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古老的仪式来应对它的困境

2006年3月14日

保先已经进行了14个月了,并且还在继续进行下去,成果累累。不过《纽约时报》的评论员并不认同新华社的观点,事实上,在《纽》的报道中,保先更像是一幕可笑的无奈的和现代化格格不入的毛时代的闹剧。至于事实究竟如何,我想所有党员同志们应该心知肚明。
我只是在想,如果保先更大程度上只是胡的指鹿为马的一种谋略的话,那么诚足为我党最大的悲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里看站队?

China Attacks Its Woes With an Old Party Ritual

中共用古老的仪式来应对它的困境

By JIM YARDLEY
纽约时报,3月9日

就像一个正为组织上的混乱和愈来愈糟的公共形象忧心忡忡的超级公司一样,中国共产党也正在试图重新将自己转变为一个有效率的、现代化的机器。但是为了这个目标它所采取的方式却是它最古老的政治工具——毛主义的意识形态运动,并通过各种学习小组来完善它。
累计达14个月之久,中共的7千万注册党员被要求学习毛和邓小平的讲话,以及令人麻木的长达17000多字的党章。他们还被强迫在内部会议上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是为了拯救党正在越变越糟糕的名声,为了应对普通群众对党员干部的不信任危机”,Alberta大学中国研究院主任姜文然(音译)说。
但是许多人明显没有因此受到激励。各种嘲笑这一学习运动的玩笑被广为传播,许多中共党员在私下里抱怨这种运动是毫无意义的浪费时间。在互联网上,党员干部们甚至可以直接下载运动所需要提交的作业。
在表面上,这一被称之为“保先”(“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运动看上去是一种不可能的现代治疗法。但是在中国,它部分是封闭政治体系——该体系保证了中共的统治——的一种副产品:虽然这个体系没有任何真正意义的国家选举,但是却通过这种运动来强迫该党重新整形。
胡锦涛主席——同时也是党的总书记——坚持认为每一个党员都必须完成该项学习任务。
一些分析人士说这一运动的最初目的——除了整治腐败之外——是重建已经和中央疏远的基层党组织。“中共并非铁打一块”,纽约Hamilton学院的中国政治专家李辰(音译)说,“党员对组织的忠诚正在不断恶化。基层党组织尤其薄弱。”
说到保先运动,李教授说:“至少对胡锦涛而言,这一运动聊胜于无。”
要求参加保先会议的指示在三个省遭到拒绝。和几个党员的谈话显示人们对这一运动漠不关心甚至讨厌它。一个北京的大学生说他被要求在9月到12月之间每周参加4次会议。他说会议中的自我批评部分令人尴尬,而且大多数人都尽量避免对他人进行太严厉的批评。他还说,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会议的“僵化形式”,但同时指出会议也给了“平常由于忙于公务而无法在一起谈话”的人们有用的机会进行交流。
在一次会上,这个大学生说,每个人都要观看一部有关前苏联解体的影片以“昭示我们失去共产主义的‘灾难性后果’”。由于害怕遭到报复,这个学生仅仅愿意给出他的英文名字Ben。
在最近有关保先的新闻发布会上,负责该运动的副部长欧阳淞承认党组织最近几年在乡村和一些小镇已经萎缩,并指出农民工的大量外流导致了党组织缺乏新鲜血液的流入。
但是欧阳同时说这一运动已经重建了54000个新的基层党组织,还有8万党员干部被选拔到领导岗位。
当被一个中国记者问及人们对这一运动的抱怨时,欧阳说公众已经通过党员的反应看到了这一运动的成果。作为例子,他叙述了一个75岁的老党员在完成了学习任务后,自愿去冲洗公共厕所。
并非每个人都对这一从去年1月开始的运动表现的像那位老党员这么热情。这一运动是按照党的等级制步步推进的,从中央政府的部长和主要国有企业开始。第三级别的,也就是最后的阶段现在正在乡镇党支部中推进,并将在今年6月结束。
生意人纷纷抱怨因为要参加保先会议,他们不得不更改工作日程表。Alberta大学的学者姜先生说他曾经带着一个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经理代表团前往北京参加去年的一个能源会议。但是中国的能源官员说该会议的日程由于和党的学习安排相冲突,从而令人意想不到的取消了本来是中加双方计划谈生意的会议。
“那些加拿大经理们问我这一政治运动是否将影响中国的经济模式”,姜说,“中国人立即向我们保证它绝对不会。”
这种形式的运动是中国共产党的遗产之一。当江泽民担任主席的时候,他也发起过这种学习运动,包括他那标志性的“政治理论”——三个代表。更为著名的是,毛曾发起过200多起运动,从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激进的大清洗到全民动员消灭老鼠的运动。
保先运动所带有的旧式运动的烙印——如批评与自我批评——引起了一些党员对个人可能因此会遭受迫害的担忧。一些参与者说这一运动给予了野心者在他们的领导面前卖弄其故作愤怒的、大义凛然的演技的机会。
但是也有人说这些会议有形式上的效果,并且明确的集中于非意识形态的议题。大学生Ben说他所在党支部的成员在会上抱怨学校食堂的伙食。河南某个老党员毛应端(音译)说在保先期间他们所讨论的一个议题是午饭时间的酒宴。
“他过去喜欢喝酒”,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毛说,对着一位局促不安的同事,“但是其他党员在一次会议上提及了这个。现在他已经不再喝酒了。”然后毛又补充说:“我过去也喜欢喝酒。有人提出了这点,然后我戒了。”
在这些会议背后隐现着腐败的议题。今年2月,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宣布它在2005年共惩治了11万5千个腐败党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政治学家王毅诚(音译)说腐败和其他社会问题已经动摇了公众的自信——以及一些党员干部的自信——人们开始怀疑中共是否有能力治理这个越来越无序的国家。他说这些学习运动实际上是巩固党的目标的方法。
“这一目标就是增强党员的素质,加强党组织使之能够更好的为人民服务”,王说,“如果这些党的内部问题不能得到解决的话,那么其统治地位也就可能受到挑战。”
保先已经受到了来自官方媒体的赞扬,并被列为去年中国互联网上最流行的搜索词之一。但是大量的搜索显示为是那些干部从网上下载应付任务的文章的操作。
在去年的一个著名的中文博客keso的某个帖子上,说网络和博客正在将这一意识形态运动作为一个挣钱的机会,通过为各种级别的党员们提供定制文章。例如,一个街道主任可以在网上找到一篇适用于他的工作的自我批评的文章,然后通过一定的裁减就能让它看上去就像是自己写的一样。
在去年的一篇帖子上,keso写道:“网站欺骗党员,党员欺骗他们的领导,领导欺骗更上级的领导。因此最后,我们都在欺骗党。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喜剧。”这篇愤世嫉俗的文字揭示了为什么许多专家说像保先这样的努力不会有什么有意义的影响。事实上,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猜测胡部分程度上是利用这次运动作为党员支持他的姿态——因为前任领导人的影响力依然在台后存在着。
还有人主张想要改善政府效率的唯一有效的方式就是中共自己进行政治改革来引进监督和平衡力量,而非依靠这种阶段性的动员运动。
大学生Ben说在保先会议中很少被提及的一个话题就是政治和党的未来。“这是一个很棘手的话题”,他说,“因为人们有不同的观点。我的老师曾一度提起这一问题。他说他认为党正面临一个严重的挑战。”
“我同意他的观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