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

铁锷于2006年3月28日 

前两天和几个认识了三四年的外来工子弟聊天,他们现在都念初中了,尽管是在上海的公立中学里学习,而且各方面表现都属不错。但是谈及未来,大家都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困惑与忧愁。
我不知道农村户口的人何时才可能享有和城里人一样的权利与地位,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只要户口制度还在,只要在户口制度下依然存在着对待农民与城里人完全不一样的政策(主要是教育、医疗、劳动保障),那么,就算农村土地私有化了,所有的矛盾依然还会在那里,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改变。
下面翻译的《经济学人》上的这篇文章比较乐观,看完这篇后,有兴趣的人推荐看看维舟的“荷泽行”,那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How to make China even richer
怎样让中国变得更富?
经济学人,3月23日

——让农民可以拥有他们的土地

1940年,也即中共取得统治权9年之前,毛泽东抛出了一个“新中国”的计划。他说,这个共和国应“采取必要的步骤”从地主那里没收其土地。在“土地归耕种者”的理论之下,农民应该对自己耕种的土地拥有所有权。但愿事情真的会如此发展。
所谓“必要的步骤”包括大面积的杀戮。几十万,甚至可能有几百万的占有土地的农村居民和他们的家庭被他们的乡亲处死或被殴打致死。农民们得到了他们的小块土地,但不是永远。到20世纪50年代末,土地私有制被废除,农民们成为“人民公社”中的无产者。这是一场天翻地覆的变革,并伴随着糟糕的天气以及一场疯狂的旨在赶超美国工业化水平的大跃进,最终导致了全国范围的数百万人因饥荒死亡。
根据我们的考察,中国已经从破坏中走了出来。自毛在1976年逝世之后的几年,人民公社被解散。在邓小平的领导下,30年来第一次,农民被分配给以一定的土地自由耕种(但是农民对土地仍然没有完全的所有权),并使得农业产量迅速飞涨。这标志着经济改革的开始,并使得今天全世界都对中国所吸引。但是只有中国城市的繁荣令外国公司目瞪口呆。自从中国经济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飙升起,农村经济仍然远远落在后面。

这一次,真正的大跃进就在眼前
邓保留了毛主义农村政策中的两大支柱: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城乡隔离政策(即禁止农村居民进入城市)。后者由于城市需要廉价劳动力来维持制造业的增长而开始崩溃。但是前者仍然还顽固地存在着。
现在到了复兴毛的新农村政策的时候了。这会缓解农村的对抗,推动农村增长,帮助发展领导人所宣称的真正的市场经济。给予农民市场化的所有权,发展出能够保护他们权利的法律体系,这将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如果农民能够抵押他们的土地,他们就可以积攒钱来提高他们的生产力。土地所有权能够给予他们这样做的驱动。而且如果农民能够出售他们的土地,他们就能够获得一笔资金来开始在城市的新生活。这会增加城市的消费,鼓励不事生产的农村劳力进入城市。对于中国而言,要想保持惊人的经济增长率,减少社会不平等,那么,让数千万失业的农民离开土地进入到创造社会财富的工作岗位上是必要的。大批劳力离开农民还可以帮助那些留下来的人扩大他们的土地面积,更有效率的使用土地。
没有政府,尤其是那些运作着中国的庞大部门,会轻率的对待这一至关重要的变革。中共意识形态的领导人们无一不意识到如果不能恰当的处理农村问题的话,就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他们担心如果允许农民卖出自己的土地的话,会导致地主阶层的重新出现,而且会有大量农民卖掉自己的地,然后跑到准备不足的城市之中,导致贫民窟的出现,增加犯罪。
一些官员也看到农村的集体所有制不过是中国所谓“社会主义”的所剩不多的标志之一,并害怕如果这一宪法规定的教条也被改变的话,可能会演变为一场政治冲突。然而,对于中国而言,正是改革的缺席才导致了不稳定,正如农民们用暴力来反抗当地政府征用土地的热情。尽管物质上他们要比1949年的时候更好,但是许多农民说当地官僚事实上已经成为地主,有时候还会利用黑帮成员来将农民赶离他们的田地。
农村的一些反对土地改革的人士则认为,他们是在捍卫农村人口的自身利益。他们指出,对于农民而言,由于缺乏社会保障,因此目前的土地集体所有制总体上至少能够保证农民能够养活自己——尽管他们对自己耕种的土地没有完全的所有权。
这一观点的不足之处在于,在当地政府的强制征地之下,自20世纪90年代初起,已经有400万农民被剥夺了部分或全部他们的土地。另外,保障农民福利的最好方式不是把他们绑在被抛荒的土地上,而是为那些穷人提供更多直接的服务。在国家财政收入迅速增长,赤字偏低,经济发展飙升的情况之下,中国能够提供这一切。以市场价格为基础来补偿农民因征地而受到的损失,而不是用最低的农业价格。这一方法也会帮助那些贫穷的农民。还有,引进一种建立在房产价值上的税收可以消除地方政府的担忧——他们担心将失去通过出售土地使用权而得到的财政收入。
另外,我们也无法否认这样一种可能,即长远来看土地改革会削弱党的控制力。十年之前,几乎所有的城市房屋都是政府拥有的。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经济改革最戏剧性的成功一幕就是大多数城市住房现在都是私有的。这一状况助长了中产阶级的成长,他们要求自己的财产不会因为党的任性而受到损失。房产所有者正在选举自己的物业委员会——独立于党组织——来保护自身权利。一批新的律师——不同于以前党的随声附和者们——正在崛起并站出来为那些财产受到政府威胁的客户争取合法权益。业主们希望自己的居住周围有一个清洁的环境。绿色环保主义——这一理念在十年之前的中国几乎就不存在——正在刺激着市民社会的发展。
尽管如此,中共还是认为如果经济发展需要以上变化的话,中国将冒很大的风险。过去十年来国有企业的大面积倒闭或者私有化,导致了数百万工作岗位的丧失。领导人知道中国历史是一部周而复始的失去土地农民的流血抗争史;他们现在既想保持控制,又想避免骚乱。而今天,正是完成尚未结束的农村改革的时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