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博客遍地開花

2006年2月19日

時代雜誌將今天發生在中國大陸的觀點與信息的廣泛傳播看作是一場新的文化大革命,應該說,這一判斷某种程度上是正確的。但我發現學校裏六年級的孩子也開始在寫自己的個人網志時,但我看到市面上層出不窮品種繁多的奇幻、愛情、校園類書籍時,但我意識到今天我們對知識的攝取方式已經完全不同于傳統的“教-學-用”時,我不得不承認,一場將席捲這個國家教育、文化、政治乃至最基本的價值觀領域的革命正在不知不覺中展開。
冰點的事件作爲一個標本,第一次——至少是1989年之後的第一次——讓我們意識到了正義的力量。正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從李大同龍應台的公開信,到一批老黨員知名學者的抗議書,以及一個個被封了之後又重新站起來的個人博客,無一不預示著某种力量,某种信念的崛起。未來的中國將是一個開放社會,我們有權了解信息,我們有權發表觀點,這種信念正越來越深入人心。這不是幻想,這是正改變著我們日常生活的力量。

Let a thousand blogs bloom
讓博客遍地開花
Rosemary Righter
時代,2月16日

中國領導人不知道應該如何來應對異議和開放的文化革命

中國正面臨著一場新的“文化革命”。這場革命和毛澤東所發起的被人們認爲是利用紅衛兵來反對統治階層的那一次並不相同,這種不同表現在兩個本質性的方面。第一,這次革命是從下至上以坦率直言為特徵湧起的;第二,儘管這次革命的傳播速度——通過聊天室、短消息、電子郵件以及1330万博客——可能在成千上萬網絡警察們的追蹤下放慢,但是它無法被阻止。中共在經歷了幾個月的閉門討論——關於如何來最好的應對這一革命——之後,異議的火山終于開始噴發了出來。這些關於究竟可以允許多大自由的爭論——或者事實上是有關如何來阻擋網絡技術所釀成的洪水——直接指向了中國未來方向的核心問題。領導者所陷入的困境是強烈的,而且越來越難以逃避。從國際上看,中國已經成功的將Google拉下了水,後者做出了一個備受嘲笑的決定:爲了得到中國官方對其進入大陸市場的認可,不惜閹割自己的中國版搜索引擎來幫助審查者構建中國的網絡長城。這對於google而言,也許不是最聰明的舉動。這不僅僅令公司受到了世人的側目,被全球指責背棄原則,並在美國國會面前被迫爲其行爲做出解釋,而且還被全中國的網站嘲笑為因特網的“太監”。
對於中國而言,這也未必是最聰明的辦法。這份魔鬼的契約給了中共一個艱巨的任務——它要控制媒體的所有方面,要控制中國可能性最豐富的公共輿論——然而尷尬的是,就在這一非常時刻,官方的審查制度卻遭到了一份公開信的猛烈攻擊,而這封信卻是由一群備受尊敬的老黨員們聯合簽署的,其中包括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前任負責人。
他們直接攻擊的目標就是中共的宣傳部門,譴責該部門在上個月下令著名的冰點周刊停刊,要求該刊進行“整頓和自我批評”。
這份一向敢于報道和評論敏感性話題的報紙這次被定罪的原因據説是一篇“嚴重傷害中華民族感情”的文章——該文是由退休大學教授袁偉時所寫,題目是“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該文指出義和團運動遠遠不是官方所描述的純潔無瑕的愛國運動,該文還呼籲歷史教科書編寫者應體現出對歷史準確性的尊重。
審查者們在採取行動的時候可能沒有想太多。在去年,類似的或者更糟糕的命運降臨在許多中國出版物以及記者們頭上。但是《中國青年報》的副刊冰點卻有所不同。它可能並不是很主流,和黨的關係也不那麽緊密。但是它卻是自1989年以來,審查者所封殺的第一份“中央級的報紙”。
它的主編李大同是個很有影響的人;而且他拒絕保持沉默。僅僅在數秒鐘之内,李就把停刊的“秘密”公佈在網上,並憤怒的譴責審查者這種“違反憲法”的罪行,認爲審查者的行爲把“健康的”爭論拉回到了文革時代的唯命是從。
李顯然是故意觸及了一根敏感的神經。在中國,對歷史的認真分析經常是某种政治標誌。40多年前,正是一篇發表在報紙上的攻擊“正直清官”海瑞的文章吹響了“文化大革命”的號角。而且,袁文的意圖根本不需要更多的解釋。在袁文中他寫道,在“在反右、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三大災難”之後,“人們痛苦的發現之所以遭受如此多的苦難的一個根本原因在於‘我們是吃狼奶長大的’!”意識形態的邪惡本質將宣傳——也就是狼奶——不僅僅局限在歷史的解釋之中,正如中國人都知曉的,它還進行歪曲。
另外,包括毛澤東的傳記作者李銳以及一群“為自由所激勵的革命前輩”所簽署的公開信同樣以史為鋻來攻擊審查制度,並明確的將冰點事件作爲宣傳部“一系列惡性管理行爲”的例子。在“回顧七十年的教訓”中,他們寫道,“剝奪大衆的言論自由”不僅意味著專制,而且還會為社會埋下禍根。“在集权制度向宪政制度转轨的历史关头”,該公開信寫道,“剝奪言論自由會帶來災難……並不免引发群体对抗,导致动荡。”這些簽署者儘管都是些老人,但是中共很難因此無視前中宣部部長朱厚澤的分量。朱堅持認爲“爲了中國的繁榮,意見和信息的自由流動應該被允許。”
究竟如何來應付社會的動蕩——是放鬆對輿論的控制還是動用百萬人民解放軍進行鎮壓——正是中共在閉門爭論的問題。無須去説服中國領導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及官方所承認的去年的示威和群體突發性事件上升到了87000起。他們毫無疑問清除這些。然而,以承諾更開放和更民主而登臺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卻顯示出失去了他的勇氣——最顯著的標誌就是在2004年的一次講話中他稱讚北朝鮮的政黨紀律和審查制度。
而總理溫傢寳則認爲要提高“生産效率”的話就必須鼓勵“獨立”思考。他意識到一個“只有一群會說‘Yes’”的社會是不能走知識經濟的創新發展之路的。但是他也不敢冒險動黨的喉舌。他們都知道列寧的名言“知識就是力量”,但並不包括在他們控制之外的部分——正如毛澤東、鄧小平們所實踐的那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