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中国深处的一个贫穷、虔诚的穆斯林社区

铁锷于2006年3月21日

纽约时报关于中国东乡人的这篇报道不错,没有太大的意识形态的烙印,只是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叙述着在中国山区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少数民族。唯一可能令人感觉到平淡背后的锋芒的是,那个被采访的东乡人说他印象中的中国应该是些帮助他们的人,而文章后面却仅仅提到了英国、福特基金会是如何帮助东乡人的,只字未提中国政府对东乡人的帮助(不知道有没有)。呵呵,这多少会让人导出中国政府失职的结论来。

在中国人自己对东乡地区的描述是“公路交通四通八达;电力使用日益普遍;工业生产从无到有;日益壮大;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改善”。即便以上都是事实,然而,我还是愿意相信纽约时报的判断:他们很穷,而且很落后。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民族,也许在我一生中不会遇到一个东乡人,但是,这样一篇报道,至少让我知道在中国还有这样一个民族,至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去拜访一下这群被群山隔绝的人们的。

Deep in China, a Poor and Pious Muslim Enclave
隐藏在中国深处的一个贫穷、虔诚的穆斯林社区
By JIM YARDLEY
纽约时报,3月19日

不,一个老人回答道。他正站在山谷中空无一物的屋子里。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飞机。这个男人叫做帖勇祥(音译),他也从来没有看过电视。他认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提问,并且在他能够确定的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时看来很高兴。
中国?他听说过这个词吗?
“我知道什么是中国”,68岁的帖回答说,“统治这个国家的人据说正在帮助我们。”
“我们”,当帖先生使用这个词语的时候,指的是东乡人,这是一个在干燥的、险峻的群山——这导致甘肃省的这个县成为中国最为与世隔绝的地方之一——中生活了800多年的少数民族。
最近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中国共有51万3000个东乡人,绝大多数都生活在东乡县及其周围。在该县的25个小镇中,有19个镇没有一个汉族人。这里大多数人都不说汉语,而有些人,比如帖先生,只有一个模糊的中国的概念,尽管他们就生活在中国。
地理上的隔绝帮助了这里伊斯兰文化的延续,以及一种古老的语言,但是同时也将东乡人和中国其他地方的繁荣隔绝了开来。中国56个官方承认的少数民族之一,东乡,现在是中国最穷的教育程度最低的地方之一。
在最近的一个周五,也即一场覆盖群山并导致这个小村子的街道上接了一层冰的大雪过后两天,头戴白帽的老人们在雪中跋涉,前往不同的清真寺。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实在太穷以至于无法送孩子去读书,但他们会筹集资金来盖村里的清真寺,以及有着精雕细琢的屋顶的优美的塔——这种塔用于穆斯林坟墓上的拱顶。
“东乡人一般都信仰伊斯兰教。”36岁的马阿里说,他是汉子林(音译)村中一家古老的清真寺的阿訇。事实上,即便是在以中国伊斯兰中心著称的更大的区域中,东乡人也是因其信仰特别坚定而声誉显著。
“在过去人们都很虔诚”,正靠在一根木藤条上并与其他几个穿着羊皮袄的农民等待下午祷告的75岁的马奎(音译)说,“他们现在仍然很虔诚。”
但是如同中国的每一个地方,现代化正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渗透到这个县的土地上并召唤着年轻人的灵魂。
在这个县的中心地索南巴(音译),手机、蓝色牛仔裤和网吧几年前就落户此地。还有汉族的建筑承包商、香烟、酒以及为穆斯林禁止的食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斯兰教的气氛正在越来越薄,老人们意识到了这点”,22岁的马春林(音译)说,“因此他们试图保护他们的文化,尤其是伊斯兰教。”
随着年龄的增长,马(这里姓马非常普遍)小姐意识到东乡人和汉人的差异。她的母亲在她的童年就给她讲过如何躲藏在山洞里的故事,因为害怕“汉人”过来了。
“在这个村庄里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汉人的到来,并屠杀他们”,马说,“但是汉人从未来过。”
马现在是一个小学教师,她在天津的一个职业学校里读了三年书,并想要留在那里并当一个理发师。但是她说她的父母是很保守的穆斯林,他们认为对于一个尚未出嫁的女孩而言,离家那么远是不合适的。
“许多年轻人真得想出去看看中国的其它地方”,她说,“但是他们的家庭经常不让他们走。这里仍然非常非常闭塞。”
许多年来,许多学者提出设想说东乡人是来自于公元13世纪期间蒙古人统治中国的元朝时期,当时成吉思汗的蒙古兵来到甘肃并定居了下来。但是确凿无疑的答案从来没有被真正发现,这种不确定性导致了东乡人的一种自卑情结。
“一次有人问我,‘东乡人是从哪里来的?’”在这个县里长大但在十几岁的时候后来搬到省会兰州去的历史学家马志勇(音译)说,“我当时已经十八九岁了,当时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感到很羞耻。”
马因此决定找到答案。在数年里面,他穿行在甘肃的各个图书馆,和其他学者们讨论,并研究古老的地图。他发现一些东乡的村子和中亚国家(如乌兹别克斯坦)的某些地方名字一模一样。
他还发现共同的风俗习惯。他说乌兹别克斯坦的农民和东乡的农民都会把一只鸡切成13份。他还发现东乡人把自己称之为Sarta,这个名称一度被用来称呼中亚地区的穆斯林商人。
甚至还有一种生理上的相似。许多东乡人看起来更像来自中亚的人,而不是汉族人。
马认为有关东乡人来自成吉思汗的蒙古士兵的故事只是说对了一半。一些东乡人的祖先是来自蒙古的士兵。但是他的结论是更多的东乡人是来自著名的成吉思汗西征行动中,被征募入伍的中东和中亚手工艺人的混合群体。他们带来了好几种语言,以及一种强烈的伊斯兰信仰。
马说互相通婚的后代,包括和当地汉族人、西藏人的通婚,导致产生了一种新的民族和语言。
但是东乡人的语言——如果是民族自尊心的一种来源的话——也成为东乡教育问题的一个指责点。因为这种语言是口语的,孩子们从来不学习用他们的母语来读写。
在语言学校,课程都是用汉语来教授的,许多学校因此辍学。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东乡平均每人只接受过1.1年的学校教育。由于教育的开销,许多家庭甚至从来不送孩子去学校,尤其是女儿。
“但我在小学的时候,我不理解我所学的东西”,当地的一个官员和学者陈元龙(音译)说,“我常常想跟老师交谈,但是我无法用中文来表达我的想法。这太难了。”
给东乡孩子教汉语的挑战吸引了国际援助组织来到东乡。英国政府正在资助一个大型的教师培训计划。
另一个由福特基金会资助的项目,已经创设了一个适用东乡中文字典——该字典由陈和其他一些学者完成——的双语课程。这一项目还在测试分数方面取得了进步,不过它的支持者正在寻找更多的资金支持。
教育是一个基本的问题,但是许多人仍然还在为生存而奋斗。生活在最深处的山谷里的村子只能依靠土豆维生,并在干旱的时候面临饥荒威胁。
一些住在靠近道路和商业区的人成为毒品贩子的运输工具。其他人则离开这里去大城市从事体力劳动,比如拆除房屋、屠宰牲口或者洗盘子。
参加电话测试的帖先生因为年岁太大无法胜任那些工作。他和他的妻子以及16岁的晚生的儿子住在下到山谷的半途中。“我们得去要饭”,帖说,“我们有地,但是当我们的收成不够的时候,我们只好去邻近的村子要饭。”
住在远离山谷,靠近通往县中心的公路的25岁的马荷泽(音译)正看着她3个多月的儿子。她的家庭如同东乡的一张快照:她丈夫的两个兄弟离开了这里成为了民工;她的婆婆蜷缩在公用的大床一角,终其一生她都没有离开过东乡。而这个婴儿,家庭中最新的一代,已经给起了一个伊斯兰的名字:亚伯拉罕。
马还没有给她的孩子起中文名。“他并不需要中文名,直到上学。”这是一个当地的习惯,她说,要一直等到孩子和汉族社会“接触”才会给他起中文名。
距离那天还有很长时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