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教育:万马齐喑时’ Category

中国教科书歪曲删减历史

January 27, 2006

《纽约时报》谈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旧文,正好赶上袁伟时的事件,所以我重新翻译了贴上来。我不知道今天中国中学里面有多少历史教师在努力地让学生获知一些教科书中所没有提及的事实,或者努力的让学生学会如何理性的去分析、判断历史事实之间的因果联系。但是这显然需要人去做,否则,就如同今天我们可以在许多论坛上看到的,就如同今天我们在团中央宣传部的停刊通知上看到的,撒谎者和盲从者会指责坚持真相为“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

China’s Textbooks Twist and Omit History

中国教科书歪曲删减历史
By HOWARD W. FRENCH
纽约时报,2004年12月8日


在某重点高中的一堂关于“1929-193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历史课上,一位历史教师以飞快的速度从一个画面转移到另一个画面。
在阅兵式上的这人是希特勒,他的手作出一个纳粹的标志。这个教师模仿着这一手势,引发了一阵笑声,并接着说在这一年独裁者掌握了权力,却丝毫没有停下来讨论法西斯主义。他迅速来到下一个画面,告诉学生当英国在剥削印度人的时候,美国则在掠夺加拿大和拉丁美洲的资源。而法国,则仅仅被用一句话就带过了:无论它在哪里,总是效仿英国的榜样。
讲到这堂课最重要的国家日本时,教师说日本决定要实现它建立一个大陆帝国的野心,并因而侵略中国。这时候,老师停在了一张拍摄于1937年的十分著名的照片上,上面是一个坐在上海马路中央的中国婴儿,而日本空军正在轰炸上海。接着,又过了一阵,这位教师平静地说:“美国对待日本入侵中国的态度仅仅停留在空洞的道德谴责上。”
这个国家经常喜欢指责它的邻居日本不能教授“正确的历史”——指上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事件,并因此令亚洲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
然而,对中国一堂高中课的旁听以及对几种被广泛使用的历史教科书的检查发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其实是一堆历史事实堆积起来的大杂烩,许多中国教育专家自己也承认这些事实是被精心挑选的,并且距离今天不久的历史常常被严重歪曲。
大多数完成高中教育的中国学生都相信他们的国家仅仅出于自卫才会投入战争,从来都不会为了侵略或者征服发动战争。尽管有两个反例,即1950年解放军入侵西藏和1979年恶梦般的越南战争。
同样的,许多学生会相信日本是由于中国的抵抗才被击败的,而非是被美国打倒。
“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成为统一国家的核心力量”,在一本被广泛使用的教科书中这样论述第二次世界大战。
没有人会学到在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期间,可能有3千万人死于毛泽东的错误决策而导致的饥荒。
同样的删减也发生在从朝鲜战争爆发(起因是中国同盟国北朝鲜入侵南朝鲜)到台湾问题(北京当局一直宣称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一切事件之中。
“抗日战争最后胜利了,台湾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另一本教科书在提及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并失去对台湾的殖民统治时这样写道。
“历史越是离今天距离近,它就越是具有政治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附属第二中学的高三历史教师陈明华说,“因此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事情,我们只要求学生知道基本事实,比如在哪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要求去研究为什么发生。”
尽管有些人为这一课程辩护,但许多学者认为目前在中国的历史教学方法逼迫最优秀的教师都对一切为领导人视为敏感话题的内容打马哈,从而令学生对自己国家在世界中的位置感到困惑。
当被问及他们是如何讨论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事件时,一个上海中学的学生急于表达他的观点说当时是中国阻止了日本占领全世界。另一个则说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第三个——他在课后还追着老师继续讨论——则说战争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阻止了日本成为世界霸权。
为中国教科书辩护的人说,无论它有多少缺点,历史教育还是在最近几年有了巨大的进步。比如有了更多的教科书可以选择,尽管所有的教科书都被政府仔细审查过,而且那些一度是禁忌的话题,例如中国国民党在抗日战争当中的贡献,甚至文化大革命,也开始在越来越多的教科书中被提及——尽管十分粗糙。
当被问及为何中国教科书不提及类似西藏曾在中共军队入侵时宣布独立之类的事件时,一份在西安的历史教育杂志的主编任鹏杰(音译)说:“这些依然是有争议的事件。我们要给学生的是几乎没有争议的事实,这样更容易解释。”
其他人则说这类事件距离现在太近,以至于无法客观的去观察,或者这类事件仍然在继续,还没有到下结论的时候。这两种解释恰好也正是一般日本历史学家为自己未能坦率承认日本在二战期间所犯暴行进行辩护的理由。
对于任而言——他曾经参加过1989年的天安门抗议运动(该运动最后在军队的镇压下演变为成百上千人的死亡),这类事件由于距离我们太近了,因此无法去触及。
在一本1998年的教科书中,它暗示那次运动是一场“风暴”,是由于领导人未能成功阻止“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传播而导致的。并含糊地说“中共中央委员会及时的采取行动并恢复了平静”。同一教科书的最新版本依然含糊其词,仅仅说这是有一小群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人煽动的运动,丝毫没有提及最后大批人被杀的悲剧。
然而,一些中国历史专家很不愿意为这种回避寻找借口。
“坦率地说,在中国有许多十分敏感的话题,根本不可能告诉人们真相。”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的所长,官方历史教科书咨询委员会的资深成员葛剑雄说,“深入考察毛泽东、邓小平和一些解放(中共将自己的胜利称之为解放全中国)的特征都是被禁止的。在中国,历史仍然被用来作为政治工具,而在高校里,我们仍然必须服从教条。”
不过从长远来看,现年59岁的葛先生(他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在高中教书,那时候老师被随意殴打,教育成为政治宣传机器)说事情正在慢慢地变好。
在上海师范大学的历史学家,同时也是一本新的历史教科书的作者苏浙江(音译)也同意这一观点。
“有时候我想写出真相,但是我必须做可操作的推动。”他说,“我想让我的学生去学习,我会尽我所能写最好的教科书。可能,在10年之内中国将会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国家。”


Advertisements

媒体的奋斗与教师的噤声

January 25, 2006

1月25日,据东南西北转引博讯的消息称,中青报的冰点周刊被勒令停刊。
该消息说:“中国青年报编委以上的领导今天下午全被叫到了团中央,宣布了《冰点·观察》周刊停刊决定。全国各大报社已经收到中宣部通知,不准就此事作任何报道和评论。团中央也只是在宣布上面的决定,并非团中央所为。报社内部也不知道被停的原因,有人猜测说是与龙应台(一个主席的三鞠躬)及袁伟时(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两篇文章有关。”
另外,冰点发表的另两篇重量级的文章分别是龙应台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和艾晓明的“我邻近的太石村”
东南西北博客用了“The Death of Media in China”(中国媒体之死)来引述这则消息,我想这恐怕是博主特别喜爱“冰点”的缘故。
为了查证此事,我用百度搜索“冰点 袁伟时”,立即就能发现“李大同的博客”,点进去却发现是一片空白!不过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用“百度快照”功能浏览时,竟能看到1月17日李大同博客的样子(见左图)。上面第一篇的标题赫然是:“我知道报纸掌握在什么人手里了!”
事实上,袁伟时先生的那篇文章几年前我已经看到,甚至他其中举到的许多史料我都在上历史课时跟学生提起过,顺便教育学生要批判性的阅读历史教科书。因此,当冰点登出袁文的删节版时,我还有点纳闷:这么老的文章为何也拿来用?
不过看到李大同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叙述该文的出炉前后的经历时,我不禁长叹:本该是每一位中学历史教师的事情竟然连累零度被停刊,这当是我们每位历史教师之耻辱。
在这个国家,中学教师的素质远远滞后于时代的现实是令人震惊的。当一个个正直的记者冒着被封杀被撤职被监禁的风险坚持报道真相时,教师依然在让学生看着新闻联播;当一个个不屈的律师冒着被停证被跟踪被殴打的风险坚持捍卫人权时,教师依然在跟学生说刑法是用来打击犯罪分子的;当一个个独立的学者冒着被隔绝被窃听被驱逐的风险坚持学术自由时,教师依然在用统一的标准答案禁锢学生的思想。
当然,中学教师们可以辩解说这都是应试教育的错,这是上面规定的,我们不想丢掉自己的饭碗。
可是,我疑惑的是,中国的明天,若离开了中学教育,单单靠其它领域人士的不已于行,真的会灿烂吗?

保护个人隐私的漫长旅程

January 18, 2006

说到隐私权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发生在我们学校里的一桩教师搜包的事件。我校校规明确规定学生不得带零食进校,但是依然会有学生屡屡犯禁。某班班主任有一次便在学生上体育课之际,突击检查学生书包内可有零食。此举遭来了学生的强烈抗议,《我们》报纸对此还特别进行了报道,并附有该年级大部分学生的联名公开信。但结果是:报纸被校方没收;那位班主任也好,校方也好,没有就此事向学生公开做过任何道歉。
这可是发生在上海,发生在一个以国际化为宗旨的学校里。可见要让国人建立起对个人隐私权的尊重,前路还很漫长。

The long march to privacy

保护个人隐私的漫长旅程
经济学人,1月12日
渐渐的,中国人开始享有个人隐私权——当然,只要他们对政治保持沉默

可以肯定地说,在中文中“隐私”——即西文中的“Privacy”——一词包含一种不正当的、自私的和有阴谋的行为的意思。个人隐私的观念在中国传统中并不具有价值,你随便就可以找到这样的证据。例如这个国家的公共厕所常常是开放式的设计,在里面用厕的人肘碰肘地毫无羞耻地蹲着方便。在医院,羞怯被扔到一边,整个治疗过程可以发生在围成一圈的众目睽睽之下。在偶然的社会交际场合中,完全陌生的人可以相互询问对方的任何生活细节——包括工资、体重等等——而大多数西方人即便和亲密的朋友也不会分享这些。
尽管有以上的事实,仍然有迹象表明隐私权的观念正在得到传播。通过模仿在西方社会普遍发生的争论,许多中国人开始学会对好管闲事的雇主的干涉发怒,对问这问那挖掘数据的市场商人发怒,对到处存在的监视摄像头发怒。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发展,想想几十年前的情况吧。当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接管权力的时候,他们几乎可以毫无障碍的探查普通个人的生活。在国家控制的全盛时期,中国人的工作、住房、医疗、食物和旅游都被官僚们严格管理着,每个人的生活都像是一本打开的书。甚至连育龄妇女的月经周期都被政府监控,从而可以确保那些没有得到允许的人不得怀孕。
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在大多数方面,当计划经济还是转向市场经济的时候,人们也获得了更大的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权。然而,许多奥威尔(英籍作家,以写作讽刺极权主义的小说而著称)式的控制仍然在政治、宗教和言论自由领域保留着。就在这个月初,微软同意中国政府的要求而关闭一个MSN SPACES上的博客,该博客是属于一个直言不讳的批评政府人士安替的。
在另一个案件中,中国政府向雅虎要求一位中国用户的个人信息,从而跟踪到这名叫做师 涛的用户。后者在2004年末被捕,并在去年4月被宣判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通过E-mail泻露国家机密。微软和雅虎都因为在这些案例中与中国政府合作而遭到了大量的指责。
对于中国公民而言,显然隐私权只得到了最微不足道的法律保护。中国的宪法、邮政法、劳动法和医疗法都提及了隐私权,但是却含糊其辞,而且总是屈从于声名狼藉的随心所欲的中国司法系统。然而一些专家认为,政府对于隐私权的态度正在改变,这方面的法律最终将会被加强。
持这种观点的专家之一是中国中南大学的陆耀怀(音译)教授。他认为过去对隐私权的态度是形成于传统的生活结构,在那种结构中,一个家族的好几代人通常会生活在几间小房间里。他指出中国城市居民的人均生活空间已经从1978年的3.6平方米上升到了2003年的11.4平方米。这种增长在激励对隐私权的期望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年轻一代。过去的父母可能很随便的进入孩子的房间,或者看孩子的信件,无须任何请求。陆教授说,但是今天这样做可能会招致意识到隐私权的孩子的愤怒。一部分学者已经公开呼吁来加强隐私权方面的立法。
在公共空间,往往是技术,而非好管闲事的父母,招致了抱怨。尽管相比英国的420万而言,中国的监视摄像头数量还落在后面。但中国正在以稳健的增长速度安装着这些设备。仅在上海目前已经拥有20个摄像头,并且计划在五年之内将这个数字翻一番。广州也已经在预算中列出了2600万美元在其主要街道安装安全和交通监视摄像头。可能高科技程度最强的是北京,那里马路上的摄像头是装备有夜视能力的,并且还配有雷达枪,能够捕获无论白天黑夜任何时候超速行驶的驾驶者的车牌号码。然后司机会被以手机短信形式告知他们的违规行为。
不断增加的老于世故的市场销售者也利用技术手段来获得和开发有关消费者信用记录和购买习惯的信息。而中国的雇主们则会检查自己的雇员在网上都干了些什么。
尽管有几个案例引发了公众的讨论。例如在其中一个里,学生控诉安装在人民大学女生寝室走廊里的摄像头。虽然校方官员坚持它们是出于安全理由才安装的,但是女生们担心当自己去淋浴时会被看到。
在另一个著名的案件中,一个上海银行的工作人员控诉说她之所以会丢掉工作,是因为她的雇主监控到她用公司电脑发给男朋友的情话。这个月初,一些警察抗议对他们隐私权的侵犯。在南京的反恐政策中,政府要求警察在他们结婚、离婚、出境旅游或者买车购房时必须向他们的上级汇报。这一命令迅速导致法律学者和一些警员的抗议,其中一个告诉官方媒体说他认为他的老板正在“过多的侵入我的私人生活”。时代变化得多么快啊!

两个西方人眼里的三元里战斗

October 29, 2005

2005-9-18 星期日(Sunday) 晴

凡是学过中学历史的人大概都知道“三元里大捷”这一事件,而且可能还知道这是近代史上鲜有的令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一次大捷。一般而言,对此事件的中国叙述是这样的:
1、原因——1841年5月29日,英军闯人三元里,奸淫妇女,抢掠耕牛。为了保卫家园,三元里人民决定奋起反抗。
2、经过——5月30日,三元里和各乡群众执大刀长矛和锄头,浩浩荡荡地向英军占据的四方炮台进攻。他们按计划且战且退,把英军诱到牛栏冈附近。一声锣响,埋伏在四围的群众六七千突然出现,杀声震天,英军插翅难逃重围,有的趴在瓜棚下,浑身发抖,有的丢下洋枪叩头求饶。
3、结果——三元里人民打死英军200多人,还缴获了大批武器。

记得当年那个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讲这段激动人心的故事的少年对其真实性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1990年时的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怀疑这一伟大劳动人民的英雄事迹呢?
长大后虽然曾经有过一丝疑虑——只有大刀长矛的乡民怎么可能打得过拥有火枪的英军呢?但是教科书告诉我,当时正好下大雨,英军的武器根本无法开火。因此,这个解释打消了我的全部疑虑。

然而后来又读到佩雷斯特所著的《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再次对这一中国人津津乐道的大捷产生怀疑。上周去逛书店,又意外的发现一本西方人所著的《鸦片战争》(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弗兰克·萨奈罗著,三联书店,2005年),里面十分详细的描述了“三元里大捷”的始末。
1、原因:1841年5月29日,英军在广州西北几英里的三元里村,袭击了一家民宅,并且奸污了家中的妇女。第二天,乡勇在村中的山上聚集,因为数量悬殊,英国人决定进攻。
2、经过:在第一次小进攻中,乡勇逃跑了。但山头上出现了更多的中国人,约有7000人,几乎是英军的10倍。此时,英军进攻是最好的防卫。中国人再次掉头逃跑。但是就在此时,一场倾盆大雨降临。英军开始撤退,但是过膝的泥水使他们寸步难行。中国人这时候发起反击,而雨水令英军的枪支无法开火,双方呈现势均力敌的态势。在大雨间隙中,印度士兵抓住机会,擦干枪支,换上弹药,重新开火,阻挡了中国人的进攻。但大雨再次降临,不久,中国人包围了英军,形势对英军十分不利。然而在这个时候,一支装备有防水雷管枪的水兵出现了,一阵密集的扫射之后,英军得以逃脱。
3、尽管结局有些狼狈,但是英国还是胜利了,因为只损失了一人。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西方人的版本和中国人的版本之间存在着无法调和的差异。而且,在这两个版本之下,可以推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按照中国人的版本,第一次鸦片战争之所以失利,科技落后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大刀长矛不也照样可以打胜仗!),最关键的是清政府的昏庸腐朽。
按照西方人的版本,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失败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冷兵器时代的弓箭长矛是不可能和19世纪的火枪加农炮作战的。而中国人之所以败得这么惨,则是由于类似三元里大捷这样的虚假战报给了皇上致命的信心,使道光无视中英双方的差距,不断将战争升级。

说到这里先告一段落吧,我不想轻率地做出结论究竟是哪个版本正确,这是每个独立的自我通过自己的理性去判断的工作。如果一定要说什么的话,那么我会说:中国历史教育的失败就在于,它否认了人的理性,它试图用一个片面的版本叙述来代替那个复杂的历史真相,并让每个学生在这个片面叙述之中失去对历史的基本认识。

BTW:《纽约时报》上有篇旧文也是谈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是如何歪曲删减历史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看。见http://theseoultimes.com/ST/?url=/ST/db/read.php?idx=1301

关于中学历史教学中的历史唯物问题

October 28, 2005

2005-9-1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今天才从陈至运那里知道,历史新教材中还在要求学生从历史唯物的角度去看待历史。
说实话我比较惊讶,虽然我还当过一阵历史老师,但是我在历史课上是从来不谈什么历史唯物的问题的,因为我认为这只是一些空洞过时的术语,没有太大意义。

在我看来,除开历史的那些史实不说,学历史的人还要掌握的就是读解历史事实与事实之间联系的方法。比如说,事件A.虎门硝烟;事件B.鸦片战争,两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呢?能够客观的认识事件与事件之间联系的人也就是学好历史的人。当然,所谓历史唯物主义也是要达到这种效果的,但我觉得没有必要拿出这么一个名词来吓唬人。

还有一个原因也让我很反对什么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因为教科书给了这种方法至高无上的地位,好像只有用这样一种历史观才可能认识真正的历史,其它的看待历史的方法都是错的。但是我想,除了历史事实无法更改之外,对于事实与事实之间的联系可以存在不同的见解,没必要统一的。举个简单的例子,虎门硝烟是造成鸦片战争的导火索,这点可能大家都不会有争议。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有人要说是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注定它要对外扩张殖民,而中国又是理想的殖民地。但也有人说是中国人对西方人的傲慢鄙夷导致了英国人的愤怒,从而决心要教训一下中国。两者都可以找到许多史料佐证。我不认为一定要求谁同意谁的观点。

最荒唐的是,我们所谓的历史唯物观还要求学生对历史事件的意义有统一的认识,这在我看来恰恰是很不历史唯物的。例如书上认为义和团是反帝爱国运动,但是也有人说是祸国殃民运动。后者也有许多事实支持。那么请问为什么要统一大家的认识呢?学生在考卷上如果这样写为什么算错呢?

不过说归说,考试还是指挥棒。目前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小心提防,不要被所谓的历史唯物愚弄就是了。另外,应陈至运之请,我也就自己对于历史唯物的看法作了一些陈述,虽然未必符合教科书的观点,但是至少以这样的思路去看待历史,肯定不会自愚就是了。请各位指教。

1、关于什么是唯物
这个问题其实有个假设,那就是认为世界是由意识和物质构成的,物质就是你的五感所接触的那个客观世界;意识就是由你的情感、思想等所构成的主观世界。
在这样一个假设基础上,然后有人提出这个世界是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这样一个问题。肯定意识决定物质的就叫唯心主义,而唯物主义就是认为物质决定意识。

举个经典的例子,你看到一面旗帜在风中飘动。唯物主义毫无疑问会说,这是因为风吹动了旗帜才有这样的现象。而唯心主义则认为,是因为你心中有了这样一种意识,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唯物主义常常攻击唯心主义,说他们没有基本的常识。比如你面前有一面墙壁,墙壁就是在那里,无论你心中是否存在这面墙壁,它在那儿。如果你认为只要自己心中没有,墙壁就不存在的话,那么你就应该能够穿过去,但是你行吗?
而唯心主义也常常嘲笑唯物主义,说他们把人贬低到了连动物都不如的地步。因为就算是一只猴子,当它面对一只香蕉时,它也会毫不犹豫地否定它(吃了它)。人能够改变世界,这就充分说明了意识的力量比物质更强大。

你可以发现,这样的争论是没有太大意思的,因为两者争论的假设不一定是对的:世界真的只是物质和意识构成的吗?如果假设是错的,那么所有后面的争论都显得非常荒谬。
但是,思考本身并不会显得没有意义。因为任何一种思考都是我们看待世界的眼镜——没有它世界就是一片混沌。什么意思呢?假设你没有颜色的概念,那么什么红黄蓝绿对你而言就只是视网膜上不同的刺激罢了,你没办法将这些刺激归类重组,并通过色彩概念给予它们秩序,然后你面前就有一个颜色的世界了。
所以,关于唯心唯物的思考同样给予了我们看待世界的不同尺度。

如果你是一个唯物主义者,那么你会这样看待基督教的兴起:由于罗马统治者的残暴(事实),被压迫的民族渴望找到一个救世主来拯救它们(影响人的意识),正好当时出现了耶稣(看似偶然其实必然的事件),迎合了受压迫民族的心理,于是基督教兴起。
如果你是一个唯心主义者,那么你会将原因首先归于上帝(耶和华)的旨意:上帝派他的独生子来人间为人类赎罪。

又比如,一个唯物主义者看待贪污腐败时,会这样分析:A.存在制度上的漏洞方便贪污;B.贪污的收益远远大于风险;C.社会道德环境的恶化导致无法形成对贪污者的舆论压力;等等。
而一个唯心主义则会从贪污者的心理角度去论证:因为贪污者觉悟不高,信仰不坚定,容易受到各种诱惑,所以做出了有损国家人民的事情。

综上所述,唯物者看待问题的思路多从客观因素入手,而唯心者则多从信仰、心理状态、精神分析等角度出发。
个人以为都有利弊,最好两者结合来看待。

2、关于历史唯物
唯物的问题清楚了,前面加上“历史”两字其实就是说不能静态的看待问题,放在某一时间段正确的事情放在另一时间段可能就未必正确。例如满清刚入关时那些抗击满人的汉人,到后来清廷实行安抚政策时所谓的满汉一家,再后来孙中山提出的驱除鞑虏,到今天的民族团结。你会发现不同的时期我们对待满人的态度是不一致的,但是这并不表示谁对谁错,因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为了适应不同的时代需要,我们需要发展的眼光看待历史,这样才能够更好的理解历史。

“历史”两字的第二层意思就是要学会用宽容的眼光看问题,不要用今人的要求强加到古人头上。例如我们今天都知道三从四德是对妇女应有权利的践踏,但是我们如果因此就去狠狠攻击孔子,那就不是历史的眼光了。要知道,在孔子那个时期,在那个生产力的条件之下,有没有可能产生男女平等的思想呢?我们要研究的是究竟怎样的社会文化土壤诞生了那样一种伦理观念,而非痛快淋漓的去批判那些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的死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