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时政:我走天涯路’ Category

胡佳回家了,吴皓依然被囚

April 2, 2006

今天看到冉云飞在《我们永远不要图书审查制度》一文中的一段话:
“昨天收到刘宾雁先生亲属的一封感谢朋友们的信,我十分荣幸是被感谢者之一。当看到刘先生在逝世前两个月于美国寓所的照片和自拟墓志铭时,让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不神化他,但我喜欢他身上作为一个父亲、一个知识分子和中国男人的骨气。他自拟墓志铭写道:‘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应该说的话’。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如果当我将来走向坟墓时,可以无愧地给我的女儿说上这样的话,我就是死也瞑目了。我要立志做这样的父亲和中国男人,虽然险阻必多。”
不禁心中也升起份豪情来。呵呵,我不敢说自己能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来,我只希望我可以毫无愧色地面对我的学生,说出这样的话来。
前一阵天天看金燕的博客,终于盼到胡佳回来了!可是,刚刚摆脱了思念之苦的金燕,如今还要忍受被人跟踪监视之苦,而且还不知道随时随地会有什么其他的灾祸发生。这又令我想起3月2日金燕在博客上的那篇“写给女人们”
“我想给要嫁给Human Rights Defenders以及正直、善良、敢说话的男人的女人们提个醒,仅此而已。
“如果决定嫁给这些男人,那么注意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有可能遭受:软禁和非法拘禁、切断电话线和网络、暴力袭击、经济压制带来的失业和贫困、舆论经济和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孤立、伴有惊吓和恐惧以及没有安全感等症状的心理疾病。”
当时读到这样的文字,我深深为这个坚强的女人所感动,也深深为她正在经受的一切苦难而感到耻辱。因为,在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上,我也是那沉默的一份子。
除了金燕,还有一个女人也在哭泣,她是吴皓的姐姐,而且她的皓子依然还在牢里。我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唯一能够贡献的大概就是这点时间,来翻译些国外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耻辱与苦难,并且有勇气诚实地生活,正直地做人。

China's Detention of Filmmaker Rouses Fears Over Curbs on Media
禁扼传媒之索收紧:中国拘留独立制片人
By GEOFFREY A. FOWLER
华尔街日报,March 29, 2006

曾在美国居住了12年之久,并在北京从事纪录片拍摄的独立制片人吴皓,最近被中国警方拘留。这一事件向胡在艺术圈和博客圈的朋友们发出了警告,并进一步刺激了人们对于中国限制网络和其他媒体的担心。
据吴皓的朋友说,他是在2月22日被拘留的,当时为了拍摄一部纪录片,他刚刚参加了一个地下基督教集会。住在北京的吴皓现年34岁,作为一个电影制片人和博客写作者,他生活在一个西方化的艺术家与作家的圈子里,他们常常悄悄地打破政府对于言论自由的限制。
就在上周,胡的家人和朋友将胡的被拘留向外界公开。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了这起拘留事件,并指出在中国关押的32名记者当中,其中有18位是网络写手。而且在去年,中国政府还关闭或者打压了许多报纸、网站、博客以及有关腐败和其他政治敏感议题的出版物。总部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也在上周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吴皓。
有关吴皓被逮捕的消息通过博客迅速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一些吴所参加的有关中国政治的网上讨论。胡曾认为西方社会对于中国言论审查制度的批评太简单化了。今年2月,他被哈佛大学出版的“全球网上舆论(Global Voices Online)”聘为东北亚编辑。
吴的姐姐吴娜说北京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确认了吴皓被拘留的消息,但是不愿意透露他究竟犯了什么罪。“他的梦想在中国”,她说,“他的梦想就是可以自由的说话,可以拍电影……他知道这会有麻烦,但是他爱中国,并相信事情会一点点地变好。”
在回答华尔街日报关于吴皓为什么会被拘留的问题时,中国公安部和国务院信息办都说它们正在了解此事。
有六个认识吴皓达20年之久的朋友和同伴说,吴是一个待人友好的,原则性强的人,并说他从未有过吸毒或者犯罪记录。他们认为,可能导致他被捕的原因应该是他已经花了几个月时间制作的有关地下教会的纪录片。他们说在2月24日,吴的编辑设备以及几盘录像带都被人从他的住处拿走了。
在中国,政府仅仅认可那些受政府控制的宗教团体,比如三自爱国会,中国基督教协会和天主教爱国协会。这些组织不承认中国政府以外的权威,比如梵蒂冈。它们因此也和那些地下教会完全不同,后者经常被称之为“家庭教会”,因为其活动地点一般是在私人的住宅内。
除了参观和拍摄地下教诲,吴还和高智晟保持着联系。高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中国律师,尤其是在人权案件中,特别是帮助那些未经官方许可从事基督教活动的信徒以及法轮功成员。去年12月23日,在其博客上的一篇贴子中,吴叙述了他在北京的一次聚会上和高会面的情景,并谈及在他的这部纪录片中会包括高所做的努力。他后来还说他跟高律师还进行过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录音采访。
高承认和吴有过这么两次会面,并说他们两人在吴被捕前的电话联系中还计划在2月22日再会面的。不过后来高建议取消该会面,因此高没有再见过吴。
吴皓是在1992年的时候去美国Brandeis大学研究生物学,后来在密歇根大学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他姐姐说他放弃了在洛杉矶Earthlink公司的一份工作,并致力于他所热爱的电影制作事业。例如他所创作的纪录片“好学生”,描述了一群成长于中国20世纪80年代却又痴迷美国霹雳舞的孩子。2004年,胡来到北京,并成为一个独立制片人。他的纪录片“Beijing or Bust”描写了出生于美国的一群中国人,来到中国首都之后是如何在这个迅速变化的国家里寻找他们的未来的。

Advertisements

奥运来临之前的道德运动

April 2, 2006

照理说胡的“八荣八辱”并没有什么好议论的,就如同我们小时候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四有新人”、“五讲四美三热爱”,以及江的“三讲”“三个代表”一样,不过是匆匆来,而又匆匆去,留不下半点痕迹的东西。不要说和孔子的“三军可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其志”来比,就是跟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焉有种乎”都无法相提并论。看着我们的领导人接二连三地抛出这样一些幼稚可笑的东西,我实在无话可说。不过西方人倒是很热衷在一边发评论——可怜我们的记者是无权随意评说领导人的这些“宏论”的,并且时不时会给我们这些住在长城之内的人一些消遣。
因为这个缘故,我继翻译了第一篇西方媒体的论“八荣八耻”之后,今天又翻了一篇,大家看看解闷就是了。

China's leader takes moral stand ahead of 2008 Olympics
中国领导人在奥运会来临前发起道德运动
By Clifford Coonan in Beijing
英国独立报,3月28日

中国新的“社会主义八大光荣”意思明确,并带有强烈的爱国主义倾向:热爱祖国,服务人民,团结互助,艰苦奋斗,辛勤劳动,崇尚科学,诚实守信,遵纪守法。这八条信条是胡锦涛用来和八种中国社会普遍蔓延的有害的“耻辱”战斗的武器。阻止这些腐败的唯一方法就是让群众学习一种“社会主义的荣辱观”。
这个周末,该运动席卷了中国城镇的大街小巷,那些干部们被强迫来到街上,作出这些美德的表率——遵纪守法,保护树木以及清洗狗粪。 还有一些志愿者免费提供健康检查,以及宣传交通法规。
在北京,王府井商业街成为一个为那些真正贯彻“社会主义荣辱观”的人进行颁奖典礼的会场。在电影《七侠荡寇志》主题曲的旋律下,党员干部为10个模范市民颁发了奖状,在他们中有李振环(音译),他已经连续35年多为居民提供免费的理发服务。
中国的最高领导希望他于本月初在两会上提出的这八种美德将提升道德的地位,并使得人们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重新回到彬彬有礼的面貌上来
领导阶层认为,在这个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里,当社会财富迅速增长和疯狂的消费主义急剧上升之际,许多传统的中国荣辱观和礼仪正在为自私自利,唯利是图所取代。
胡锦涛说要实现人大所通过的十一五计划中制定的目标,中国需要“广泛的彻底的动员群众,要努力造就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公民”。
在过去,这些运动会被惊人的彩色海报所广为宣传,海报上充斥着脸颊红扑扑的农民女孩,肌肉饱满的钢铁工人,他们一起面向太阳。不过胡的这些格言只是用中文在普通的海报纸上打印出来,背景则是万里长城。这些海报自该运动开始就被陈列在办公楼和商店里。
中国也许正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对于那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们而言,这个国家正在大步迈向一种可怕的赤裸裸的资本主义,但是对于许多生活在共产主义中国而且仍然记得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人而言,他们对这种充斥花言巧语的道德运动应该并不陌生。
对于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的人们而言,“社会主义的耻辱”主要还是集中在腐败的当地官员,他们收受贿赂,侵吞来自省级的公款。
尽管胡的这些道德说教仍然充斥着美好的、过时的,冷战时期共产主义的口吻,但是他所传递的信息比起那句来自建国者毛泽东的更为好战的格言“枪杆子里出政权”而言还是要温和多了。

隐藏在中国深处的一个贫穷、虔诚的穆斯林社区

April 2, 2006

铁锷于2006年3月21日

纽约时报关于中国东乡人的这篇报道不错,没有太大的意识形态的烙印,只是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叙述着在中国山区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少数民族。唯一可能令人感觉到平淡背后的锋芒的是,那个被采访的东乡人说他印象中的中国应该是些帮助他们的人,而文章后面却仅仅提到了英国、福特基金会是如何帮助东乡人的,只字未提中国政府对东乡人的帮助(不知道有没有)。呵呵,这多少会让人导出中国政府失职的结论来。

在中国人自己对东乡地区的描述是“公路交通四通八达;电力使用日益普遍;工业生产从无到有;日益壮大;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改善”。即便以上都是事实,然而,我还是愿意相信纽约时报的判断:他们很穷,而且很落后。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民族,也许在我一生中不会遇到一个东乡人,但是,这样一篇报道,至少让我知道在中国还有这样一个民族,至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去拜访一下这群被群山隔绝的人们的。

Deep in China, a Poor and Pious Muslim Enclave
隐藏在中国深处的一个贫穷、虔诚的穆斯林社区
By JIM YARDLEY
纽约时报,3月19日

不,一个老人回答道。他正站在山谷中空无一物的屋子里。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飞机。这个男人叫做帖勇祥(音译),他也从来没有看过电视。他认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提问,并且在他能够确定的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时看来很高兴。
中国?他听说过这个词吗?
“我知道什么是中国”,68岁的帖回答说,“统治这个国家的人据说正在帮助我们。”
“我们”,当帖先生使用这个词语的时候,指的是东乡人,这是一个在干燥的、险峻的群山——这导致甘肃省的这个县成为中国最为与世隔绝的地方之一——中生活了800多年的少数民族。
最近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中国共有51万3000个东乡人,绝大多数都生活在东乡县及其周围。在该县的25个小镇中,有19个镇没有一个汉族人。这里大多数人都不说汉语,而有些人,比如帖先生,只有一个模糊的中国的概念,尽管他们就生活在中国。
地理上的隔绝帮助了这里伊斯兰文化的延续,以及一种古老的语言,但是同时也将东乡人和中国其他地方的繁荣隔绝了开来。中国56个官方承认的少数民族之一,东乡,现在是中国最穷的教育程度最低的地方之一。
在最近的一个周五,也即一场覆盖群山并导致这个小村子的街道上接了一层冰的大雪过后两天,头戴白帽的老人们在雪中跋涉,前往不同的清真寺。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实在太穷以至于无法送孩子去读书,但他们会筹集资金来盖村里的清真寺,以及有着精雕细琢的屋顶的优美的塔——这种塔用于穆斯林坟墓上的拱顶。
“东乡人一般都信仰伊斯兰教。”36岁的马阿里说,他是汉子林(音译)村中一家古老的清真寺的阿訇。事实上,即便是在以中国伊斯兰中心著称的更大的区域中,东乡人也是因其信仰特别坚定而声誉显著。
“在过去人们都很虔诚”,正靠在一根木藤条上并与其他几个穿着羊皮袄的农民等待下午祷告的75岁的马奎(音译)说,“他们现在仍然很虔诚。”
但是如同中国的每一个地方,现代化正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渗透到这个县的土地上并召唤着年轻人的灵魂。
在这个县的中心地索南巴(音译),手机、蓝色牛仔裤和网吧几年前就落户此地。还有汉族的建筑承包商、香烟、酒以及为穆斯林禁止的食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斯兰教的气氛正在越来越薄,老人们意识到了这点”,22岁的马春林(音译)说,“因此他们试图保护他们的文化,尤其是伊斯兰教。”
随着年龄的增长,马(这里姓马非常普遍)小姐意识到东乡人和汉人的差异。她的母亲在她的童年就给她讲过如何躲藏在山洞里的故事,因为害怕“汉人”过来了。
“在这个村庄里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汉人的到来,并屠杀他们”,马说,“但是汉人从未来过。”
马现在是一个小学教师,她在天津的一个职业学校里读了三年书,并想要留在那里并当一个理发师。但是她说她的父母是很保守的穆斯林,他们认为对于一个尚未出嫁的女孩而言,离家那么远是不合适的。
“许多年轻人真得想出去看看中国的其它地方”,她说,“但是他们的家庭经常不让他们走。这里仍然非常非常闭塞。”
许多年来,许多学者提出设想说东乡人是来自于公元13世纪期间蒙古人统治中国的元朝时期,当时成吉思汗的蒙古兵来到甘肃并定居了下来。但是确凿无疑的答案从来没有被真正发现,这种不确定性导致了东乡人的一种自卑情结。
“一次有人问我,‘东乡人是从哪里来的?’”在这个县里长大但在十几岁的时候后来搬到省会兰州去的历史学家马志勇(音译)说,“我当时已经十八九岁了,当时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感到很羞耻。”
马因此决定找到答案。在数年里面,他穿行在甘肃的各个图书馆,和其他学者们讨论,并研究古老的地图。他发现一些东乡的村子和中亚国家(如乌兹别克斯坦)的某些地方名字一模一样。
他还发现共同的风俗习惯。他说乌兹别克斯坦的农民和东乡的农民都会把一只鸡切成13份。他还发现东乡人把自己称之为Sarta,这个名称一度被用来称呼中亚地区的穆斯林商人。
甚至还有一种生理上的相似。许多东乡人看起来更像来自中亚的人,而不是汉族人。
马认为有关东乡人来自成吉思汗的蒙古士兵的故事只是说对了一半。一些东乡人的祖先是来自蒙古的士兵。但是他的结论是更多的东乡人是来自著名的成吉思汗西征行动中,被征募入伍的中东和中亚手工艺人的混合群体。他们带来了好几种语言,以及一种强烈的伊斯兰信仰。
马说互相通婚的后代,包括和当地汉族人、西藏人的通婚,导致产生了一种新的民族和语言。
但是东乡人的语言——如果是民族自尊心的一种来源的话——也成为东乡教育问题的一个指责点。因为这种语言是口语的,孩子们从来不学习用他们的母语来读写。
在语言学校,课程都是用汉语来教授的,许多学校因此辍学。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东乡平均每人只接受过1.1年的学校教育。由于教育的开销,许多家庭甚至从来不送孩子去学校,尤其是女儿。
“但我在小学的时候,我不理解我所学的东西”,当地的一个官员和学者陈元龙(音译)说,“我常常想跟老师交谈,但是我无法用中文来表达我的想法。这太难了。”
给东乡孩子教汉语的挑战吸引了国际援助组织来到东乡。英国政府正在资助一个大型的教师培训计划。
另一个由福特基金会资助的项目,已经创设了一个适用东乡中文字典——该字典由陈和其他一些学者完成——的双语课程。这一项目还在测试分数方面取得了进步,不过它的支持者正在寻找更多的资金支持。
教育是一个基本的问题,但是许多人仍然还在为生存而奋斗。生活在最深处的山谷里的村子只能依靠土豆维生,并在干旱的时候面临饥荒威胁。
一些住在靠近道路和商业区的人成为毒品贩子的运输工具。其他人则离开这里去大城市从事体力劳动,比如拆除房屋、屠宰牲口或者洗盘子。
参加电话测试的帖先生因为年岁太大无法胜任那些工作。他和他的妻子以及16岁的晚生的儿子住在下到山谷的半途中。“我们得去要饭”,帖说,“我们有地,但是当我们的收成不够的时候,我们只好去邻近的村子要饭。”
住在远离山谷,靠近通往县中心的公路的25岁的马荷泽(音译)正看着她3个多月的儿子。她的家庭如同东乡的一张快照:她丈夫的两个兄弟离开了这里成为了民工;她的婆婆蜷缩在公用的大床一角,终其一生她都没有离开过东乡。而这个婴儿,家庭中最新的一代,已经给起了一个伊斯兰的名字:亚伯拉罕。
马还没有给她的孩子起中文名。“他并不需要中文名,直到上学。”这是一个当地的习惯,她说,要一直等到孩子和汉族社会“接触”才会给他起中文名。
距离那天还有很长时间。

西方人眼中的“八荣八辱”

March 19, 2006

记得当初胡锦涛抛出和谐世界的理论时,北京鸭立即狠狠嘲笑了一番。对于这次新出炉的“八荣八辱”,鸭子自然也不会放过。该博客说道:
“好像中国人脑子里塞满的空洞口号还不够似的,为了提醒他们爱祖国,爱领导,胡锦涛今天又倾倒出了一堆令人感觉麻木反应迟钝的排比式的‘格言’来。毫无疑问,这些‘格言’肯定将帮助中国结束农民骚乱,并让腐败成为过去。
“这些乏味的、陈腐的、令人厌烦的、沉闷的言辞不过是学习雷锋活动来临之际的应景话罢了。中共用这些陈旧的口号来让那些被剥夺公民权的人们相信忍受贫穷与饥饿是光荣的——然而随着那些凡尔赛式的富丽堂皇的大楼的兴起,随着富人们开着法拉利轿车到处兜风,这些口号越来越不得人心了。它们不过是一群模仿自己的小丑们——不知何故他们依然相信中国人会很认真地对待这些垃圾——所表演的又一次光辉灿烂的自我推销罢了。”
也许北京鸭的评论太刻薄了一些,毕竟,我还是愿意相信,有一些真诚正直的党员对这“八荣八辱”是很有感触的,他们确实认为今天的中国人需要这些精神品质,并愿意去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这种空洞说教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尤其是看到铺天盖地的官方媒体上的一片阿谀之声后,我再看到这八荣八辱就感到恶心。下面是这八荣八辱的清单:

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
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
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
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
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
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Gina Cobb上有篇评论文字,基本上肯定了胡所提出的这些口号,我也一并翻译如下:
“作为一张概括了普遍的公民和商业美德的清单,我对此没有问题。事实上,这张单子上所列出的大多数美德,都是值得追求的。
“但是,理性的头脑可能对于何为‘热爱祖国’和‘不危害祖国’的行为产生不一致的观点。对于中国而言,我能够想出许多有关政府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改革——它们会大大帮助‘祖国’,但是我怀疑中国的领导人不会和我站在同一立场上。
“另外,我对最后一条美德有点小问题:‘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我认为对‘艰苦奋斗’的评价过高,而对‘骄奢淫逸’的评价也有失偏颇,后者在我看来未必是一种恶习。
“市场制度——如果你,锦涛主席,愿意的话,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的美丽在于,人们之所以有一种强烈的动力为他们的同胞提供所需的东西,不仅仅是由于只有‘艰苦奋斗’才能够为他们自己和家庭提供食、穿、住,而且还由于人们希望通过努力勤奋的工作,某一天他们自己可以享受奢侈和闲适。
“如果夺走那些为了最后享受‘骄奢淫逸’才努力工作的人们的希望,你也就等于杀死了他们一部分的快乐,杀死了他们工作的动力。
“锦涛列举的美德是世俗的,读起来几乎像是一种商业伦理规范。这种美德清单明显是对缺乏宗教伦理的共产主义社会的一种补偿。
“‘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里,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绝对不能混淆’,胡锦涛在3月4日的政协讨论会上这样说道。
“当然,你也可以在《圣经》的十诫中找到一套更为完整的生活准则:
1.不可妄称耶和华神的名。
2.当守安息日为圣日。
3.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
4.不可杀人。
5.不可奸淫。
6.不可偷窃。
7.不可奸淫。
8.不可作伪证陷害人。
9.不可贪恋人的房屋。
10.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
“所有这十诫可以被归结为两条(马可福音12:30-31):
1.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住你的神。
2.你要爱人如己。
“如果用这种道德信条作为标准,那么在锦涛主席的道德清单中少了什么呢?
1.对神的敬畏,或者说对任何更高存在的承认。
2.诸如孝敬父母,不要杀人、偷窃、奸淫、作伪证或者贪恋他人东西之类具体的戒律。(“然而,为了对锦涛公平起见,我们可以说这些圣经中的戒律被包含在胡的‘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等更为宽泛的美德之中。)
“同样在锦涛的道德清单中找不到的是新约律条中最有力量的一条:你要爱人如己。尽管锦涛使用了‘服务人民’、‘团结互助’等词语,但是新约的道德标准显然要更高一些。
“最后,我很高兴中国的领导人终于开始鼓励积极的美德,尤其是对照前任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那句更为刺耳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来看的话。
“我们每天所看到的新闻都为大量混浊的、浅薄的、可怕的和不正常的事情所统治。现在我们却看到在中国被热烈讨论的新闻是有关道德建设,尽管也许只有一天,甚至只有一小时,但仍然是个好消息。”

神志健全的中国人被关进精神病院

March 19, 2006

2006年3月18日

在一个不自由的社会,脑子出问题的人在日常情境中往往就是那些反对现存秩序的人。例如鲁迅先生在《药》里面所写道的那个革命者夏瑜,酒馆里面的人在议论这个宣传天下不是大清的,而是属于我们大家的革命主张的烈士时,不是都认为他脑子不正常吗?
因此,我认为中国当局将一些异议人士关进精神病院的做法也是秉承上述思维的。只有当在我们的意识中不再有这种不容许异议的思维,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承认他人可以坚持和我们自己完全不同的主张看法时,那么,我们的精神病院中才不会再有异议者。
至于在红头阿三们依然普遍存在的今天,我们至少能够做的就是对自己身边的异议者保持宽容。

Sane Chinese Put in Asylum, Doctors Find
神志健全的中国人被关进精神病院
By JOSEPH KAHN
纽约时报,3月17日

两个人权组织周四说,荷兰精神病医师发现一个著名的中国异议人士被关在北京的一个警方控制下的精神病研究机构中达13年之久,而事实上受害者根本没有任何导致其被禁闭的精神疾病。
这些精神病医师花了两天时间在德国为这位叫做王万幸(音译)的中国异议者进行测试,五个月前中国政府释放了他并将其遣送出国。这些医师在一份报告中说他们的测试在这位异议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形式的精神问题”。
该报告会给对中国警察的指控火上浇油,许多人认为中国警方利用精神病监狱来关押一些政治异议者,而且他们无权要求得到应有的测试或者申诉。
现年56岁的王先生在1992年由于拉出一条批评中共的横幅而被禁闭在一个精神病中心。
当局认为他患有“自认伟大的错觉,控诉狂热和显著强烈的病态欲望”,而西方人权组织则认为这些诊断都是中国官方用来禁闭制造麻烦却又未触犯法律的异议分子的借口而已。
2005年王获释之后,他描述了在北京安康精神病院中普遍的虐待病人现象。他说他和那些杀过人的精神病患者住在一起,被强迫吞食导致他反应迟钝的药物。他还说医院职工使用充过电的针来惩罚病人,并安排其他病人观看。
负责测试王的两位荷兰医师,阿姆斯特丹Free大学法医精神病学教授B.C.M.Raes和B.B.van der Meer是在今年1月开始测试的。他们的发现在本周四由全球精神病研究机构和人权观察公布,这两个人权组织一致批评中国滥用精神病监狱。
“王没有任何理由被禁闭在一个特殊的司法系统控制下的精神病医院或者被任何一家精神病机构接受。”Raes博士和van der Meer博士在报告中说,“他并没有患有任何可以禁闭他行动的精神疾病。”
他们的诊断和北京安康精神病院的医生所做出的完全相反,后者说当王在去年8月被释放时,他还没有恢复正常。“自从他进入医院以来,他的系统错觉并没有得到显著的改善。”北京的医师说,并补充说王应该在德国被继续置于“严格的看守”中。
人权观察说自20世纪80年代起,它记录有3000起政治异议人士被关押到精神病院的案例。该组织认为警察们为了不经过司法程序就惩罚那些被取缔宗教组织的追随者、政治异议人士以及不屈不挠的上访人士,就利用刑事精神病院来禁闭他们,这种现象在最近几年不断增加。
人权观察组织的中国精神病治疗系统专家Robin Munro说由荷兰医师所进行的对王的测试第一次为西方专家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即检验中国精神病监狱的医生们所做出的一个诊断。他说中国的医生“明显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中国医生对王的诊断是建立在声名狼藉的继承自前苏联的理论上的。该理论认为异议人士特定的思想和行为模式可以归因于严重的精神疾病”,Munro先生说,“这种理论完全是和今天的国际标准背道而驰的。”