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向纳粹招手,并引来日本注意

2006年3月17日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明显文不对题,至少通读全文后,我觉得文章主旨根本和题目没多大关系。真是的,拿这题目吓唬人吧!
关于中日两国之间就那场战争的争论,正如报道中所说,有关日本军队在华野蛮屠杀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一切的争论都只是政治上的盘算罢了。
不过这篇报道中提到了一点:毛泽东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过南京大屠杀!自解放以来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府没有做过任何对于南京大屠杀的仔细调查!甚至直到90年代有人想开南京大屠杀的讨论会也被禁止了!
我想说的是,这篇报道说中身为中国人,最令我感到耻辱的地方了!被侵略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集体的遗忘和漠视才是最可怕的,而这种遗忘和漠视仅仅是为了让大家彻底忘记国民党军队对抗日所作的贡献——忘记我们的同胞为了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所流下的鲜血与付出的生命!
我不知道我们究竟要花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能够将这份耻辱给洗刷干净,不过,知耻而后勇,至少,我深以为耻。

China Hails a Good Nazi and Makes Japan Take Notice
中国向纳粹招手,并引来日本注意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3月15日

从外面看去它并不很像一个避难所:只有两层楼的砖砌建筑,在其边上有着可以爬上去的扶梯,在一个雨蒙蒙的冬日,有两个建筑工人在这个堆满建筑材料的院子里打闹。
但是69年前,这个院子里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寻求避难的中国人——为了躲避在这个城市里施暴的日本军队。占领南京的侵略者们让这里变成了地狱——他们杀害大量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屠杀和强奸无数的市民,并整整持续了六个星期。
这栋房子当时属于John Rabe,一个纳粹党员,同时也是西门子公司的雇员。为了帮助那些难民躲避日本人的屠杀,Rabe领导其他在南京的外国人组织一个国际安全区域,该区域为20多万中国人提供了庇护所。
尽管他有这样一种英雄举动,Rabe依然还是几乎被这里完全遗忘了几十年。甚至他房屋所在的地点,今天已经完全被南京大学盲目扩张的校园所占据,从而不再为人知晓。
可是现在,也就是在中国和日本陷入政治的和文化的冷战——很大程度上是围绕日本占领中国的这段历史——之际,中国重新拾回了这个一度被遗忘的男人,并称之为“好纳粹”,甚至有人叫他作“中国的奥斯卡·辛德勒”。
自从Rabe的日记在1997年被发表后,他的故事成为南京大屠杀叙述中的核心部分——与屠杀故事本身一样成为中国正在崛起的新民族主义的一个重要支柱。除了Rabe博物馆之外,中国还出版了一本新的28卷本的详细描述大屠杀的历史书。学者们还正在重新考虑如何在学校教育中插入这段细节。
为何会突然出现对这已发生在将近70年前的事件的关注?
历史学家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反驳日本对大屠杀的否认,二是为了在中国年轻人中宣扬爱国主义。
“日本右翼力量正变得越来越强,他们还否认曾在亚洲制造战争。”最近出版的有关大屠杀的历史书的编辑,同时也是南京大学民国史中心的主任张贤文(音译)说:“我们决定反击他们,并迫使日本承认它的罪责。”
尽管这一事件已经过去了70年,但依然还存在着严重的学术争论,即使是在像死亡人数如此基本的事实上。人们对此的估计从几万到30多万,后者是中国官方的数据,它被用混凝土写在巨大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入口处。
中国对大屠杀的描述当然决不是唯一的版本。在日本,否认存在屠杀——以前只有极右翼才这么认为——已经成为社会主流,尤其是在这个国家的政治越来越右倾之际。今天,尽管面对最好的屠杀证据,但许多日本教科书依然将这一事件最小化,故意减少日本所犯下的罪行。
专家说存在着大规模屠杀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当我们看过这个城市之后,我们认识到毁灭的程度。”Rabe在1937年12月13日——也就是日本占领南京后一天——这样写道:“我说检查的市民尸体背上有枪眼。这些人大概是逃跑的时候被日本人从后面射杀的。”
他的描述为少数幸存者所证实,例如穆希富(音译)和李时珍(音译),他们两个都是在Rabe的院子中存活下来的,并且在几年后结了婚。“日本人又是杀人,又是强奸”,83岁的穆说,“你能在河里和路上到处看到尸体。”
但是官方记录显得很不充分,不够可靠。在战争期间,日本严格的计算了它自己的死亡人数,但是却几乎不关注中国这边的伤亡。而且被打败后的日本军队很仔细的烧毁了留在这个城市中的记录。
而中国对于该事件的记录却不断受到政治的侵害。
在战争期间,南京是蒋介石领导下的中国国民政府的首都,1945年日本战败后,南京政府曾作了一个大略的调查。而从中共在1949年接管权力之后,直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也就是日本教科书问题第一次引起争论),据中国专家说,没有进行过任何对大屠杀的严肃研究。
更加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记录显示毛——他死于1976年——曾经公开的谈论过南京大屠杀。在1960年中学使用的历史教科书中,只是简单的提到过这一事件,直到20世纪80年代,没有任何中国教科书对这场屠杀有过强调。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曾有历史学家和其他知识分子试图组织有关该次屠杀的学术讨论会,但是都被禁止了。
几十年的沉默部分是由于中共政府不愿意承认中国国民党军队对日本人的抵抗。尽管最近中国国民党的作用被更多的承认了,但是有关这场战争的官方历史依然将打败日本的功劳归于毛所带领的中共军队。
另外,对于南京的陷落,中国人还有一种深深的屈辱感,以至于当时那些受过训练的中国军人没有谁脱下军装逃到日本人那边去。民间组织南京大屠杀纪念联盟的缔造者邵图平(音译)说:“对于中国人而言,他们一般都羞于说出自己几乎没怎么反抗就被强奸,被屠杀了。”
在最近几十年间,部分为了回应日本,北京政府借助民族主义来作为团结民众和消除社会矛盾的一种手段,尤其是在马克思主义的光芒日渐褪色的今天。“在最近20年来,由于日本的否认,我们认为有必要加强我们的宣传,来确保我们的人民更好的记住历史。”南京大学的历史学家张良洪(音译)说。
这些努力也映射出日本新右翼的行为,后者声称他们的目标是结束在他们看来是“受虐狂”的教授历史方式,以让年轻人为自己是日本人而感到自豪。
“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都紧紧抓着自己是受害者的感受:中国人念念不忘战争期间所遭受的伤害,而日本人则牢牢记着战后所承受的屈辱。”日本Ritsumeikan大学的教授David Askew说,“但他们对于南京在世界上的位置并不那么感兴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