮(音译)说,“首先,人们可能认为互联网就像传统媒体一样好控制,然而现在他们意识到自己错了。”
如果互联网是今天有关言论自由之战的主战场,那么现在只是政府连连失败的一系列战斗的开始。在绝对的政府控制的薄板之下,我们所见到的是一个接一个的领域(包括图书、报纸和杂志出版领域)正经历着同样的自由化过程,尽管它们经常要面临政府的敌视。图书出版的第一波浪潮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审查者们发现他们自己无法抑制那些批评政府政策或者表达和意识形态不同观点的书本。审查者力量被削弱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经济的进入,为了追求利润,出版者们支持这样的书籍。取悦审查者们的那些浮夸的、政治正确的书籍销售很差,因此追求利润的出版商们寻求那些更勇敢的,经常是煽动性的作品出版。
在新闻媒体的变化也出于利益驱动。当政府结束了对大多数印刷公司的补贴之后,出版商们不断寻求方法来获得读者。对于许多杂志和报纸而言,刺激的娱乐和体育报刊新闻是重头戏。
而另外,还有一些报刊杂志则聚焦于公共事务,揭露腐败和谈论环境问题和社会不平等。当喜爱这类报道的读者们成长起来时,政府就很难再命令这个妖怪回到它的神灯中去。
报纸被封掉,记者和编辑被监禁——甚至被杀害,就像上周死于警察殴打的一报纸编辑吴祥虎(音译)。据说他是因为写了一篇有关警察滥用权力的文章而遭到报复。很遗憾,这种趋势还未被扭转。
还有像李大同(最近被封的冰#点周刊的主编)这样的编辑们开始使用法庭来挑战政府试图让他们沉默的努力。而还有许多失望的记者则转战到博客上,因为那上面给了他们一个途径来写日常工作中不被允许的东西。
“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是,政府可能取得一次对Google的胜利,但是网民们也正变得越来越有头脑,越来越精明。因此审查者们的日子并不是越来越轻松的”,伯克立大学加利福尼亚分校的互联网项目负责人萧强(音译)说,“事实上,信息的流动正变得越来越自由。如果我在国务院信息办公室工作的话,我绝对不会认为我们有任何理由来庆祝。”
(考虑到GFW对敏感词过滤的问题,尽管这里没有关键词,但我依然还是按照在中文博客中的习惯对敏感词作一定处理。请见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