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爆发一场激烈的意识形态争论

2006年3月13日

纽约时报看来从这次的中国两会中嗅出了点不寻常的味道,那就是左右两派之争。这确实是个新动向,自从邓小平说不争论姓资姓社问题之后,我们国家埋头猛进了十几年,如果也算是个世界强国了。不过相对于沿海发达城市而言,内地农村的面貌依然难于示人。不但如此,年年上升的突发性集体事件不断在给这个飞速发展的国家敲着警钟。因此左右派之争在今年两会上浮出水面,倒也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一切将继续往哪里去。先在这里记上一笔吧。

A Sharp Debate Erupts in China Over Ideologies

中国爆发一场激烈的意识形态争论
By JOSEPH KAHN
纽约时报,3月12日

可能是十年以来第一次,中共控制下的全国人大在它的一年一度的为期两周的会议中针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意识形态进行了一番争论,而这种意识形态之争,普遍认为由于中国长期以来的飞速的经济增长而早已被人们遗忘。
这一争论迫使政府搁置了一份被认为获得通过没有问题的有关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草案,同时还恢复了一小群主张社会主义的学者和政策咨询顾问们的影响力。这些保守的左派思想者们用中国不断上升的收入差距和社会动荡来质疑这个国家对私人财富的追求和对市场经济的依赖。
这一争论可以追溯到发生在去年夏天因特网上的一篇尖刻的批评物权法的文章。该文章的作者宫贤天(音译)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他谴责那些撰写该法律草案的法学专家们“像奴才一样照搬资本主义的民法”,给“富人的轿车和乞丐的打狗棒”以同等的保护。特别是,他批评该草案丝毫没有提及“社会主义所有制神圣不容侵犯”这一在中国曾经被奉为圭皋的法律概念。
那些将宫教授的攻击视为旧时代的可笑挣扎而没有在意的人显然低估了在当前中国社会主义思潮的吸引力。贫富之间巨大的差距,猖狂的腐败,对劳工的剥削,以及土地征用纠纷,等等这些每天都在提醒人们中国已经多大程度上远离了它的官方意识形态。
“我们的政府在它认为大家意见一致的时候只知道一味向前”,人民大学的公共政策专家茅寿隆(音译)说,“而现在,这种一致性正在减少,在意识形态上出现了我们已经忽视了一段时期的争议。”
不过这种分裂不会改变中国以市场为导向的发展。在中国的政治专家和党员眼里,胡锦涛主席对于这场争论立场很明显,他在上周告诉人大代表们说,中国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经济改革”。
中国已经完全融入了和世贸组织的旨在开放市场的合作之中。温家宝总理已经同意让几百亿美元的外国投资进入到曾一度被严格保护起来的金融行业中。
人大的官员们坚持说这部花了八年准备,并对2003年加入宪法的私有财产概念做了更大扩展的法律不久将颁布,尽管可能会有一些重要的修改。
当时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就在胡和温将日益增长的不平等作为他们宣传工作的一个核心来处理的时候,他们有意无意的让这场争论发生。官方媒体嘁嘁喳喳的叫嚷着要把“社会平等”作为经济政策的焦点,而非前一段时期党和政府领导人所强调的迅速发展和创造财富。
自从胡在2002年掌握权力之后,他也曾试图建立他的左翼近卫军,从赞美马克思主义,称颂毛泽东到提供研究资金来让这个国家的官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但实际上常常被忽视)更适应当前时代。
据有些党员说,他在2004年曾告诉党的领导人说要研究古巴和朝鲜如何维持其统治秩序的。而且他还努力让自己和前任江泽民(江为私营业主加入中共打开了方便之门,人们还认为江允许那些拥有特权的官员利用公共财富来为自己致富,同时却扩大贫穷的范围)保持距离。
“胡自己是个温和派,他并不真正追求某种主张。”一个因为害怕受到惩罚而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共官员说:“但是他确实把我们推向左边来保持平衡,并在这些年里给予那些保守者一个不坏的机会。”
分析人士指出,作为这种策略的结果,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发现通过市场为主导的解决方式来处理一些紧迫的问题——诸如为农民居民提供医疗保障,制止政府部门中的猖狂的腐败,夸大人民的受教育机会以及彻底治理银行、保险业和证券公司等——会更加困难。
北京解决农村问题的新计划名为“建设新的社会主义农村”,该计划承诺政府会提供一笔拨款给农民和农村地区。但是很明显,这一政策依然对经济活动设置了许多限制,比如禁止农村土地私人买卖——许多主张市场经济的学者认为这导致农民在经济上根本就没有权利。
“我的感受是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的呼声下去了”,人民大学的茅先生说,“但是农村土地产权仍然不是现在能够考虑的问题。”
这些紧张反映了人们正在增长的担忧:20年来每年将近10%的平均经济增长让中国变富了,但是也让中国变得更糟糕了,而且,以一党制的标准来看,政治上更加不稳定了。
腐败、污染、土地征用和乱征税费在一系列导致社会动荡的因素中占据首位。暴乱已经成为中国农村生活的一部分——根据官方统计,在2004年,平均每天都要发生200多起“群体性突发事件”——破坏着中共所坚称的社会稳定。
许多西方人和一些中国专家认为这些问题根植于中国的威权式政治体系,而且除非人们有更大的自由谈论政治,否则这些问题很难被解决。但是中共和许多左派的学者反对这种观点。他们说这些问题是由于资本主义的进入和增长的不平等导致的,只有政府重新恢复对经济事务的控制才能解决。
根据联合国发展计划署的统计,中国城市和农村居民的平均收入的差距已经升到3.3:1,要比美国的数据还要高,是世界最高的。中共中央调研室的一项研究估计如果这个趋势继续的话,这个比率到2020年会升到4:1——有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这个数值会进一步激化社会动乱。
这类政治担忧看来给了那些认为经济政策从资本主义方向跑得太远的人一个缺口。左派力量在上世纪90年代邓小平把经济发展称之为“硬道理”之后便一蹶不振,继而在江的禁止一切意识形态讨论的政策中也得不到机会。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和前中国社会院副院长刘国刚(音译)去年夏天推动了一场有关社会不平等的大规模的讨论,当时他发表了一次私人谈话,谈话内容被记录并贴到因特网上。他的谈话支持政府对经济增长与发展的强调,但同时也呼吁政府在管理经济事务方面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官方杂志《商务周刊》的后续采访中,刘说:“如果你要在中国这样的地方——这里的法治尚不完善——建立市场经济的话,如果你不注重公平和社会责任的社会主义精神的话,那么你所建立的市场经济将成为一种少数精英的市场经济。”
他的观点得到了其他一些学者的支持,包括宫教授——他对物权法草案的攻击引发了一连串同情的文章和研究数据。
同样对这次争论做出贡献的还有来自香港的经济学家郎咸平,他通过一次电视讲演批评发生在这个国家的现象,他称之为是管理者和外国投资者对国有资产的掠夺。
遭到严厉质疑的政府高官之一是周小川,中央银行行长,市场主导的积极推动者。周吸引了外国投资进入中国的金融行业,还一定程度上重置了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促成三大国有银行到海外上市。
周在香港报刊的文章中受到了广泛的直接的攻击,同时也被北京的评论人士间接批评——他们谴责金融官员们把中国最有价值的资产已过于便宜的价格出售。
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音译)上周在人大会上公开批评周的银行改革政策。他以在香港证券市场上市的中国建设银行为例,政府为其注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产来为其清洗坏账。
纪说在外国新鲜资本的输入后,政府在该银行的持股份额太低了;他还谴责金融官员们正在“盲目的牺牲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利益”。
政府把自己的银行在海外上市作为一个必要的提高资本的手段,以吸引外国专家和管理人才进入有问题的银行,从而将金融体系建立在更可靠的基础上。
一些支持市场的经济学家——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以及本世纪初占居主流,现在却经常处于守势——认为左派的复苏是个危险的苗头。许多人还批评胡-温政权在投资和银行贷款方面的微观管理,在所有权和股票市场上的治标不治本,以及在把市场为主导的政策推进到农村去的畏缩不前。
一位市场阵营这边的退休报纸编辑周瑞金(音译)在今年一月的一篇文章中捕捉到了这种左右两派争论的硝烟味。
他在该文中说:“贫富差距并不是市场改革的过错,而是它的自然结果,它既非是好的也非是坏的,但却是可预测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