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回家了,吴皓依然被囚

今天看到冉云飞在《我们永远不要图书审查制度》一文中的一段话:
“昨天收到刘宾雁先生亲属的一封感谢朋友们的信,我十分荣幸是被感谢者之一。当看到刘先生在逝世前两个月于美国寓所的照片和自拟墓志铭时,让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不神化他,但我喜欢他身上作为一个父亲、一个知识分子和中国男人的骨气。他自拟墓志铭写道:‘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应该说的话’。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如果当我将来走向坟墓时,可以无愧地给我的女儿说上这样的话,我就是死也瞑目了。我要立志做这样的父亲和中国男人,虽然险阻必多。”
不禁心中也升起份豪情来。呵呵,我不敢说自己能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来,我只希望我可以毫无愧色地面对我的学生,说出这样的话来。
前一阵天天看金燕的博客,终于盼到胡佳回来了!可是,刚刚摆脱了思念之苦的金燕,如今还要忍受被人跟踪监视之苦,而且还不知道随时随地会有什么其他的灾祸发生。这又令我想起3月2日金燕在博客上的那篇“写给女人们”
“我想给要嫁给Human Rights Defenders以及正直、善良、敢说话的男人的女人们提个醒,仅此而已。
“如果决定嫁给这些男人,那么注意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有可能遭受:软禁和非法拘禁、切断电话线和网络、暴力袭击、经济压制带来的失业和贫困、舆论经济和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孤立、伴有惊吓和恐惧以及没有安全感等症状的心理疾病。”
当时读到这样的文字,我深深为这个坚强的女人所感动,也深深为她正在经受的一切苦难而感到耻辱。因为,在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上,我也是那沉默的一份子。
除了金燕,还有一个女人也在哭泣,她是吴皓的姐姐,而且她的皓子依然还在牢里。我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唯一能够贡献的大概就是这点时间,来翻译些国外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耻辱与苦难,并且有勇气诚实地生活,正直地做人。

China's Detention of Filmmaker Rouses Fears Over Curbs on Media
禁扼传媒之索收紧:中国拘留独立制片人
By GEOFFREY A. FOWLER
华尔街日报,March 29, 2006

曾在美国居住了12年之久,并在北京从事纪录片拍摄的独立制片人吴皓,最近被中国警方拘留。这一事件向胡在艺术圈和博客圈的朋友们发出了警告,并进一步刺激了人们对于中国限制网络和其他媒体的担心。
据吴皓的朋友说,他是在2月22日被拘留的,当时为了拍摄一部纪录片,他刚刚参加了一个地下基督教集会。住在北京的吴皓现年34岁,作为一个电影制片人和博客写作者,他生活在一个西方化的艺术家与作家的圈子里,他们常常悄悄地打破政府对于言论自由的限制。
就在上周,胡的家人和朋友将胡的被拘留向外界公开。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了这起拘留事件,并指出在中国关押的32名记者当中,其中有18位是网络写手。而且在去年,中国政府还关闭或者打压了许多报纸、网站、博客以及有关腐败和其他政治敏感议题的出版物。总部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也在上周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吴皓。
有关吴皓被逮捕的消息通过博客迅速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一些吴所参加的有关中国政治的网上讨论。胡曾认为西方社会对于中国言论审查制度的批评太简单化了。今年2月,他被哈佛大学出版的“全球网上舆论(Global Voices Online)”聘为东北亚编辑。
吴的姐姐吴娜说北京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确认了吴皓被拘留的消息,但是不愿意透露他究竟犯了什么罪。“他的梦想在中国”,她说,“他的梦想就是可以自由的说话,可以拍电影……他知道这会有麻烦,但是他爱中国,并相信事情会一点点地变好。”
在回答华尔街日报关于吴皓为什么会被拘留的问题时,中国公安部和国务院信息办都说它们正在了解此事。
有六个认识吴皓达20年之久的朋友和同伴说,吴是一个待人友好的,原则性强的人,并说他从未有过吸毒或者犯罪记录。他们认为,可能导致他被捕的原因应该是他已经花了几个月时间制作的有关地下教会的纪录片。他们说在2月24日,吴的编辑设备以及几盘录像带都被人从他的住处拿走了。
在中国,政府仅仅认可那些受政府控制的宗教团体,比如三自爱国会,中国基督教协会和天主教爱国协会。这些组织不承认中国政府以外的权威,比如梵蒂冈。它们因此也和那些地下教会完全不同,后者经常被称之为“家庭教会”,因为其活动地点一般是在私人的住宅内。
除了参观和拍摄地下教诲,吴还和高智晟保持着联系。高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中国律师,尤其是在人权案件中,特别是帮助那些未经官方许可从事基督教活动的信徒以及法轮功成员。去年12月23日,在其博客上的一篇贴子中,吴叙述了他在北京的一次聚会上和高会面的情景,并谈及在他的这部纪录片中会包括高所做的努力。他后来还说他跟高律师还进行过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录音采访。
高承认和吴有过这么两次会面,并说他们两人在吴被捕前的电话联系中还计划在2月22日再会面的。不过后来高建议取消该会面,因此高没有再见过吴。
吴皓是在1992年的时候去美国Brandeis大学研究生物学,后来在密歇根大学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他姐姐说他放弃了在洛杉矶Earthlink公司的一份工作,并致力于他所热爱的电影制作事业。例如他所创作的纪录片“好学生”,描述了一群成长于中国20世纪80年代却又痴迷美国霹雳舞的孩子。2004年,胡来到北京,并成为一个独立制片人。他的纪录片“Beijing or Bust”描写了出生于美国的一群中国人,来到中国首都之后是如何在这个迅速变化的国家里寻找他们的未来的。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胡佳回家了,吴皓依然被囚”

  1. 精英同志 Says:

    我看了你写的很多文章,你根本就是在找碴,中国人知道中国的问题在那里,不需要你这个香蕉人来评判。开了那么大一个奥运会,没有见你说半句好话;俄罗斯和美国在格鲁吉亚对峙,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没有说上半句;CNN的记者在报道格鲁吉亚的问题撒谎也没有看见你说什么。精英,请我用这个高尚的词来称呼你,你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吧,你不适合从事时政。

  2. 刘笑天 Says:

    真是垃圾。一群神经病,还以为是中国人权斗士。中国的问题需要中国的解决途径。

  3. Santiago Alves Says:

    droga queria esse titulo pro meu blog

  4. jimenezparks32294 Says:

    Ne veo en tus historioas, chango!!No se si alguna vez jugaste al “star force”, era una lucha espacial.Es el unico juego en que lograba hacer durar unos, digamos, 3 niveles mis fichas; no te cuento la inversion que tuve que hacer para pasar del nivel 1. A pesar de ello, confieso, hoy que lo tento en mi pc, rara vez lo juego, pero se mantienen los recuerdos del esfuerzo, por llegar, la emocion de haber encontrado un juego donde poderme desenvolver con un aceptable puntaje.https://ameo.link/jimenezparks322940818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