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们》最新一期’ Category

旋舞玄武

October 31, 2005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旋舞玄武
作者:木白

“大师姐,为什么你从不微笑?”
“因为没有什么值得我笑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不受人喜欢的。我的父母处心积虑想要一个男孩,却生下了我这个女娃。终于,我被送至大唐官府,并拜程咬金为师。父母的潜意识中,我应是个男孩。苍老的心总难适应变化,我就成了理所当然被改变的那个牺牲品。
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试图在这个严酷的世界中得到认可。与此同时,弟弟的出生,使得父母终于下定决心将我遗弃。
弟弟满月那一天,我正式走出父母的记忆。在那一个温柔的寒冷之夜,长大。
有一种声音,在心中。朦胧的美丽。
模糊的泪,在混乱之中。有一道光。绚烂的黑暗。蔓延。
每一天,我都不断地练习。我的唯一。无须微笑,没有表情。心,麻木。
不知不觉间,习惯孤独。习惯每日的练习。习惯,被人称为“大师姐”。而我,依然是我。
支离破碎。红,在空中恣意旋舞。静止。颓然下落的手,虚无。迷茫。
许久,一室纯白将红吞噬。舔拭伤口的鲟。清明天际。
……张开双眼,是一片冰蓝。无语。
真是不可爱。相比之下,昏迷中的他就乖巧多了。感叹。救起倒在血泊中的他,多少证明我还是有心的。真是……讽刺呢。
“你的名字?”果然,这家伙很安静呢。
“……玄武……”呵,真不错的名字。
“旋舞,我的。真巧呢…”莫名地,心情变得很好。
“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说着,递过一碗粥。意料之外地,他毫不客气地接过,张口就吃。
真是…单纯呢。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些。于是决定留下来照顾受伤的他。尽管做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很反常,却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接过他递出的空碗,为他拉好被褥,起身。
“早点睡,好好养伤。”淡淡地,我说。
随即离开。风吹过,带走他的微讶。
……
他恢复得很快,不出十天,已能下床行走了。玄武,他的名。话不多,却言出必行。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是该回去了。我还是第一次离开师门那么久呢。
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吧…
我终于感到自己想法的可笑。我们,本就是无关的人啊…
晚膳时,不多话的他开口,“我的伤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你…”停顿。“就要离开了吧。”
我讶异于他的敏锐。点头。
“三天后就是元宵节,过了节再走也不迟。”冰蓝,直视我的眼。应允。

元宵当晚。
街上人潮熙攘。客栈里,算珠孤独,在帐房先生的手中舞动。早些完成工作,回家。
团圆。
其他的旅客似乎也都上街游玩了。深蓝的寂静。任由外界的灯火喧闹映亮房间。
我们相对而坐,微凉的茶水在桌几上深思。看着街上喧嚣,月,在微笑。
蓦然发现,我们,离那个世界好远。我们间的距离,好远。
两个不同的世界在这里,交集。
这一刻,我的脑中闪过了两条不平行的线,在短暂的相交之后,渐行渐远。
夜,深沉。
新的轮回,开始。

一)
我坐在椅上,迎接黎明。身上披着他的外套,房间里除我之外,再没有任何活物。
他,走了。我也该上路了呢。
以后,又将会是一个人了啊…
小心地将他的外衣收好,启程。
阳光明媚,我不得不抬起手,试图遮挡住刺眼的绚烂。朦胧,他微笑,说“我们一起走吧…以后,无论你去哪,我都将一路陪伴。”
那一刹那,心,亮了。

二)
我坐在椅上,迎接黎明。身上披着他的外套,房间里除我之外,再没有任何活物。
他,走了。我也该上路了呢。
以后,又将会是一个人了啊…
小心地将他的外衣收好,启程。
阳光明媚,我不得不抬起手,试图遮挡住刺眼的绚烂。
我,不是个适合光明的人…
就像我不适合他一般。

多年后
我站在客房窗前,早已模糊的记忆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天前,我又来到这里,傲来,我和他的相遇之地。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和往昔一般,并无太大的改变。客栈也依然是当年的客栈,只是换了主人。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商人。这次,是要运送一批货物去北俱芦洲。据说,那里终年冰雪覆盖,常有妖魔出没。据说,那里的冰湖,湖水所结成的冰,每万年融化一次,为的是吞噬更多的生灵。据说,被吞噬的生灵,会与湖水合为一体,生命终止,但容貌身形永存,向湖底看去,仿若时间静止。据说,那里的夕阳,绝美,只是少有人愿意去欣赏。危险的美丽。
小二告诉我,几年前就有人订下了全客栈唯一一间能见到街道的房间。每隔一段时间,那位客人就会来投宿。是一个奇怪的客人,每次只住店一个晚上,即使深更半夜也决不点灯,只静静地坐在窗前,似在回想什么,而有时候,则又像是在等人。第二天天未亮又会悄然离开,不惊动任何人。
“这位客人总在每月十五的晚上来投宿,应该就是今天了吧。”小二说着,忽听楼下客人叫嚷,急忙跑去了。
我转身,回房。
开门的那一瞬间,瞥见一男子步入客栈。
只匆匆一瞥,看不清什么。
但那双冰蓝的眸子,烙上心板。
心跳,顿止。
夜晚,静坐在窗前,听到小二上楼的声音。于是开门。
“要两杯茶。”我吩咐。依旧是淡淡地。
……
我端着茶,站在他的门前。想。
推开门,笑。
“茶,要么?”
黑暗里,他的笑,异常明亮。我想,我爱上他了。
商队终于再度出发。他在我的身边,理所当然。我们欣赏绝美风景,却也不得不感叹这里的凄凉。杳无人烟。
或许上天不愿再眷顾我们,在过了大半程后,终于遇上妖邪。还为等我有所反应,他就已挡在我身前。
看他使出的招式,我辨认出他是化生寺的弟子。
和尚???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果然,还是不能在一起吗…
化生寺是一个游离于世俗之外的门派,潜心向佛,不问世事。对朝廷却也一片赤诚。但却无意中得罪了朝廷宦官。在他们的影响下,皇上渐渐对住持起了疑心。自然,化生寺这个门派,也就日益衰落。而皇上的疑心病,却是越来越重。

在玄武的陪伴下,商队提前到达了目的地,长安城。顺利交票后,他说,要带我去玩。
我同意了。既然注定无法相守,至少留下些回忆吧…
他带我满世界地玩。去海底捉乌龟,去凤巢赏景,盘缠不够了,就一起跑镖赚钱。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当一回商人。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似乎也和我一样,深陷爱情泥沼,难以自拔。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彼此心里所想。
心照不宣。
那天,他说,要带我去最后一个地方。心头一震,终于,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吗…
他带我去了月宫。星空朗朗,他说,我要我们在一起。明天,我就回去求师父成全我们。
你,愿意嫁给我,做我此生的妻吗?
泪水在眼眶中呐喊,想要获得自由,终于,夺眶而出。
我们在一片不赞同的声音中结为夫妻。我知道,身为皇上最信赖的大唐官府程咬金的首席大弟子,却与被称为叛臣贼子的化生寺的弟子成亲,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于是,在成亲的前一晚,我与将我养育成人师父断绝了关系。只因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人生,只怪我太自私,不愿放他离开。他在得到师父的首肯后还俗,只为能与我永远相守。
我们的婚礼,只有两个人的婚礼,却感受到了全世界的快乐。
现在的我,很幸福。我甚至怀疑,这突来的幸福是否真实。而他的怀抱,是给我最好的答复。
婚后的生活很美满。我们隐居乡间,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而幸福,就在平静中流逝。
传言纷飞。据说,每万年融化一次的冰湖,又有了将要融化的迹象。据说,三年之内,必有灾祸。据说,皇上召见化生寺住持。据说,此次皇上大动肝火,似乎想让化生寺这个门派就此从世界上消失。
他最近总是心神不定。我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师父,想要回师门帮忙,却又放不下我,怕我会因此受到伤害。于是,将所有的心事都往肚子里吞。
我静静地等着。我知道,他终究会选择师门。我不会阻止他,这是我俩的默契。
“我要出门一段时间,别担心我。”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出了他的决定。
“我会等你回来。”平静地,我说。
门关上的瞬间,泪流满面。
因为爱你,所以,支持你的决定。
因为爱你,所以,等你回来。
我,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只是,少了你的陪伴。我,依然默默地等着你,只是,心缺了一块。
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我呢?

三个月后
皇上终于下令诛杀化生寺所有弟子。住持长老也含冤死在牢中。
你,音讯全无。而我,依旧在等着你。

三年后
化生寺的惨祸早已被人淡忘。当年的皇上已经退位。新皇登基,江山易主。
而你,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终于认清了你再也不会回来的事实。
我离开了那个没有了你的家。我走遍了所有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想找到你的痕迹。
最后,我来到北俱芦洲。
我站在冰湖前,看着湖水一点一滴地融化。听说,这是万年一次的奇景呢…只可惜无人欣赏。只可惜,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看着湖水一寸寸地将我吞噬。心,异常的平静。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只要你来到湖前,就一定看得到,冰面下的我。我永远在这里,等着你。
我,看着湖水再次凝结成冰。我知道,我的生命正渐渐停止。
我想说,旋舞玄武……

Advertisements

观《风雨哈佛路》

October 31, 2005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观《风雨哈佛路》
作者:唐樾

父母从小酗酒,利兹在父母的争吵和打骂声中长大。8岁起,利兹的母亲珍尼开始吸毒,后感染爱滋病。15岁那年母亲精神濒于崩溃。父亲因交不起房租和没送她上学被收进了收容所。她为了不去收容所住到了爷爷家,可爷爷不欢迎她。她与同样遭遇的好友克里丝开始流浪。
看到这儿,所有人都认为利兹肯定会和她母亲走上一样的路。直到她母亲去世,简单的葬礼后,她躺在母亲的棺木上,回忆起幼年时与母亲一起滑雪的情景。她心理下定了决心,不与母亲走一样的路。她要上学。
17岁的她来到了高中。她告诉招生的老师:我能行,我需要的只是机会。她当天就被录取了。然后他去了收容所,找她爸爸去学校去学校与老师面谈。然后她正式开始了高中生涯。每天拼命读书。她说她已经17岁了,所以,她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两年修完4年的高中,为了这个目标,她每天睡在地铁上,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校,其中一幕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她拿着得了A-的论文到办公室问老师如何才能拿到A。老师说A-已经很好了。她一脸倔强的地说:“我想知道如何才能拿到A。”她的眼里写满了坚定。不久后她就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争取到了波士顿游的资格(费用全免)。参观哈佛的时候,她看着那些哈佛学子,她问自己:“我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出生吗?”于是,她站在哈佛的树下,立下了她的第二个目标,她要进入哈佛念书。她报名申请了《纽约时报》的奖学金。面试时,她对评委说:“我很爱妈妈,自始至终,自始至终。尽管她是个瘾君子她几乎没有照顾过我。但她在我小时侯曾经是个好妈妈。哪怕只有一次,我一直以为她在照顾我,其实是我在照顾她。即使如此,我依然爱你,妈妈。我愿付出所有,来换回我完整的家庭。”利兹的话感动了所有人。她得到了奖学金。终于坐在了哈佛的教室里。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她告诉我们,命运是可以选择的。立下目标,然后努力将他实现,无论什么困难都挡不了一个充满坚定信念的人的脚步。利兹在片中这样说过:“我们可以寻找各种理由对生活低头,也可以迫使自己更好的生活。”
利兹可以凭着自己的信念,从流浪的生活一步步走入哈佛的教室,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呢?人跟生活是没法计较的,但这并不代表就应该放弃努力。

平和大辞典

October 31, 2005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平和大辞典
新闻报道:
①练习普通话/睡觉的时间来了;②了解百姓的经济生活;③天天看到你;④大脑内部的信息更新;⑤一人废话,却有千万人在听。

慈善募捐:
①乱花钱;②多多参与但不需捐太多;③不是主动,是被动;④久盛不衰的一种形式;⑤我们的爱;⑥积德行善;⑦有益的,帮助人的,积极参与;⑧每年度一次小出血。

升旗仪式:
①夏天热死 冬天冻死;②激发偶尔爱国情感的仪式;③学校衬衫西裤的展示会。

生日PARTY:
①老了一岁;②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③长大了;④破财但得到快乐;⑤一人付帐 大家共享;⑥大家应该好好过。

毕业典礼:
①无论领导说什么,能令人振奋就一句话,毕业典礼到此结束;②一辈子都不想遇到的事;③一种形式,必经的;④脱离侏罗纪;⑤入校时就想到有这一天。

纪律处分:
①很实在;②一个人背两个人的债;③“出名”的另一种手段;④只要自己不被处分,一切都没问题;⑤又是一个文化大革命。

社会实践:
①集体当熊猫给别人看;②出去玩儿;③学会长大;④不得不爱。

国家大事:
①不干我事;②有空在意没空拉倒;③知道点好;④必要的时候还是关注点好;⑤几个高级领导搞出来的事;
⑥好!了解祖国为国争光。

三好学生:
①努力争取;②不好,不好,真正的好学生太多了;③太呆了;④能争取就争取咯;⑤主要是成绩好..(个人经验);⑥无聊没兴趣更没空;⑦铁人三项冠军。

《我们》第九期新闻版

October 31, 2005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超女与李宇春

编者按:李宇春,四川音乐学院通俗演唱专业在读学生,在2005年“超级女声”总决赛中获得冠军,并被《时代周刊》(亚洲版)评为年度亚洲英雄。
出于对一种新闻热点的职业关注,本报选择了有关超女以及李宇春的若干报道,希望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超女浪潮。

《时代》为何选择李宇春
时代周刊(亚洲版):10月3日。
Li’s victory was unusual in other ways: like American Idol, but unlike China itself, “Super Girl’s Voice” is run democratically. Eight million SMS votes flooded in on the night of the finale. For a few weeks after, the mainland press debated the relevance of this format. “Only something that smashes social norms could elicit such a response,” Yu Guoming, a media expert at People’s University, told the Beijing News. “After all, in China the opportunities to use votes to choose are relatively few.”
Http://www.time.com/time/asia/2005/heroes/li_yuchun.html
南方都市报:10月5日。
该杂志的评论文章认为,中国电视舞台上的传统形象,都是人民艺术家的样子,而李宇春则挑战了这个传统。这个21岁的女学生,歌唱得不够好,舞也跳得不够好,但是个性鲜明:衣着、相貌和声音都是假小子,甚至尽挑刘文正等男歌手的歌曲来唱,我行我素。此外,她得以夺冠的具有民主性质的评选程序,也是对传统方式的一个挑战。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spqy/200510050206.asp

超女的社会意义
天涯时空:10月4日。
这个人物(指李宇春)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个性魅力,是我们所处的社会应该张扬的,率性坦甚至有些满不在乎,并且有强烈的双性色彩。其历史意义在于,她在对现有社会秩序的冲击上有较大的力度,是对静态政治的一种民间化的集体超越。她之所以成为焦点人物,是民众民主与自由的理想的乌托邦在李宇春身上的深情投影。
http://www10.tianyaclub.com/publicforum/Content/news/1/59177.shtml
安替博客:8月27日。
我是比较早写社论把超女往民主方向拔高的,至今我还觉得网友的这句话说得最得我心:“CTMD,这一辈子想选个总统恐怕是办不到了,我就选一个喜欢的女娃子。”超女当然不是民主,但它是缺乏民主的13亿中国人对民主的幻想。想到这里,我为我中华悲凉。
Http://spaces.msn.com/members/mranti/Blog/cns!1pnO639rFr97m8ie7eTTDIqA!455.entry

超女的大众意义
南方周末:8月25日。
郑新蓉:这个娱乐性节目受人喜欢,特别是受青少年喜欢,我可以肯定是贴近大多数青少年的生活的,是贴近他们天性的。可以说这些女孩子都是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还顽强地保存着快乐天性的学生,她们很勇敢,有梦想、有追求、有信心、有行动,还有很强的抗挫折的心理素质……
http://www.chinaren.com/20050825/n226785252.shtml

超女迷的疯狂
MSN社区:10月8日。
最尴尬的事情就是歌迷们互相拆台,一个超女到现场演唱的时候,其他敌对的粉丝团就起哄,扔东西。李宇春上台的时候,一个学生模样的凉粉,大叫:“同性恋,滚下台,”,在场的玉米马上把他包围,7,8个女生把这个男凉粉按倒在地上,往他脸上倒矿泉水……
http://msnbbs.mop.com/readsubart.jsp?b=ylqx&sid=74072&sl=0
北京青年报:8月24日。
黑楠:每次我走近湖南台所在的广电大厦,还有几百米距离,就已经看见成千上万的“粉丝”们围在道路两旁,那景象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比如人数最多的“玉米”身穿统一的黄色上衣,列着方队,就像古罗马开过来的“黄色玉米兵团”,还高喊口号“玉米不怕累”……
Http://news.tom.com/1006/3877/2005824-2413976.html

标题:时事要闻
□9月25日,中国信息产业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联合发布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规定禁止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商发布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破坏国家统一、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扰乱社会秩序以及破坏社会稳定的新闻。规定全文见http://www.china.com.cn/chinese/zhuanti/jh/980271.htm

□9月28日,中国预计很快将推出新的汽车消费税政策,鼓励国人购车时更多选择小排量汽车。汽车业内人士预计,新政策将对发动机排量2.2升以上的车辆增加两个税挡,并对排量4.0升以上的汽车征收高达20%的消费税。http://chinese.wsj.com/gb/20050928/bch085332.asp?page=article_front_gb_bch

□10月3日至5日,河南鹤壁、新疆拜城和四川华蓥山先后发生煤矿瓦斯爆炸和透水事故。死亡人数超过40人。http://news.163.com/05/1005/06/1V9FQ5V60001124S.html

□10月5日,据日本官方调查结果显示,倍受指责的日本扶桑版历史教科书在明年将有4912个学生使用。今年该教科书的使用率为0.2%,约2338个学生使用。目前在日本中学使用的历史教科书共有8种。新闻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05-10/05/content_3585861.htm

□10月7日,广州增城市新塘镇西洲乙炔气厂发生爆炸,传有人员伤亡。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遭到围攻。一名行凶者当着警察的面,砸坏摄影记者手中的相机,而现场警察眼看行凶者逃跑。记者向现场警察报警时,对方居然答复说要先拨打110。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jwxy/200510080169.asp

寻找崇明的抗战记忆

October 31, 2005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们》第九期,2005年10月10日

标题:寻找崇明的抗战记忆
记者:孙佳婧 张轶超

历史背景
1940年阴历6月26日,驻崇明的日军为了搜查游击队,将竖河镇竖新村近两百名青壮年押入该村的一座寺庙中逼问。由于村民们无人能够说出游击队的下落。恼羞成怒的日本人将当时没有良民证的村民集体屠杀,事后又放火烧庙。当时共有120名无辜村民受害,其中包括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之后日本人又放火烧村,整个竖新村被埋葬在一片大火之中,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后来盖起来的房屋。

缘起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读到龙应台先生“在崇明和罗马之间”一文,当时就一直很想去崇明看看那些经历过抗战的老人。
该文主要记录了意大利人和德国人如何在战后52年积极寻找曾经杀害过无辜市民的纳粹连长,如何经历重重困难最终将这位叫做普瑞布可的83岁的老人送进监狱。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在这篇短短的文字开头,龙应台先生却摘录了一段有关日军如何在1940年屠杀崇明百姓的旧闻。而更加令我不安的则是文章最后的一句话:“而崇明岛的居民,谁还记得他们吗?他们可还记得自己?崇明岛在哪里?”
不错,相比欧洲人对于纳粹的不遗余力的追寻来,我们似乎忘得太快了些。恰值今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掐指算来,那些经历过抗战的崇明老人如果健在,也已经七八十岁了。我不知道是否还能够找到当年日军在崇明屠杀的幸存者,但是我想,现在不去就永远没有机会了。于是便有了我们的两次崇明行,有了那些饱经沧桑的老人们的话语。

65年后的崇明
我们是循着《20世纪上海大博览》“1940年9月”那一页上的记录开始旅程的,该页上写着:“8月上旬,坚持抗日的游击队袭击驻崇明的日军,激战二小时,歼灭日军十余人。……日军恼羞成怒,对崇明无辜百姓下毒手。先是杀死自卫队的(汪政府)伪军一百余人。继之对强明乡、日新镇、大桥镇等地壮年男女实行屠杀,除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六岁的幼童外无一幸免,总计被杀七百余人。”尽管后来发现这则记录很难与被采访者的叙述相吻合,但当时我们也只有这个一个线索,而且,上面还有具体的地名:强明乡;日新镇;大桥镇。
5月6日,当我们踏上崇明这片土地时,立即就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码头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们看到那几个地名时,都说从来没听说过。我们一想,也对啊,那则记录是解放前报纸上登的,当时的报纸肯定和今天的不一样了呀!然后我们只好就问出租车司机是否知道40年的时候在崇明有过大屠杀,发生在哪里。结果可想而知,司机们诧异地说不知道。
幸好当时有个崇明人做我们的向导,带我们去了附近的一个敬老院。我们在敬老院找到了线索,了解到屠杀的地方应该是今天的竖新镇。不过,在敬老院里我们的另一个收获(或者叫做意外)是那里的几个老人对日本人印象不算坏。据他们说,没看到日军杀人放火,也没有强奸妇女,最多是抓只鸡什么的,有时候还会给钱。当时日本人还办学校,叫他们去上学(他们当时都是小孩子)。日本人还挺喜欢小孩,会给他们糖果吃。说实话,听到这些的时候,我们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怎么,日本人不都是无恶不作的魔鬼么,为什么会这样?
最叫我们抓狂的是,许多老人还一个劲向我们抱怨他们的养老金不够,希望政府能够多补贴他们些。后来回去后特意查了一下,发现崇明县自2004年1月1日起,才对具有本县常住农业户籍、年满65周岁以上(含65周岁)且每人每月领取养老金低于75元的农业人员发放每年900元的养老金补贴。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何那些老人要抱怨了。
好不容易来到竖河镇,我们找到竖河镇的革命纪念馆,可是除了高高竖立的”死难烈士万岁”的纪念碑,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档案资料。幸好还有个图片展,让我们知道屠杀发生在竖新村,距离镇上还有一段路程。不过来到竖河之后我们发现,只要是问上点年岁的老人,一般都知道发生在竖新村的屠杀,因此找起路来比较容易了,很快我们便来到了那个已经被大多数崇明人遗忘了的竖新村,见到了当年大屠杀的幸存者。
应该说我们是很幸运的,因为我们毕竟找到了。但同时我们也很震撼,对于这些老人,这些亲历了抗战时期,并且饱受苦难的老人而言,发生在主流媒体上的那些庆祝抗战胜利的活动,又有什么意义?谁还记得他们呢?

采访实录
采访日期:2005年5月6日
采访对象:黄彪,81岁,村民,在1940年时是开茶叶店的,拥有二十几间房。如今和妻子同住一间平房,地上是泥土,根本没有地板。去年开始当地政府给予他们补贴,一年每人900元。加上他们的三个儿子给他们每年750斤稻子,勉强维持生计。当年大屠杀的幸存者之一。
采访实录: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发生在阴历6月26号。当时,日本人把大炮运到了竖河镇,遇到游击队偷袭,部分被炸,死了几个日本人,所以日本人就来报复。当时日本人说是要我们早上八点去前面的庙里开会,我也被叫到了,大概一共180多个人。
到了庙里,我看见里面一共有轻机枪两挺,步枪二十几根,二十几个日本人。人到齐后日本人就问:昨天游击队谁,说出来,谁,在哪里?那个日本人会讲崇明话,说得很好。但我们当时没有一个人吭声的。他们就说,说不出来就要通通枪毙。但还是没有人说。日本人就发火了。这时候,有个叫吴正兴的人掏出自己的居住证,说自己不是崇明的,正好来探亲,当然也不会知道游击队。日本人看了就让他站到另外一边。然后好多人都拿出了良民证。日本人于是就让有良民证的全部站到西边,没有的则站到东边。
我身上没带良民证,所以就被分到了最南边的那一间。没想到我们一进去,他们就关上门,开始拿机枪扫。
我当时吓的站不稳倒下了,然后有个人被射到,倒在我上面。我就被压在死人堆里。房间里有许多木架,日本人把木架点燃了,然后再往里面扔,准备烧死所有在这间屋子里的。我马上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看到旁边正好有个木凳子,那个窗口很高,不过当时逃命要紧,我就拼命跳,跳出窗口后狂跑,跑进了水沟里然后逃脱的。
当时和我一起逃出来的只有三人。

采访日期:2005年6月27日
采访对象:赵振麟,86岁,村民,在1940年时是开杂货店(出售烟酒糖果等),拥有十几间房。如今和妻子同住一间平房,地上也是泥土。去年开始当地政府给予他们补贴,一年每人900元。还有五个孩子,都在种田。也是当年屠杀的幸存者。
采访实录:那个时候我正好身上带着良民证,就掏出来给日本人看了。然后日本人就放我走了。当时我走出去了大概50多米,就听到了后面的枪声,于是就拼命的跑。后来日本人放火烧村子,我们全家便逃到了亲戚那去了。
采访对象:张老伯,70多岁,新河人,村民。
采访实录:那时候我还小,只有六七岁,日本人占领了崇明。当时一听到东阳人来了大家就逃,我是躲进了稻田。曾经看到日本人烧掉了马路对面的一户人家,据说是因为这家人家跟游击队有关系。日本人查八路时也打人,我丈人就埃过耳光。不过杀人的事情在我们这倒没有,也没听说抢女孩子的事。
采访对象:郁老伯,87岁,年桃河(音)人,村民。
采访实录:日本人来的时候,正好我们这边有个会讲东洋话的人。他上去跟日本人说了什么,所以我们这里就比较太平,基本上没有出什么事情。后来听说这里有了游击队,在晚上打日本人黑枪,日本人就开始烧杀,我们村上就被杀了两个老百姓。为了寻找游击队,有些人家的房屋也给烧了。那时候如果在路上碰见日本人,如果你拔腿就逃的话他们会追;如果你不逃就没事。还有就是你惹了日本人的话就会挨打,不惹他对你还挺客气的。

后记:
在黄彪家采访结束的时候我们给了他们夫妻一些椰奶,不知道他们是否喜欢喝。不过我们给几位老人拍照的时候,他们都显得很高兴。临走时我答应他们下次来的时候会把冲洗好的照片给他们。不过现在突然想到,他们会把照片放在哪里呢?几位老人的家都很简陋,如果不是破败的话。我记得黄彪家的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里面不知道是谁的照片。至于相册,我想恐怕是不会有的。这样吧,下次去的时候顺便带几个相框吧。
记得我们原本是兴冲冲的去寻找日军暴行的历史证据的,现在却只想祈祷老人们能够安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